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等隆多话一说完,这一寨子的人将眼光齐刷刷的看着我,刚才还热闹喧天的场面居然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我看着这些人,有面无表情的,也有吃惊的,也有愤怒的,各种各样,这尴尬的局面让我诚恐诚惶。
  隆多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看见我的到来似乎没有太多的惊讶,抓起我的手就向着前方的戏台走去。到了戏台的前方,隆多对着人群叫到:“这是拉布大人之前钦点的蛊女,也是大伙叫我找来的,现在人已经到了,还请各位有什么疑问,就问她。”
  我一听隆多的话,这就不干了,别说今天这是干嘛的,就算我知道这是干嘛的,你们下面将近六七百人,一人问一句话,我都要给累死,何况之前还杀了一些苗人……
  隆多的话说完后,出乎预料的是安静的人群更加安静,就连两三岁的小孩也停住了嬉笑的脚步。过了几分钟,一位三十来岁的苗人拿着一本小册子走了过来,自称姓吴。
  “滕姑娘,我是本寨的祭祀,按着拉布和腾婆婆的遗言,川苗寨遭受攻击,我便要宣读他们身前所托之事。”
  我连忙叫他打住,先说说你这戏台扎起来是干嘛的?这祭祀带着一点点自嘲说道:“腾姑娘,这不是戏台呢,这是选拔长老而设立的封天台。”
  “那为什么红白交加?红白喜事一下办了?”
  “因为长老接连而亡,所以是百事,而选拔长老寨主本就喜事,所以,历来如此。”
  我点了点头,也估计到了个大概,这才叫他念遗书。
  “所托之事无全顾,需谨慎行事,老者死后,可以叫笔墨纸砚四人接任长老事宜,只是‘墨纸’两人毫无消息,还望知者多费心……”
  吴大哥念完之后,下面的人群有点激动起来了,窸窸窣窣的说了起来,无疑,这是拉布和我姑婆之前预料到的事情,就怕两人死后,蓝瑟来找麻烦,按着这份遗书的意思,那我算是长老了?
  就在人群商讨的时候,人群中走来一位年轻的苗人叫到:“祭祀大人,在石梯下发现一位重伤的男子。”随着人群的涌动,一架担架被人抬了过来,上面还睡着一个人,二十出头,只是这人脸色蜡黄,浑身发抖不已,看样子是出了状况。
  我随着人群的好奇,都聚集过去,吴大哥摸了摸这人的额头,这就问道:“小伙子,你为何躺在这里?”
  男子浑浑噩噩的说道:“我是罗苗寨信使,本打算来送信,只是被人袭击,无法动弹。”说完,指了指胸前的口袋,估计里面有信函。
  苗人从他胸前掏出一封信,大致的内容就是,蓝瑟此人已经出现异样,大闹罗苗寨,杀人无数,寨中无人能敌,还请两个寨子能携手将蓝瑟铲除。
  人们纷纷议论起着信的真实性,有的人说罗苗和川苗历代从不往来,这信函自然是假,也有人说,利益驱使,联手未必是假。
  就在人们议论纷纷的时候,我蹲下身,看着担架上的苗人,这就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那就是他肚子在呼吸间,收缩间起伏特大,再将他眼皮扒开一看,赤色!手掌发黑,这让我想到了一个事情,那就是娇儿告诉我的一种蛊术,尸蛊术!
  我看着人群,战战兢兢的将他肚子上的衣物掀开,这就大叫不好,肚子如同怀了十个月的孕妇!无疑是尸蛊术!
  我站起身,对着担架一脚踹了过去,然后大叫一声:“趴下!!!”
  担架随着我的声音挪动了一下,而人群听见我声音还在发呆,那头的担架就“轰隆”一声巨响,登时,血肉、骨头、大肠四处炸开,一股令人窒息的血腥味直扑口鼻。人群在这瞬间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瞬间慌乱了起来,苗人四处飞奔,吵闹声,哭喊声,脚步声彼此起伏。
  过了十来分钟,虽说人们全身砸满了血迹,但是也无恙,苗人洗了一把脸,又站了出来。
  现在,川苗寨已经群龙无首,根本就没人带头处理事情,等苗人又汇聚在一起的时候,我拍着吴大哥的背说道:“叫刚才沾了血的苗人全到树下来,尸蛊术,如同瘟疫,不处理,恐怕我们没人逃得脱这劫难。”
  祭祀一听,先是怔了怔,然后将那些洗了脸的苗人一股脑的都聚在一起,我叫人在山上找到一种“情树”的植物,这种植物有一个来历,也是制作情蛊的药材。
  另一种情蛊,其实只是雷蛊术的一种,吃了之后只会对下蛊的人痴心一辈子,那日要是没看见自己心爱的人,就会心脏疼,全身无力,所以,我们也叫这种蛊术为“恶情蛊”。

上一篇:第九十一章 再回苗寨 下一篇:第九十三章 血战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