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邪道
  我将蜂蛊一股脑的丢进那个八臂恶神像里面,心里一阵窃喜,这就和金娘子躲在附近的草堆里面准备看戏,之前二伯的话我早已忘记的干干净净。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对面的岸上先是闪亮起一盏灯光,四处一照,没发现什么动静,就拿着手电筒大摇大摆的下了河,虽说看不清这邪道的面孔,从他低矮的个头和迟缓的脚步声基本上能判定这是一位老头,另外,金娘子扒开草堆,还给我轻轻的说道:“哎,姐姐,那老头走过来了,这个和上次在医院看的那个老头就是一个人呢。”
  “哦?”我大头一愣,似乎感觉这次玩的有点大,要是真的是之前那位老头,我可能就估计错了,按着二伯的话来说,这邪道不是一般的难对付,要是被我们碰见了,可能凶多吉少。
  我还是把二伯的话给金娘子一说,这就要准备撤走,那头的灯光已上了岸,离我们最多不过二十米,我有点慌神了,现在想走都走不掉了。
  邪道先是在八臂恶神像前树立了半阵,打着手电筒四处观望了一番,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抽起了闷烟,我估算这家伙在等时辰,大凡这种法术,都需要精确的算出时辰和方位,以免某些因素的差距而全盘皆输。甚至还有部分的法术需要先祭祀,然后才能施展法术。
  而我躲在一人多高的草堆里面,大气不敢出,随着一阵微风吹来,四处的杂草就刷刷作响,昏暗的河床除了邪道点燃的烟屁股,还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我和金娘子就这样屏住呼吸等待了二十来分钟。
  随着那头的锣鼓声戛然停止,换来的是人群的尖叫,前面的邪道先是“咦”的叫了一声,然后对着那头的河岸看了一会儿,这就掏出八臂怪神准备打开。
  金娘子蹲在草堆里面有点坐立不安,弄的杂草沙沙作响,我打了一个手势,叫金娘子不要啃声,万一被他发现了可不是闹着玩的。就在这邪道空中念念有词的打开头像的时候,这金娘子打了一个手势给我,还指了指我身后的小脚处。我摆了摆手,皱了一下眉头叫她别动弹,等这老东西走了再说,手势一打完,我就感觉小脚处凉飕飕的,还有细腻的东西在蠕动,个头还不小。虽说看不见也不是特害怕,但是还是被我无端想到了一种超级可怕的动物—蛇。这家伙正在溜过我的脚!
  那头的道士打开石像,就听见“嗡嗡”的一团叫,接着传来一声“哐当”声音,我怀疑者邪道已经丢了石像,我咬着牙,浑身已经起了鸡皮疙瘩,虽说和娇儿一起练蛊几个月,但是这东西是从内心里害怕,等那头传来几声咒骂声,我也无法忍受,站起身就大叫了起来。
  两个声音是同时叫出来的,一个是咒骂声,一个是我发出的尖叫声,两个声音还拉的好长,半阵,两个声音才慢慢停了下来。登时,又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谁?尖叫啥呢?”那头传来声音问道。
  “过路的,迷路了……刚下河就看见你骂人,作死的吓着我了。”我神色未定的回答道。
  “咳咳”那头发出几声咳嗽声,随着蜂蛊的散开,我想这老头也伤的不轻,死亡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过了一阵,一束强光在我们身上扫来扫去,我下意识的用手挡住眼睛,邪道就说到:“原来是个细妹子,你这是要去哪里啊?怎么会迷路呢?”
  我咽了咽口水说道:“我要去烂泥地,以为这里有桥过河,所以才下来,刚下来就碰见你尖叫,也吓得我尖叫。”我撒谎技术不是一般的高,撒起谎来,一不脸红,二不害臊,能骗就骗,能框就框,绝不含糊。
  “哦,烂泥地呀,要从这里绕过去,这里没有桥的。”说完还指着前面不远处小桥,叫我从那边过去。
  我浑身打颤的说了一声谢谢,这就要牵着金娘子回走,还按着拍了拍胸脯,算是命大了。不过刚走了几步,身后就传来冷冰冰的话语:“站住!”
  突如其来的话语让我未免一怔,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心脏就差点从嗓子眼跳了出来,等我停下来,那邪道就走了过来说道:“这天黑地暗的,一个姑娘家走出来还真胆大的,这手电筒送给你了,路上自个小心点。”说完就把手电筒就递给了我。
  我拿着这手电筒战战兢兢的回走,走了十来米差不多要走出他的视线的时候,耳边就响起蜜蜂的“嗡嗡”声,这是蜜蜂要回荷包的叫声,我这就大叫不好,一手甩开蜂蛊,飞一般的上了马路。

上一篇:第七十九章 称命炒骨之八臂怪神 下一篇:第八十一章 称命炒骨之恶斗一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