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我叫张文把大殿的大门关好,这地方冷风嗖嗖的,本来也是大热天,到了这里面就如进了冰窖一般的冷,等他关好门,面对面的和我坐好,我便开始了提问,并且和他说好,要是牵扯到很敏感的问题,可以不回答,我总不会让他不得好死吧!
  等我话说完,这张文却直爽的笑了,看得出这家伙像是要在我面前耍大男子主义了。老毛病犯了。张文木讷的呵呵一笑,说道:“既然你想知道,我告诉便是,但是结要你自己猜,猜对或者没猜对,我都不会把结果告诉你,不然,你和我们没什么区别。”
  我点了点头,确切的说,这群人其实的确是真正的“人”,也知道自己已经死亡了,只是以另外一种方式存在。
  说道娇儿和天霸的事情,张文就说了起来,那是娇儿将天霸的尸体运到了吞家苗寨,送还给了他的父母,自己便准备回家,不过还是被天霸的父母留了几天,出于礼貌,娇儿只能答应下来,不过让娇儿蹊跷的是,天霸的父母并没有任何悲伤的感觉,一连做了几次道场,这吧天霸的棺椁丢进柴房,锁上门就算完事儿了。
  到了晚上,娇儿出于好奇,打开了柴房的门,里面一片狼藉,黑色的棺椁就放在柴房的屋檐下,并且棺盖还是虚掩着,等娇儿走过去一看,这就吓了一跳,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天霸居然双眼睁开了,还看着自己。
  娇儿是慢慢退了出去,并不知道天霸的父母想做什么,刚关上门,里面就传来了天霸的叫声,“哎呀,我的妹儿啊,你怎么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这声音还挺大的。娇儿虽说胆大,但是还是吓得半死,差不多也想到了诈尸,等里面又叫唤了几声,娇儿还是“嗯”了一句,在好好一听,天霸居然复活了!
  等娇儿和天霸隔着大门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话,天霸的父母就走了过来,说道,你真的喜欢天霸?娇儿点了点头,天霸父母这就说道,我有小转阴阳术,只能让死人在半夜复活,你若真的喜欢我儿,你愿不愿意冒险?娇儿一听,这还有复活的机会,当即就答应了。
  天霸的父母先是把血鼎的作用告诉了娇儿,要是能获得血鼎,天霸是可以复活的,另外,天霸的父母说道一件事,那是关于天霸爷爷的事情。至于说这个事情,是希望娇儿更加有信心。
  天霸的爷爷叫胡国强,结婚很早,在2岁时候就做了爹,那是时候还是六十年代,当时当兵是又红又火,他瞒着身份应征入伍,最后被分配到青海的黄岩县做工程兵。
  那时候为了响应“备荒备战”,四处挖防空洞,藏粮食,胡国强跟着一群老兵左挖挖右挖挖,最后上级一纸调令,叫他们去戈壁滩挖一座山丘。当时的胡国强和一群老兵就感觉好笑,这备荒备战,都备用到戈壁滩来了。看样子也不是备战,但由于上面的口风很紧,也不敢过问,只管挖。
  说道这里,张文一脸木讷的看着我,我还叫他继续说呀,你这工程兵和天霸没关系啊,这都扯到哪里去了?张文掐掉烟蒂说道:“我要是告诉你,这三百个工程兵,有十多个人一夜间突然一下消失了,你会觉得奇怪么?”
  我听到这里,也是大吃一惊,叫他接着说,吊我胃口,姑奶奶要打开打了。张文一看我一脸严肃的样子,接着说了起来。
  那是第二年的春天,家里就来了一群穿着制服的人找到胡国强的家,对他的老婆说,胡国强当了逃兵,现在又查获隐瞒身份,罪加一等,死罪!要是发现了胡国强必须来报告,不然同罪处理。
  胡国强老婆一听,这就吓得不得了,哭的是天昏地暗,自己也才19岁,儿子也才一岁,母子本艰难度日,全靠父母接济,现在自己老公一下不见了,这完全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等这群穿着制服人走后,到了清明节的时候,胡国强居然回来了!手中还提着一个背包,他老婆就问他啊,怎么当了逃兵,胡国强也没说,只是说出了点麻烦,在家里坐了几天就要出门,这老婆不答应啊,死活不让他走,胡国强最后丢出来一本书和几锭金元宝,说是娘两的下辈子都够了,这就揣着背包走了。
  之后,每年清明节的时候,胡国强会准时回家里住上几天,然后又销声匿迹,根本就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不过按着胡国强的老婆说,给他整理背包的时候,发现一个用油布裹住的东西,裹的很严实,每次胡国强都不让她打开。
  说道这里,娇儿也没听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天霸的老爹又继续说道:“那是在我二十岁的时候,我遇见了一群科考队的人,他们说我和他们有个人长得很像,年纪和我一般般大小,最后两人一见面,这感觉和我长得一模一样。我当即怀疑是我老爹,不过想想就算了,年纪不服和,说是我双胞胎弟弟还成。”最后天霸老爹一时间好奇,尾随着这群科考队的人进入一个洞穴。

上一篇:第一百三十章 毒誓 下一篇:第001章 远方来客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