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老头拉着孙子的手慢慢的走了过来,但神色比原来的更差了,我思索着刚才还把蜂王给了他,难道他没有自救,一心求死不成?
  “小田,你等下回房睡觉,爷爷和他们有点事情要商量,听村长说,不久就要在村里建设学校了,到时候你就可以上学了。”老头的身影由小变大,从他蜡黄的脸色和微微颤抖的四肢,可以看得出他伤得并不轻,但是这说不过去呀,中了蜂蛊能挺过这么长时间,难道挺不过这几个小时了?而且蜂蛊死亡一般在24小时之内,这难道有内情?
  看着一老一少缓缓走过来,二伯也站起身,拍打着手中的鲁班尺,面无表情对老头说道:“麻兄,好久不见呀!”
  “哦,原来是腾师傅,怎么有空来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关顾?”说完还咳嗽几声,拍着小男孩的屁股让他去睡觉。
  等小孩依依不舍的走了进去,这金娘子也要跟上去,看来这一对宝是混成了一团,我连忙揪着她耳朵,把她一把甩在我面前,这金娘子才没肯动弹,二伯又说道:“这次来还是几十年前的事情没了结,希望今天有个了结,要是麻兄不嫌弃我身手粗糙,大可比试比试。”
  老头听完,猛吸了一口气,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我早已料到有今天,事情我已经办完,无需多说,恭敬不如从命!”
  我一看,这老头刚才羸弱的样子突然消失,现在威风凛凛的站在我们面前,这就要准备动手了,只是我该如何办?一旦老头身亡?这小孩该如何办?
  我本想叫他们暂时别动手,谁知道二伯麻利的从腰间取出一沓黄纸,我一看就大叫不好,这是湘西著名的“辰州符”,传说这种符咒可抵三丁五甲,消灾去难,作为武器的时候,大可退鬼神,小可杀人于无形,实属黄符中的极品。
  而那头的老头从身后拉出一杆短称,称上大大小小挂有十来个秤砣,黑白交加,毋庸置疑,这就是“称命五盘星”。
  二伯将我和张文一人一脚踹开,口中念念有词,二指夹着黄符用力一抖,这黄符“嗖”的一声,直逼老头的面门。我站在十米开外看的心惊胆战,就在这时候,老头不慌不忙,举起秤盘轻轻一挡,随着“叮”的一声响彻,黄符飘飘洒洒的落了下来。
  “呵呵,腾兄,看来你还是手下留情了,只用三分力道呀!”老头看着秤盘上的痕迹说道。“为何不痛痛快快的打一场,相互尊重一下?”
  说罢。老头从秤杆上取出一个最小的秤砣,双眼直瞪二伯,看着架势,这像是要甩秤砣出来伤人了。
  看着这里,我自言自语到:“这也能做武器,当自己是城管来得?”身的金娘子听见后就说道:“姐姐不懂那秤砣的妙处,那是九天三司的秤砣,专管人的魂魄,要是被秤砣击中,人立马损命呢。就算不死,人的阳寿也被这秤砣吸收了过去,没的活头了。”
  听到这里,我有点担心二伯起来,虽说都是两老头,但是二伯那符咒似乎对他不起作用,要是这秤砣砸过来,二伯很难抵挡。只是金娘子叫我别担心,他们几十年间的打斗,金娘子都看过,旗鼓相当。
  “嗖”的一声,秤砣划出一个抛物线向着二伯头部砸去,二伯连忙避让,也可能是二伯年老,忽略了秤砣的速度,转身过来发现秤砣要砸向自己的后背,大惊失色中,拿起手中的鲁班尺对着秤砣打了下去,这秤砣在两种力道的作用下,居然在空中“嗖嗖”的转了起来,等落到地上后,二伯一抬头,这老头又要丢第二个秤砣了!
  我一看,二伯明显占了下风,心里有点不安,这准备叫两人别打了,身边的张文就一把拉住我,叫我别过去,那秤砣不认人,就算没金娘子说的那么厉害,砸到头上,也是玩完的下场。
  我一手推开他,站起身,就准备跑出去,刚站起身,第二个秤砣就飞向了二伯的面门,我大叫不好,黑灯瞎火的,二伯根本就无法见物,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我话还没说出口,一把就推开二伯,随着浑身一阵冰凉,甩在地上的时候,我估计我中了老头的法宝。
  当我和二伯爬起来的时候,居然发现金娘子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我蹲下身晃了晃这小东西,半阵她才含含糊糊的说道:“姐姐…小金在不能为你挡秤砣了,你要保重,在我化成原形的时候,你将我吞下,可以炼成金蚕附身……”
  眼前如同做梦一样,脑袋“嗡”的一响,我连忙抱起金娘子,努力的晃动着他的身体,大声的叫唤着,只是金娘子带着微微翘起的嘴角,睁开眼睛看着我,一声不响,随着一缕威风吹过,金娘子化成了一阵烟雾,飘向了各处,而我却落得两手空空。

上一篇:第八十四章 恻隐之心 下一篇:第八十六章 迷茫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