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魂蛊术

作者:都断流卡黛珊

两人扫兴的回家,似乎珊妮又生气了。
  其实这个独臂老人已经到了龙葵的身上,只是龙葵不知道而已。
  晚上,龙葵洗澡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腋窝下面长出了一颗黑色的痣。刚睡下去,龙葵感觉腋窝下面一阵瘙痒,抓了几下,便睡着了。
  梦中,又到了那云雾缭绕的地方,脚下一盘巨石,老人还是那个老人, 龙葵见到独臂老人便自觉的跪了下去。
  “仙人,我和你往无冤无仇,你怎么又来找我了?”说完瑟瑟发抖,怕是老人对他不利。
  这独臂老人却没理他,自管说起自己的话“你在隐殿找到的那本书只有同命性的人才能拿出来,而你却拿到了,说明我们有缘分。其次,暗门和古铜的把手,也只有同命性的人才看得见,要是命性不同,你看都看不见这几样东西。”
  龙葵跪在地上听了一大片,但是一句都没听懂。
  仙人,什么叫命性?龙葵问道。老人也不打哑语,在他身边走了两步,清了清嗓子说道,“这命性相同便是八字属阳了。若是我没猜错,你应该和我一样,是纯阳的男儿身!也就是说我这书和暗门没有八字纯阳的男人是开不启,也是拿不到的。”
  龙葵一听这话,如同五雷轰顶一样。确实如此,他爷爷给他看过命,就说他是八字纯阳,容易犯冲煞,要找个八字阴的女人给他做老婆,给他好好压一下。
  龙葵感觉老人说完这话心里舒坦了许多,自然自己也没刚才那种恐惧感了。便问他从哪里来。老人却不说,只是叫他跟着自己学手艺,保证几个月能飞黄腾达。
  老人把好处一一说完,这才扶起龙葵,估计龙葵已经被他大为感动,就等着龙葵来拜师学艺,谁知龙葵站起来的身又果断的跪了下去,
  “仙人,无论出于任何目的,我和珊妮都是好奇而已,求你高抬贵手…”龙葵估计这次劫数难逃,这老人算是和自己卯上了,便又跪在地上哀求。毕竟龙葵只想做一个正常的普通人,至于下流也好,人渣也好,蹲牢房也好,都比见到这个老人强得多。现在他心里就想着怎么逃脱。
  “混账!老子龙家里面怎么有你这样的劣种!”独臂老人有点失落,没了之前的雅兴,甩了甩手说道。“真是扶不起的烂泥”。
  听了老人这么一说,龙葵先是一愣,半天才开口
  “什么?按你这么说我便是你的子孙了?何以见得?”龙葵一本正经的问道,想必这祖宗之事也不能乱认。定要老人说个缘由出来。老人脸上也不犯难,说道“这应该是顿若苗寨,想当年那一场天灾,淹死了许多苗民,这才从鬼荡岩才搬下来的,你若是我龙家的子孙自然有族谱为证,上面从若顿苗寨开始记载,那族谱开始撰写人便是我!还有,你家里应该有一块白色的玉?
  最后一句话老人故意把声音压的很低。并把玉佩的特征描绘的极其详细。
  龙葵听的半信半疑,却也不完全敢相信这老人的话,只说有空问问爷爷,才能定夺。
  老人再次突然消失,自己猛的惊醒,身上汗流浃背。龙葵怀疑自己做的梦即将成真。没了睡意,想马上找爷爷验证一下实事。
  龙葵走到房间另一头,敲了敲爷爷的卧室门,房内传来一阵咳嗽声,许久门开了。爷爷杵着拐棍站在了他的面前。
  “晚上不睡觉,这是做什么?”爷爷边说边向房内走去。
  龙葵再三权衡了利弊关系,只得给爷爷说自己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位白胡子的老头说是自己的祖宗,还是族谱撰写之人,相传还传下来一块白色的玉佩,至于玉佩的形状都描绘了一番。
  爷爷听他说完之后,估计此事有点蹊跷,虽然说自己的孙子做梦,但是没了一个由头,怎么会如此说,怕是中了那家的道,要上当受骗了,爷爷思量许久还是原话告知“当年却是有这一说,只是那是一千年前传下来的族谱,经过了几十代人,老族谱早已封存在祠堂,而玉佩却是有这一说,你也见过,不需要我在描述了。”
  “一千多年前?”龙葵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头脑感觉天旋地转,一脸的发呆,一千多年前的人居然还能活下来!
  话说这爷爷也是苗疆巫蛊之术一等一的高手,对于自己孙子这点异常的举动,还是看在眼中,记在心里。只是担心被人利用。他也打算好好看管一下自己的孙子。
  话说龙葵离开了爷爷房间,约莫晚上三四点钟的光景,一个人便向去祠堂找出族谱,看看这族谱上写的有什么重要信息,至少这所谓的祖先和爷爷都说出族谱上有记载,自己也应该去查一下,不为别的,是真是假自己也好有个明白。

上一篇:第十三章 黑巫术 下一篇:第十五章 祖先阿荣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