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刚回过神,这老头就满面红光的问道:“我看你也不是本地人,怎么就到了这个穷乡僻壤之地?”
  “不瞒阿爷,我本是医院的一名医生,正因为医院组织下乡看病,冬病夏治项目,所以刚路过这里。”
  “哦,那甚是好,我也听我这个小孙儿说过,上次你在梦中要他学会坚强,所以老夫擅自主张,专门做了一个礼物送给你们,以表达我的感激。”
  说完,手脚麻利的从三拉带床上找出一个棍状的物品递给我,而我看着这个用油毛纸包裹的东西,还别说,我真的不敢接,怕是什么恶毒的东西,瞬间害了我的性命。
  我还是矜持的推却道:“不必了阿爷,第一次见面你就送我礼物,实在过意不去,再说了,小女本无德,何来受之恩会。”
  “呵呵,姑娘见笑了,其实我这个礼物也不是我的,也是一个朋友留下来,并且转交有缘人的礼物。”说完,还站起身毕恭毕敬的送到了我的面前。
  我看着这老头态度和蔼,彬彬有礼压根就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的邪气,我再三思考后,莫非说,这人并不是我要找的邪道?
  小男孩看我还在犹豫,抓着我的手说道:“姐姐,你放心了,阿爷这个礼物很神秘的,我小时候也就看见过一眼,阿爷就是不让我看呢,今天他送给你了,你就别再推迟了,到时候他要伤心的。”
  看得出,这东西在他两人心目中地位不是一般的高,想到这里,我才胜伸出手接过老头手中的礼物,至于是什么我反而不敢打开看。
  我开始和老道聊上了天,说起这几年苗疆的变化,而小男孩和金娘子算是对上了味儿,就在这十来个平方的房间叽叽喳喳的打闹着,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四处洋溢着快乐的气氛。
  差不多到了吃晚饭的时候,老头伸开单薄的身子打了一个懒腰,从门口掏出拐棍这就要下楼给我做饭吃去了,回头还问我,酸鱼吃么?“吃!”“香肠呢?”“吃…”“那不用问了,腊肉也一定吃。”等他自言自语的说完这句话,我连忙大声叫道:“不吃。”
  说完后,这肚子还一阵阵的泛着热,那海陆空的餐馆的事儿像是昨天发生的。
  我坐在这里长舒了一口气,怪自己多想了,这老头和蔼风趣,加上面容慈善,根本就不像是邪道,再说了,世界上也不是他一个人下巴长出一戳毛,电视上这种坏人都这个摸样,最让我放心的是,蜂蛊蜇人后的毒针,他脸上几乎一个也看不见。毫无疑问,我多想了,而之前蜂蛊告诉我目的地在此处,或许这里还有其他的人家罢了。
  苗家人的晚饭这就叫晚饭,天色发黑才做饭,到了七八点钟才做好饭,然后在炒菜,最后叫吃饭的时候,已经到了快九点多。我摸着早已瘪下去的肚子,冲入了厨房,自然也顾不得自己吃相狼狈,吃了三碗还没见饱。这也不说了,权当自己是饿死鬼投胎算了。
  夜晚,金娘子和小男孩还在河边嬉戏,我一个人也睡不着,加上吊脚楼里面的蚊子又肥又大,根本无法安睡,脑袋里还是想着这老头的事情,就坐在河边听着潺潺的流水声发起了呆。
  像我这种的姑娘,二十出头,一旦有点心事就在心里放不下,直接挂在了脸上,并且以发呆表达出来,等我站起身想稍微活动一下的时候,就听见“嗖”的一声,从我身后飞来一把匕首,直直的插在我面前的沙石处,早已入土三分,匕首上海带着一封用黄纸写的信。
  昏暗的月色下,我站了半阵才缓过神,再浑身打斗的四处观望,也没发现任何人影,还是捡起地上的匕首和信。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字,“姑娘可前往荒夜处一叙?”
  我略懂他的意思,他所指的荒野处应该是上次大图死亡的地方,只是这个老头半夜三更叫我过去做什么?
  我并没有叫上金娘子,因为我感觉着老头并不是歹毒之人,也无需防范,所以我一个人自身前往。
  顺着吊脚楼后面的小路走上一百米左右,就到了,说这里荒凉,是因为这里四处杂草不生,突兀的裸露出地上红色的岩石,俨然形成了一个“怪圈”。
  当我怀着十二万分紧张到了这里,那头就亮起了一盏煤油灯,一声冷冰冰的话语说道:“你来了?”
  我没做声,阿爷便走了过来,我这一看,更加紧张,连忙问道:“不知道阿爷这么晚了叫我来这里有何事情?”

上一篇:第八十二章 恶斗二 下一篇:第八十四章 恻隐之心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