巫魂蛊术

作者:都断流卡黛珊

“孽障!”一个浑厚的声音从血尸背后传来,等这东西回头去看,几张的黄符已经呼呼的直逼血尸而来,速度甚快,没等这血尸来得及反应,血淋的身上早中了几张黄符,污血之处,早已泛出微微青烟,像是烧糊了的肉味,弥漫着洞穴里。
  血尸“嗷嗷”的惨叫了几声,丢下龙葵,慌忙的逃走,身边的人也没有追赶,扶起葵找了一处平坦的地方,将他慢慢的放下。
  这时候的龙葵神志恍惚,早已昏厥过去。脑海中还惦记着刚认识时那单纯的珊妮…
  墓道一处,微光乍寒反射在冰冷的石壁上,微微晃动的通道落下阵阵沙尘,甬道顶部轰隆的垮塌声声不绝于耳。龙葵拉着珊妮的手刚打开一扇石门,便急急忙忙的冲了出去,刚跑出几步,身后的乱石和石壁在尘埃的笼罩下,轰隆隆的垮塌下来,两人更是毛骨悚然,憋住一口气冲出甬道,刚跑出甬道,发现一位老者屈膝而坐,神态自若。当两人气喘吁吁的跑到他的面前,龙葵刚开口要说话,老头嘴角微微颤动了一下,从地上拿起黑漆漆的长剑,对着龙葵猛的刺去。
  龙葵捧着血流如注肚子,痛苦不堪,再回过头看看珊妮,只见她早一改惊悚的面容,换之而来的是得意的笑容。老者站起身憋住了劲,便抓起龙葵的头,一刀劈了下去。
  一壶微热的血水放在了老者的身边…
  龙葵猛的惊醒,浑身湿漉漉的冒着冷汗,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像是刚从鬼门关逃脱一般,身后,就自己的那位老者坐在身后不远处。
  两颗龅牙落在嘴唇外面,摸着山羊胡子,龙葵一看就知道是张勤的爷爷,慢慢起身,觉得四肢酸痛,还是对着他鞠躬说道,感谢张老爷子的救命之恩。张老爷子看见龙葵醒来,连忙扶住他,满脸堆笑,叫龙葵坐下说话。
  龙葵甚是好奇,坐下来便问道,张老爷子为何知道我在此处?想必是张大仙掐手算出我今日有劫难,特来相救?张老爷子笑着说,这天象变化多端,老夫不敢说完全明白,只是人有三灾四难,能从天象中悟出道理者甚少,前日看龙少爷天命星暗淡,想必会有一劫,这才按着天象指点,到了这里,只见血尸性猛,少爷魄力未能施展,故此不敌啊。
  龙葵听张老爷子说自己魄力未能施展,连忙问道,这魄力如何施展?还请张老爷子明示。张老爷子说,我刚才给你把脉的时候,发现你血流猛烈,混元之气忽高忽低,精髓至高,想必你也有几十年的修行,只是为何不敌血尸,老夫不解。
  龙葵这才将食用过金蚕王和尸蛊花的事情告诉他,只是荣爷也告诉过自己会得到金蚕王几十年的修行,但是自己并没有发现任何变化,甚是奇怪,
  张老爷子说,只是因为你身上还缺少一种至阴的药引,你所服下的金蚕王乃为“金”,而尸蛊花为“木”这乃是相克之力,此为衰气,自然不得相生,若能得到“火”之助,分开金木之克,那么龙少爷的身手敏于猿猴,强如狮虎,这血尸在你眼中根本不值得一提。
  龙葵一听,确有此说,荣爷之前说过,自是他老人家被人暗算,无法脱身,我这身体尽然没了荣爷口中的强壮,看来这张老爷子对这些巫蛊之物甚是了解,希望他能指点一二。连忙问道,还需要什么丹药,请张老爷子赐教,以保住我小命一条,愿听张老爷子教诲。说完这龙葵几乎又要跪了下去。
  张老爷子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神采奕奕的说道,既然前辈高人给你吃下这两种东西,难道没告诉你第三种药引?
  龙葵摇了摇头说道,前辈高人虽然指引我登高至极,却被奸人所害,暂时不得玄机。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告诉你,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师父便寻药于此,便发现了一种叫莲花草的植物,这种莲花草花瓣如荷叶妖艳,有四瓣花瓣,长在密林的荒野之地地,十分罕见,常人不多见,更何况他自身的香味可以让人产生幻觉,更是让人可望而不可及。若想找到此花,你需要常人所没有的毅力,还有你的造化。
  龙葵一听张老爷子的话,便誓言一定摘下此花,破了这仙人洞的机关。让下游河水的苗人不受水源恶毒之苦。
  两人刚起身,准备出发。河对面传来一阵急忙的脚步声,两人顿时猫着腰躲在一块石头后,对面一盏昏暗的煤油灯忽明忽暗的闪烁着,行走之人便是珊妮和他的爷爷刚从流水之处走回。龙葵大叫不好,想必等过了一会儿便知道自己已经逃跑。
  等珊妮和他爷爷走远,龙葵跟着张老爷子疾步走入身后的一个洞穴,龙葵这时候只是好奇,这老头为何对这里路径如此的熟悉?

上一篇:第四十七章 欺骗 下一篇:第四十九章 幻魔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