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恶斗2
  到了下午一点多钟的时候,蜂蛊稀稀拉拉的都回到了口袋中,我粗略的估算了一下,昨天损失了差不多十来只的蜂蛊,虽说这东西小又不起眼,但按着娇儿的话来说,蜂蛊是十分难练的,蜂王也是最难驯服的。
  就在两人准备出发的时候,那头的大门又响彻了起来,等二伯开门,张文就捞腮摸头的站在家门口,顺便还提了一大包的礼物。
  二伯一看,问他找谁?张文开始还支支吾吾,最后一口气说道:“我找滕敏,不知道她在不在家。”
  “那你又是谁呢?”二伯诧异的问道。
  “我是张文,你见过我的,上次在红衣男孩家里……”这张文说着说着居然脸红起来,艾玛,一个大老爷们还红脸了,第一次看见。
  “哎,知道了,知道了,这么说就是一家人了。”说完二伯还叫他进来坐,又接着说道:“敏敏在里面呢,你是滕敏的男朋友吧?”
  张文没做声,将礼物放在桌子上,就坐在了沙发上,而我还在房间里面准备一些出发用的东西,着实的想着这家伙来的不是时候。
  等我走进客厅,将我们要去逮妖道事情告诉了他,这家伙站起身就拍着胸脯说道,我也要去。
  这话刚说完,就被二伯接口说道:“去就去吧,反正也没个什么难度,全当看戏去,不然叫你那个留下来,都是心不在焉……”
  我欲言欲止,感觉玩笑开大了,反正和我不沾边,也难得管他了,最后我走出大门,就说道:“我有金娘子护送,我到了目的再告诉你们邪道在什么地方。”
  出门我将蜂蛊掏出来一只,和这小东西比划了一番,最后他画着八字形告诉我,邪道在东南方,差不过五十公里以上的位置,至于再精确是不可能了,虽说这小东西会跟踪人,但是由于IQ就这样,你给他训练成狗,它也只是疯狗,不认识路的。
  东西也准备的差不多了,我带了拉布送我的“淬巫匕首”和一些二伯要求带上的黄纸,这也不管他两人了,坐上大巴就出发了。
  按着蜂蛊所指的方向,这还是我上次去大浦苗寨的方位,要是不出什么意外,五十公里也就一个小时就能到。我打电话请假后,就在车上打起了瞌睡。
  大约一小时后,车驶入了苗寨,我伸了一个懒腰,跟着稀散的人群下了车,在掏出蜂蛊,这小东西就指向了我最怕的地方,那是通向大浦苗寨的山路。
  虽说恐怖,那是上次饥渴难耐导致的恐惧心理,今天微风吹面,乌云蔽日,难得的旅游天气,不过我还是将金娘子叫唤出来,举着我一口气就奔向山路。
  就在我四脚丫杈,面朝天一路飞奔,过了大约一小时后,腰部的黑口袋突然发出“嗡”的叫唤,我连忙叫金娘子打住,这是蜂蛊告诉我,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当金娘子将我放在地上,她就要喘着大气去河里洗洗澡,我在四处一看,这就让我浑身打了一个哆嗦,这地方我之前来过,就是那三层吊脚楼,里面居住着一位小孩和老狗的地方。
  我拿起手机,将大概位置告诉了二伯,听见他们爽朗的回答声,像是这次的冒险根本就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不过话虽如此说,我又想到了一个事情,从二伯家里到这里,可能他们没一天是到不了这里的。也就是说,明天这时候他们才能到达这里,那我晚上去哪里?又要混一晚“苗寨旅馆”么?
  我傻呆的坐在河边看着金娘子在河里嬉戏,河对面就传来熟悉的声音叫道:“阿姐,我是小田,你来看我了么?”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之前的小孩挥着手,耸立在河对面,看着我的到来,小孩似乎有点兴奋。
  我走过去摸着小男孩的头说道:“小弟弟,有没有哭鼻子?是不是坚强了许多?”说完还满脸堆笑的看着他。
  小男孩笑着说道:“我才不哭鼻子,现在谁要是欺负我,我就打他个跪地求饶……”
  尼玛,这是不是我教出来的小孩子。
  和小男孩聊了一阵,小男孩脸色突然一变说道:“不好了,我忘记一件事情,姐姐,你是不是懂医术呀?我阿爷好像生病了,回来就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像是很累的样子。”
  我连忙将金娘子叫上岸,准备小男孩家里去看看,就在金娘子见到了小田之后,小田先是的向后退,双眼瞪着金娘子不放,然后说道:“这不是我在梦中遇见的小鬼?”这话一说出口,我和金娘子白一阵黑一阵的翻滚着,说什么都不是。

上一篇:第八十一章 称命炒骨之恶斗一 下一篇:第八十三章 号杖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