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我这话一说完,二伯就提起鲁班尺在我脑袋上晃了晃,不过没落下来,板着脸就说到:“你这傻丫头,我都说了,那是个结界,你进去时候,可以叫娇儿,可以叫拉布,可以叫观世音..”另外,老家伙告诉我,那保安居然是一只小鬼装的…
  我勒个去,听到这里,我有点来火了,说道:“哦,知道了,你侄女没断胳膊掉腿,你心里就是不满意了,还叫小鬼来和我干架起来了。”
  二伯也是气的哆嗦起来,说道:“就看你现在萎靡不振的样子,你进那地方,你脑袋里面三根经我还不知道?你不想点恐怖的东西出来,你还是滕敏么?我不叫小鬼吓唬你,你阳气提得起来么?进去直接吓死了怎么办?”
  尼玛,说来说去,这感觉还是为我好起来了。这也不说了,我继续问道,那秦叔呢?你别说不认识。
  二伯一听,摆了摆头说道:“你说的这个人我到时没听见过,你最好问问你老爸。”
  电话打过去了,我把秦叔的摸样形容了一番,老爸说这个人我也不认识,估计是别人装的,我一听也不对啊,他能说出二伯和老爸的名字,应该你们都认识的。
  我和老爸说道这里,二伯就猛的一拍大腿说道:“娘希匹的,上当了,那人可能是麻师父说的那个人。只是一直没出现过!”
  我也是连忙丢下电话,就被二伯拉着手朝着小区跑去。
  现在已经是清早了,外面走着稀撒的人群,广场还有一大群老年人在晨练。加上点薄雾和鸟叫声,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当我和二伯到了那房子,准备打开门,二伯就再次交代起来:“这次你可别想个什么鬼怪出来,不然老子都要被你吓死。你进去就给我念…那个什么盘若多…什么心经?”说完也没管我什么表情,打开门就冲了进去。
  里面还是一层不变,满地的灰尘和一片狼藉的家具,在加上厚实的窗帘,活脱脱的一个凶宅。这叫人别想鬼怪还做不到。刚想到一个稀奇古怪的鬼出来,我晃了晃头,立马打住!改口念道:“娇儿可在?金娘子可在,都出来见我!”
  “死丫头,别叫了,出事了!”二伯声音特大,几乎是带着咆哮的声音叫到。
  我跑过去一看,二伯就坐在地上抽着香烟,脸色发白,在他前面,放着一本发黄的古书。
  二伯说道,本来只是叫我来看看,锻炼我的胆量,怕我去找凤凰蛋被吓傻了,而支撑着结界的原本是一本古书,二伯翻了翻书,垂头丧气的说道:“书被人调包了。”
  我虽然不知道她说的意味着什么,但是看二伯的神情是十分的沮丧,本打算把书送给我的,现在反而弄巧成拙,书也没了。
  我劝着二伯说到,没了就没了,屁大的事情,大不了不去了。
  这话一说出口,二伯就一把甩开我的手臂,说道:“你个丫头,你姑婆的遗言一定要完成,蓝瑟的事情你一定要摆平,别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苗疆的长老全都歇菜了,现在苗人希望你去对付蓝瑟。”
  我木讷的看着二伯,说什么也不是,无语了。二伯看我没说话,接着说道:“其实,我叫你找凤凰蛋,就是拉布所说的血鼎,故事你也听了,地图也给你画了,你要是不去找鼎,就凭你这几手,蓝瑟分分钟放倒你。”
  “好好,你的什么书我也不要了,我明天就去凤凰。”我看着二伯的摸样有点吓人,还是顺着他说道。“对了,就我一个人去么?”
  “你,你肚子里面还有金娘子嘛,她难道不算一个?两人去,那个张文也应该在,反正你们能遇见的。”这二伯说完似乎还有没说完的话,站起身就准备回家去了。
  到了家里,我就想着,要是娇儿能在我身边那该多好啊,笔墨纸砚,上辈子说不定是亲姊妹呢。
  “明天,你还是去一趟苗寨,医院那边我给你请假,你到了苗寨,那边开始新选长老,或许你可以分担一些事情,虽然你和苗人之前有点过节,但是拉布也是没办法才这么做,你要是娇儿,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说白了,也是你姑婆的意思,蓝瑟不死,你也别结婚了。”二伯说完,直径上楼去了。
  蓝瑟,蓝瑟。又是蓝瑟,这老巫婆,他妈的,老子下次见到她,直接一枪干掉。
  话虽如此,但是蓝瑟此人,来去无踪,我那里是他的对手,只是蓝瑟已经到了川苗寨,二伯为何还要我去?这不是白白的送死么?

上一篇:第九十章 结界 下一篇:第九十二章 前奏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