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魂蛊术

作者:都断流卡黛珊

阿荣站在楼梯上慢慢的舒缓了一下,静静的一听,这声音的确是楼上发出来的,离他并没有多远。便强打起精神摸索着楼梯打算上二楼。
  这里的确很安静,但是这心跳的声音也太大了…
  到了二楼,左边是半人高的木栅栏,借着后面珠宝山发出的微微光亮依稀可以看见楼下的祭祀祠,阴森森的。右边是一条走道,走道两边是密密麻麻虚掩的木门,里面发出微弱的光亮,阿荣还是蹑手蹑脚的向第一个木门走去。那声音就是从这个房传出来的。
  在房内昏暗的灯光下,阿荣慢慢的向那虚掩的木门里憋了一眼,房间并不大,正中间放着一具上等金丝楠木棺,那声音便是从这里面传出来的,“咚…咚…”十分有节奏的心跳…
  在棺材前后房有四盏长明灯,左边有一台祭祀用的桌子,上面落满了灰尘,四周挂满了字画,武器,蛊具,整个房间离面挂满了蜘蛛网。
  阿荣感觉自己双脚有点发抖,但是好奇心驱使他打开门。
  门开了,阿荣站在这棺材面前,突然这心跳声便的急促起来,一长串不规律的急促心跳声犹如密密麻麻的敲鼓声,咚咚咚…..。棺材前,阿荣听见这声音已经是目瞪口呆,两眼直瞪。
  估计没时间了,这三个时辰的时间要马上过去了,到时候这鬼王墓会出现什么样的天灾还真不知道。
  好奇心、求生欲迫使阿荣拿起身边的铁锹,对着冰冷的棺材轻轻的撬了起来。棺材里心跳的声仍然在加剧。
  许久,阿荣在撬开最后一颗尸棺钉,里面的东西让阿荣吓出了一身冷汗。
  那是自己的老爹!闭着眼睛,全身毫无死亡的迹象,脸上红润光泽,穿着和自己一样的锦衣凤袍,躺在里面,他那左边的心脏处,清晰可见的心跳,尤为显眼。
  阿荣拿着铁锹,呆住了,一连串的疑问在脑海里闪出,他不是我亲爹,他想杀我,他要拿我做蛊头。但是,他毕竟抚养了我二十多年,若是今日一锹下去结果了这老东西,自己大可能逃出这鬼王墓,但是良心上,却是过不去。
  阿荣陷入了左右为难,双眼瞪着棺材里那熟悉的面孔,头上的汗珠大把大把的滴了下来,双手举着铁锹慢慢的扬了起来,在非亲情的叛逆和自己的命运,他只能这样选择。
  阿荣举着铁锹正当猛戳下去的时候,只见老爹的眼睛猛的睁开了,那是血红色的眼睛,大大的看着阿荣。心跳声嘎然停止,阿荣再也没敢戳下去的力气,双手停在了空中。
  “阿荣,你居然敢杀我?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一个沙哑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从棺材里传了出来。
  “你不是要拿我炼蛊头么?我不是你儿子,王狗子把一切的事情都告诉我了。”阿荣在试探的和老爹说道。
  “王狗子才是那男人派来的奸细,这才叫你杀我,我要是叫人取你性命。何须和你说那么多?”老爷子声音似乎缓和了许多,
  “你自己也不想一下,就听这一面之词,将自己亲爹杀死!”
  两句对话下来,阿荣已经无话可说,头脑也慢慢的朦胧起来,是啊,为什么就听王狗子一面之词,和自己老爹过不去?到底谁是对的谁是错的?
  思绪慢慢的混乱起来,慢慢的陷入了混乱的沉思,双手举着的铁锹也就慢慢的放了下来。眼神呆滞的看着老爹,那古铜色的脸部刻着密密麻麻的皱纹,下巴的山羊胡子还打了一个小辫子。
  正当阿荣发呆之际,棺材里面的老爹突然双手一撑,手肘用力,双脚重重的飞向他胸口。现在的阿荣哪里还有的反应?硬生生的被踢出门外。
  “蠢东西,就算你是我儿子,你今天也得死,何况你这小孽种扰了我二十多年!”屋内传出很熟悉声音。老爹利索的跳出棺材,慢慢的走了过去,在昏暗的灯光下,那身影拉得很长。
  阿荣本来体力透支,吃了这一脚后,躺在对面的门口闭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嘴边露出了一路鲜红的血迹。
  “你这个东西,养你二十年,就是为了等今天,一无是处的东西,除了你的血还能让我炼蛊头之外,你说你还有什么价值?”说完,便从身后掏出一把黑黢黢的刀。这刀和王狗子的刀一模一样。
  阿荣微微睁开眼,只见那黑光夹杂着杀气迎面砍来,阿荣见老爹起了杀心,也慢慢恢复神志,身体猛的向后靠去,那刀和阿荣的头部,檫肩而过…只听见“铛”的一响,金属相碰溅起点点星火。他便翻身跑进后面的房子。
  里面任然一样的摆设,只是阿荣注意到了,这棺材是虚掩着的,被人打开过。里面暗暗的透着黄色金属反光。身后便是一处窗户。

上一篇:第六章 恩怨 下一篇:第八章 登天台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