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魂蛊术

作者:都断流卡黛珊

湘西鬼荡岩。
  夏,深夜。
  “咚咚咚…”
  “萧老爷子快开门,出事啦。”一个位形态佝偻的老人神色慌张的在敲门。
  听见急促的敲门声,黑黢黢的屋内亮起了昏暗的灯光,,一位白发凌乱的老者拿着一盏煤油灯打开了门。
  “萧老爷子,出大事了,后山的鬼王墓被人盗了”老人一看见他就迫不及待的说道。
  “啊?”萧老爷子听完这话后犹如五雷轰顶,站在哪里发呆了许久,神色慌张的问道“是哪群乌龟王八蛋盗的知道不?”
  “不知道他们是哪里人,进去了十个人,就跑出来一个其他的人全死了,跑出来的现在也不行了。我叫人把他们抬到阿若家里医治,我就过来叫你老人家去看看。”
  一阵风吹过来,身边的杂草徐徐作响,那盏煤油灯忽明忽暗的闪烁着,两人飞快的脚步走动着。走过几块麦地,前方的楼子闪着着昏暗的灯光,便是村医阿若的家,屋内传来吵杂声,里面聚满了人。
  萧老爷子打开门,里面的人马上安静了许多,有的毕恭毕敬的连忙后退,可见萧老爷子在这苗寨中地位一斑。
  地上放着一个将死的男人,约摸三十岁出头,借着忽明忽暗火把光亮,只见他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身上混着一团泥土,头发蓬乱不堪,地上血渍慢慢的向四周在扩散,气息若丝若离,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了。
  这时屋内走出一十**岁的女子,长得楚楚动人,眉目清秀。这便是阿若了。阿若家里世代是苗医,父母早亡,靠爷爷在山上采药治病为生,没想到去年爷爷上山采药就再也没回来。阿若虽小,但得到爷爷医术家传,医技颇为精湛,时间一久,也在苗寨中也有着响当当的地位。
  “阿若,这人还有得救么?”萧老爷子指着地上的人问道。
  “估计是没什么救了,身上的血脉都割破了,还是请萧老爷子早些问话,以免丢了口信。”说完,便用银针向那人身上刺去。
  几根银针下去,那人的手不经意的按住胸部,用力一咳,嘴边顿时溅出深红色的鲜血,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珠直往外冒,急促的呼吸声,参杂着含糊不清的话语,像是刚从鬼门关慌忙逃回来一样。
  屋内一片寂静。
  萧老爷子见了那男子有了动静,便走上前用耳朵贴近他的嘴边,许久,听见一句话,“孔雀…洞藏,…千年不腐…一朝显世…万劫不复”男子说完用手轻轻的拍了一下裤子口袋,用尽全身力气挣扎一番,便撒手人寰。
  萧老爷子站起来叫人马上去看后山的墓地,然后对旁边的人使了一个眼神,便过来两个青年人,从男子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的玉坠,送给萧老爷子。
  萧老爷子拿起这红色的玉坠打量了一番,便在脑海里搜索着记忆。许久,萧老爷子忽然大吃一惊,极度的恐慌的神色在脸上表现无余,目瞪口呆。对身边的长着说道,快请洞主和祭祀来说话。
  话说这洞主并不是住在山洞的头领,而是鬼荡岩十二路路的分寨主,一般无事不往来,有时候为了一点蚊头小利相互勾心斗角,大打出手。加上洞主属于世袭制,这祖上有了什么瓜葛,父辈和子辈便有越演越烈之势。幸好萧老爷子在苗寨颇有威信,每次的出事都让他一一化解,各寨洞主对他还是不敢造次,必然听命于他。
  萧老爷子也不是姓萧,而姓陈,只因当年年少好斗,过不了苗寨这清淡的日子,便和一群苗人下山沿路抢劫为生,后被官府通缉,弄得落荒而逃,没等安身,又被当地的土匪盯上,说是他盗了土匪的饭碗,乱了规矩,萧老爷子这才跑回苗寨躲了起来。本来这土匪和苗寨想互不往来也算和气,进水不犯河水,只因出了这一着,土匪便上寨要人 ,萧老爷子的父亲也是当地苗寨顶天立地的大祭司,如何容得下这等挑衅,打算叫人杀了使者,准备开战。身边的寨主慌忙阻止,用重金打赏了使者,重修盟约。这事情也就过去了。为了忌讳这事情,萧老爷子便把姓氏修改成萧,寓意消除灭顶之灾的意思。
  之后的萧老爷子还算懂事,从此在也没有下过山,一心一意在苗寨生活,平时多帮帮人,各洞主出现什么事情,凭着自己父辈的地位他都过来化解,久而久之成了这里的和事老。老寨主无儿无女,将死的时候,便把这寨主之位传给了他,并吩咐一定要守好后山的鬼王墓,不然这偌大的苗寨会有灭顶之灾。至于这鬼王墓到底有什么玄机,老寨主并没有讲清楚,随着老一辈的逐个的作古,最终也没落了一个准信。萧老爷子虽然不明白里面的玄机,但还是叫人隔三差五的叫人巡逻,没想到今天却被人盗了!如此大的事情,仿佛晴空霹雳,他一时不知道如何应付。

上一篇:关于更新 下一篇:第二章 头颅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