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死循环
  突如其来的叫声让我猛的一惊,回头一看,这人并不是别人,而是刀疤脸!身后还跟着娇儿,张文和老道士等人,我看到这里未免心里有点发憷,这家伙不是在酉水死掉了么?但是现在又若无其事的站在我身边,莫非说这是一个复制品?
  想到这里,我一脸惨白的看着他,慢慢的后腿了几步,刀疤脸邹着眉头说道:“你一个人在这里看嘛呢,大伙都在找你……”说完,这就走到我身边,对着我刚打开的棺椁里面撇了一眼。
  我和刀疤脸是同时向棺椁里面看去,只是看完之后,两人都是一脸惨白,浑身打起了哆嗦,等他站好,一脸严肃的说道:“你都知道了?“
  我浑身发软的摆了摆头,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时候娇儿张文几个人也走了过来,也是对着棺材里面一看,二话不说,马上合上棺盖,最后,几人也是一脸惊恐的看着我。
  而我站在原地瑟瑟发抖,脑袋一片空白,几人的眼光如同利剑般的看着我,半会儿都没人吭声。
  刀疤脸点了一支烟,一屁股坐在了石棺上,吐了几个烟圈说道:“或许你知道一些事情,你也搞不明白这棺椁里面为何是我,而我又和你说话……”
  没等刀疤脸说完,我就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你……你是复制品!“
  这话一说完,张文和刀疤脸一振,哗啦一声从腰间拖出抢,这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了我!
  “我说腾敏,现在不要打断我的说话了,我只想告诉你,你们所要找的血鼎已经不存在了,你也不可能找得到,血鼎虽然能起死回生,但也是一命偿一命的补救,在血鼎复活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即将惨死。“刀疤脸说道这里,娇儿就走了过来,看他的架势,好像对我也是莫大的忌讳,冰冷的脸上挂满了猜疑。
  这几人突然的转变,让我始料未及,而我根本什么事情都不知道,退了几步后问道:“你们这都是干嘛?这还要杀了我?“
  “腾敏,卡多路!“娇儿这话几乎是从牙齿缝你钻出来的。
  这时候的我几乎委屈至极,好端端的一切又翻天覆地的发生了转变,看他们的样子,这还像是说我是复制品了?
  人一旦有了求死的心,这心态也放了下来,我带着一点委屈的神色叫他们打住,说道:“我也不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不如这样,既然要杀我,你们几个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让我知道,也让我死个明白,要是这么杀了我,我做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前面一群人根本就没说话,还是等了许久,张文把枪放了下来,走到我身边长叹一口气,说了起来。
  他说,石棺上的背包都是当年一对科考队留下来的,至于人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领队的人就是向东,至于写日记的那人就是大胡子。因为上面把这些事情封的很紧,当年第一队科考队发生了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
  “我们也是遇见了大胡子才知道当年当年科考队发生的事情。”张文顿了顿说道:“并且我们在复活刀疤脸的时候,也遇见一队的队员,当时也没怎么在意,在我们走出去的时候,我们才发现,这里根本不只一队探险队,而是数不清的探险队。”
  张文说到了这里,我立马又想到了复制品,这嘴巴还没开说,张文就叫我打住,他还没说完。
  张文接着说道,进来的是第一队队员,而要出去的时候发现若干的自己,想必你在怀疑是复制品,但我明确的告诉你,这并不是复制品,简单的来说,这是一个循环,是死循环,从我们进洞那天起,自己已经进入了这个循环,按着十二个时辰来计算,每过十二时辰就会产生一个循环,而另外一个你将永远的停止在那个地方,重复着同样的动作。
  当张文说道这里,我头脑几乎要爆炸了,按着他这么来说,我腾敏不是也有若干个?一个在看狼,一个在踢足球,还有在拼命地的逃跑?
  “按着你之前对我们的说法,遇见第三个钱教授,你自己便逃跑了,其实你就是一个复制品,真正的腾敏还在石板那边逃跑!”张文很淡然的说道。“至于卡多路,其实是一种暗号,那是第一只探险员为了区分复制品而叫的暗号。”
  张文说道这里,我就感觉天大的冤枉,我腾敏什么时候成了复制品?这玩笑开大了,我身上有血有肉,有头脑有思想,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解释?

上一篇:第一百二十一章 蛊女 下一篇:第一百二十六章 死!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