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魂蛊术

作者:都断流卡黛珊

阿荣看见尽头微弱的光亮,突然来了精神。只是这精神是为了保护性命而产生的紧张,至于他刚下来的时候想到拯救苗寨的事早就丢到后脑勺去了。
  他现在只希望萧老爷子的梦是真的,不然他无法想象自己还会遇见什么。
  当他走到通道的尽头,发现这是一处没有石门的门框,他向门框里悄悄憋了一眼,彻底的亮瞎了眼。
  只见这门远处有一座微微耸起的山,这山是用碎玉、玛瑙、青铜、珍珠、寒铁、等等珠宝冥器熔炼而成,满山的珠宝尽然微微闪着绿光。
  山下有一栋两层楼的木房子,显得古香古色。楼子每个房内隐隐约约的闪耀着长明灯,估计这房间里放着十八位苗王的尸体。楼子四周堆放着一些瓷器、吊唁石、碑文。左边有一处低矮的祭祀祠,略显得阴森破烂,附近还有一滩滩血迹。地上铺满沙子,一路延伸到珠宝山。
  山顶上面,那是蒙蒙的天空还是悬挂的夜明珠,只是距离远了,阿荣也无法看清楚。
  看完这一切,他早已惊讶的发呆了。脚步居然慢慢的走了进去,不为别的,要是在这里面随便搂上几把财宝,十辈子也不愁吃喝。
  阿荣又犯了贼心。
  当他刚走进这门内,拿着忽明忽暗的火信子,踩着松软的沙子,两眼直射对面的满山珠宝,就只差嘴边涎水流出了。
  忽然身后“砰”的一声巨响。他回头一看,这门框中居然掉下来一块巨大的石门堵死了后路。
  这一声巨响,打醒了阿荣的财宝梦,这才转过身,双手在石门上胡乱的摸着,心想一定有石门开关,但摸了好几处之后,沮丧的发现这石门居然是千斤坠!一旦放下,是永远不会打开的,就算用炸药轰也得需要一定的当量。
  又一次上当,这次阿荣已经失去了活命的信念。他双眼紧闭的瘫倒在石门旁边,脑袋一片空白,再一次陷入痛苦。
  墓室里,一点风都没有,难闻的尸体臭味和一些烟火油灰味道四处弥漫着。这里死一般的安静。
  楼子那边隐隐约约下来了一个黑影,慢慢的、轻轻的向阿荣走来,双脚踩在松软的沙子上,居然没有一点声音…
  阿荣一点也没察觉到。
  黑影站在了阿荣左边,一把黑漆漆的刀慢慢的伸向了他的头部,猛地一戳,那把黑漆漆的刀架在了阿荣的脖子上。
  “小主,我们又见面了!”这声音很傲慢。
  阿荣一听这话,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卖主求荣的王狗子!
  “王狗子!”阿荣慢慢的抬起头,这才发现一把漆黑的刀早已悬在自己的颈部。
  四目相望许久,阿荣泄气了。
  “我父亲和我待你不薄,我龙家待你不错,你为何做出这卖主求荣的事情?你受何人指示来害我?”阿荣有气无力的问道。
  “哈哈,是待我不薄,所以我今天让你死个明白!你若要问为什么要杀你,问你老爹去!”
  “此话何解?”阿荣似乎有点愤怒了,“你杀我便是,何必污蔑我老爹?”
  王狗子的目光带着一种满足感,“我给你讲一个故事,你便知道前因后果。”
  王狗子跟着老爹一辈子, 所以老爹对他很是欣赏,大小事务都和他商量。
  一天,老爷病重,故叫王狗子来见。到了老爷床前,遣走下人,谁知老爷一个鲤鱼打挺起身面对神色惊慌的王狗子说道,我乃是故意如此说给别人演戏,而你却要帮我完成这个戏。
  我已年过花甲,想必不日要驾鹤西游,这一手打下的江山也要拱手送人啊!
  王狗子说道,老爷,这江山一代传一代,少主听见你这话怕是心寒啊。
  老爷听见王狗子这话,似乎眉头间有着怒气,说道,我乃无儿无女之人,少主乃我嘎巴和别人的私生子。
  王狗子大惊,双脚不停的颤抖,猛地跪下,心想估计老爷交代的事情绝非是容易之事。
  老爷说道,龙家几代单传,到了我这一代,父母溺爱也由着我的性子炼蛊。当年我年少气盛,炼蛊误入歧途,早已是无后之人,这也是天罚反噬啊!只因丢不起龙家的面子,也没能告诉父母,只得听从父母婚嫁,娶了老婆。几年后,这老婆耐不住寂寞和别人野合了。便等到那儿子呱呱落地时,我只能忍气吞声,在众人面前说他是我亲生儿子。
  这几十年来我日日心痛,夜夜刮心啊。我现在死去,不是把我大好的江山送人,又是什么?
  王狗子说到,那你无后,这几十年来为何不杀了少主,从而选之?也可以落了一个接班人,了却了心事。

上一篇:第五章 债 下一篇:第七章 逃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