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我看着这一号高地,其实也就是一个烽火台,四通八达的接着通道,只是这几千年下来,烽火台早已面目全非,破烂不堪,而那些通道也是残壁断垣,四处爬满了像是爬山虎一般的植物,不过没叶子,我这就奇怪的问道:“这里为何要叫一号高地?”
  钱教授几人停住了脚步,神色有点凝重,看他们的架势好像是要给我上一堂课了。
  钱教授说道,其实道理很简单,当年设计血鼎的人并非都是白痴,外面虽然有无数的狼守护,但也怕偶尔有个运气好冲进来的。所以这里则是血鼎的第一关,我们的暗号就是一号高地。
  按着钱教授的说法,这烽火台应该是当年用人肉当做水泥堆叠起来的,确切的说,应该是用巫蛊术堆叠起来的,说道这里,钱教授便问我,在蛊术中,是不是有一种专吃人肉的植物?
  我思索了一番,虽说我把姑婆的书通读了一番,但是也没发现任何喜欢吃人肉的植物,当我摆了摆头,这钱教授提醒我说道:“苗家是不是有一种情花?”
  这句话醍醐灌顶,我这才想到一种植物,这还是娇儿教我认识的,那是一种喜欢长在坟墓旁边的一种草本植物,这种植物生出来的叶子、枝桠均带有毒性,苗家人拿着这种植物最后把它练成了“恶情蛊”,要是被下蛊的人一日不见下蛊的人,身上会奇痒无比,三日后,会全身流脓,最后过不了七日变暴毙而亡。莫非钱教授说的这种植物便是情花?
  我打着手电筒,站的老远将这植物看了一篇,虽说我见过一两次情花,但这种类似爬山虎的植物我倒是第一次见,最后我确定的摆了摆头,表示这并不是情花,因为情花至少有叶子,而这种植物只有根部和茎部,犹如一张张大网,爬在烽火台的上面,四处还在延伸。
  我叫钱教授别兜圈子了,直接把去年发生的事儿说出来,我直接能判断是什么东西。最后钱教授背着双手在我面前转了一阵,这才欲言又止的说道:“那是一种食人的植物。”
  当年钱教授一行人穿过狼群,经过祭祀台,就到了一号高地,当时情况比较危机,大批的狼追在后面追,而这群人,也没任何顾忌,便一口气向着烽火台爬上去,当时最先爬上烽火台的是队里绘图师,刚到了那些植物身边,一个筋斗摔倒,就被植物的茎部缠住了脚,最后发现这些植物如同有人指挥一般,再猛的一拉,这人便……
  这老东西,每次说话说一半,等我放下行李,这就大声的叫道:“这人怎么了?”
  “这人就从自己的人皮里钻了出来,暗红色的血管和肌肉都清晰可见,地上就只剩下那张沾满血迹的人皮。”钱教授说道这里,有点难过了起来。等了半阵,他接着说道:“最后,我一枪崩了他…。。”
  说道这里,我算是知道这老家伙要拐弯抹角的说话了,原来还有这么一段鲜为人知的事情,当然也不能怪他杀了人,更像是一种解脱。
  “你们最后如何过去的?”我直接跳过了这个话题,接着问道。
  “人皮!”钱教授依然很镇定的说道:“娇儿将人皮撕成两片,交叉丢在脚下,最后到了那头,我们再用绳索把人皮拉了回来。最后我们顺着血迹走了半小时后,才发现那是一束巨型食人花。足足有四米多高。”
  “食人花?”我几乎是吊着下巴将这几个字重复了一次,其实在我的世界观中,食人花是吃不了人的,植物本就是食物链的最低层,要想吃掉最高层的人类是几乎不可能,当然我也见过食人花,无非就是散发着腐尸般恶臭的气味,招引一些蜜蜂、蝴蝶等等小动物去采蜜,最后被淹死在里面。要是说现在有三米大小的食人花,那岂不是逆天了?
  当我雷劈电打的站在原地,身后的这群人也慌乱了起来,看得出这几个人也是心有余悸,不过在钱教授皱眉的瞬间,这群人顿时安静了下来。
  我思索着去年的情景和今日不一样,我有的是时间来折腾,加上在石门时候听见“我”和娇儿的对话,也猜想的到这是一种巫蛊阵法,按道理,这是有规律可追寻的。想到这里,这就叫身后的人别墨迹了,四处看看有没有破木板,或者棒头之类的东西,叫他们找给我,老娘今天要给他捅个大窟窿出来。
  身后的人一听不要他们当炮灰,这就稀里哗啦的从背包里掏东西,我悄悄一看,这些口袋里面居然都是一些军用设备,军用gps定位,还有导向管,夜视眼镜等等,包裹最下面那一层还用油布裹的严严实实,像是不会轻易打开。

上一篇:第一百零六章 三世 下一篇:第一百零八章 被骗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