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兰花花叙事曲,其实就是一首陕北民歌,大致上也就是兰花花反抗旧社会的压迫、逼婚的遭遇,而张文拉这首曲子无非就是想让我清楚,或许我们的接过摸过如此,或许他一直都在喜欢着我。
  对待痴情种,我只能用一个方法,那就是让他知难而退。
  又过了几个星期,张文在我不能不热的话语中,还是离开了二伯的家,踏上了上班的路。走的时候,我躲在被子里面一声不吭,任他大声的呼唤,我始终没有看一眼。或许我不改如此绝情,或许是的对的,我也不知道,爱情,应该是随波而动,随遇而安。
  有一天晚班的时候,我正在填写报表,手机就响了起来,等我接电话,那头开始是半阵没动静,大概过了一两分钟后,传来一个微微弱弱的声音说道:“滕敏,亚家长老他们都没了。”
  我大头一愣,这声音听起来挺熟悉的,亚家长老?这不是断垄苗寨的?在细细一想,这不是弄多?上次还在她家里打过电话。我叫她慢慢说,这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弄多说道:“自从你去了之后,蓝瑟就找到苗寨,弄的全寨鸡飞狗叫,一直在找你和娇儿,扬言你们不出来,一天杀一个长老,现在亚家长老和甘喏几位长老都相续没了,死的摸样太惨了,都是一夜暴毙,我也不知道怎么办,现在苗寨全部乱套了……”
  我都不知道如何挂上电话的,这一刻我在想,我该不该去,当初苗人拿着武器霍霍动武的样子,我还记忆犹新,但是姑婆和拉布的遗言,我要不要去完成?
  我没把这个事情告诉二伯和老爸,回到家中就怏怏不乐的躺在沙发上,二伯看我这样子,也不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吃完晚饭,就把我拉到了客厅,说道:“我之前在欣悦小区租的有一套房子,里面还放着一本书,我忘记拿来了,你帮我跑腿拿来。”
  我思索着二伯又编着法子想整人了,不过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似乎也不是开玩笑,问他到底是几栋几楼,二伯也不客气,嘿嘿一笑说道:“五栋401。”
  我点了点头,答应下来,权当是散步得了。
  因为二伯住的地方地势较高,全县城都可以鸟览无余,我一个人直径按着大伯说的地方,一路下坡,也有人说这里是风水宝地,所以住在这里的人特多,晚上出来纳凉的,打麻将的,还有小孩子追逐嬉笑声,一派祥和之地。
  大约8分钟的样子,穿过一个小巷子,到了欣悦山庄,门就有保安在门口站着的。我慢腾腾的走进去,身后就传来一个声音叫道:“哎……小姐你等等。你找谁啊?”
  我回头一看,一位二十多岁的保安一连怒气的从我身后追了过来,我说我是肖勋的侄女,他叫我来取东西。
  我以为这么一说,那保安就会放我进去,谁知道这保安不依不饶的问道:“藤师父居然是你叔伯?开玩笑吧?你胡说八道。”说完了还打量着我,感觉我像是贼一样。
  我看着这个保安人长的牛高马大,要是打起来尼玛的未必挡得住我一脚,我也怪声怪气的说道,你一个看门的这么那么多事啊,我说了是我二伯叫我了来的。你这人怎么这么多管闲事?。
  话一说完,这保安居然摆起了臭架子,从保安亭里面拿出一张凳子,坐在上面,更气人的,还翘起了二郎腿,这就要问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差不多就要查我祖宗三代的问题了。
  一口气问了一连串的问题,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身边早已聚满了看热闹的居民,我感觉自己是被人当猴儿把戏耍了,这下火就噌的一下来了,准备就问候他家里祖宗十八代,不过又看看身边走来走去的人,还是忌口了。我最后还是耐着性子把二伯给我的钥匙拿出来,说道:“这是钥匙,你钥匙不相信我,你和我一起去吧,开了门你难道还不相信.”
  “细妹子,你这把戏骗鬼去,当初也有人这么弄过,最后一连丢了几家人的东西,差点就把我工作弄丢了。”说道这里,这家伙越来越得意了,还指着我说道:“你要是不找个担保人进去,你也就甭进去了,直接叫你二伯送你进去。”
  “他妈的,你说什么呢,找死啊。我像小偷,你狗眼看人低!”这时候的我已经怒火难耐,对着保安屁股下的凳子一脚踹了过去,保安来不及躲闪,胯下的凳子被我一脚踹翻过去,人也摔了个四面朝天。四处的居民就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了。

上一篇:第八十八章 兰花花叙事曲 下一篇:第九十章 结界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