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魂蛊术

作者:都断流卡黛珊

这阿若一路跑下山,去找阿荣,在山谷下找了半天,只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心里嘀咕是不是尸体被财狼叼走,在看看山谷上面那陡峭的山壁上长满了大小的树木,也有可能这阿荣掉下去的时候被山壁上的树枝接住。只是自己现在不知道如何是好?
  一个弱不禁风的弱女子,思前想后,不得其解,感叹自己的命运多坎坷,既然老天不成全他们在一起,那么不管阿荣死还是活,自己也要去苗疆走一趟,现在这仇恨却不是三言两语说的完。
  刚走上两脚,头顶的一树丛在暗淡的月光下徐徐的动了几下,在抬头一看,真的是一个人挂在上面,心中大喜,便几下登上石壁,果真阿荣挂在树枝上。
  当阿若救下阿荣,天色已经微微发亮,那群打着火把的人也似乎没有追来了,阿若抱着自己丈夫就在地上休息,稍微看了一下丈夫应该无大碍。山谷很冷,两人冻的瑟瑟发抖,但也不敢出这山谷,怕是前有追兵,后又才狼虎豹。
  第二天,阿若迷迷糊糊醒来,看见自己身上还搭着阿荣的衣物,身边烧起了一堆篝火,丈夫在不远处收拾柴火,两人见面更是相拥而泣,像是刚经过一场生死之劫一样,互倾哀肠,许久便相互搀扶着,走出这寒风凄冷的山谷。
  经过这次生离死别,两人便在深山老林搭建一茅草房,远离世人的恩怨,什么苗王之位,勾玉,现在都是浮云,现在他们只希望厮守终生,享受这人间的天伦之乐。
  龙葵看在这里,突然感觉字迹不对,在反过来娟秀的蚊头小书字迹戛然而止,换上的是刚劲有力的书法,这龙葵估计是阿荣写的,只是为什么写了一半又换上了阿荣?。
  龙葵翻页继续看下去。
  一晃三年过后,茅草屋内传来一声哇哇大哭,这阿若为他生下一个胖小子,顿时间家里喜庆冲天,阿荣更是惊喜若狂,两人沉侵在无比的喜悦中。
  直到有一天,一家三口刚刚吃完早饭,门外传来敲门声,龙荣便叫阿若带着孩子进卧房里暂避,自己揣着刀去开门。
  门开了,外面是一位中年男子,穿着一身蓝色的苗服,脸上红光满面,这人见了阿荣便低头说道,我乃是萧老爷子的大儿子萧平。三年前只因为你消失,你的族人怀疑到是现在首领所为,现在在外面已经大有开战之意,希望你出面制止。
  阿荣一听,这关我鸟事,便关门送客,只是这萧平愣在门外,却也不肯走,还在外面数落着一旦开战的厉害关系。更是说明了,我老爹带你不薄,外面的局势你不来处理,自己在这里贪图享受。
  这阿荣早已习惯了三年的平淡生活,这哪里肯听他唧唧歪歪,只希望他早点走后,在去找个地方远离这些恩恩怨怨。
  这中年男子最后也没打算走,一直躲在卧房的阿若甚是好奇,出来微微探头一看,再好好听听声音,便知道是萧老爷子的儿子,这才出来打开门叫他进来叙话。
  “阿若姑娘,这是您的…儿子?”这中年男子一进门看见阿若怀抱一襁褓婴儿,甚是好奇,很突兀的问了一句。
  阿若点了点头。便慌忙的走进厨房去端茶。
  “阿若姑娘,龙少爷乃十二寨主之一,我父亲临终的时候也把这苗王之位传与他,按着习俗,你们应该尽快下山,速速登基啊!”这中年男子话中带有祈求,但阿荣一听心里就不舒服了,明知是干瑞篡权,还差点要了阿荣的命,现在事情过了三年,又跑过来说,寓意何为啊?
  “敢问肖大哥,你可知三年前发生的事情,在顿若苗寨,一群人在祭祀带领下,差点将我两人性命夺走?我妻子阿若前去苗寨打听情况,差点被干太大人生擒,你父亲赠送的勾玉差点被人抢走!。还有你们的苗王难道不是干瑞?”阿荣一提起这事情,就怒火冲天,根本就是呵斥的声音。
  这中年男人一听,站起来微微走了两步,略有所思的说道,“此话乃差矣!根本就没什么干瑞做苗王,他只是传话的一个司部现在的苗王之位一直空缺,到时掌权之人暂时是祭司大人,只是他年老多病,现在只想着把你叫回去,好接管这苗王之位。至于你说的干太抓阿若姑娘,这事情不大可能,跟别提干太砍断绳索,要置于你两死地。”
  “敢问肖大哥,你是如何找到我栖身之地?”阿荣一听这牛头不对马嘴的,还辩论什么啊,马上就想搬家,根本就不想听他的说辞。
  “这个不难,听我老爹说起这山边叫虎狼山,山下有一大洞,叫老虎洞,内有瀑布数百米之高,苗人常来这洞内采集药材,便看见你的栖身之地,我也是只是听见别人说说而已,想必是你居住的地方…”

上一篇:第三十六章 惊魂 下一篇:第三十八章 暗算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