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那楼梯上又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赶紧退出来,怕是别人说我有“嫌疑”。我刚走出房间,那头就走来一位蓬头垢面的男子,走路还一拐一拐的,到了我面前,我才发现这不是别人,是张文这小子,由于两次的摔倒,衣服也撕破了,眼镜片也摔破了,浑身上下还伤痕累累。
  对于他的出现,我真的有点意外,别的不说,就说你怎么进来的?莫非是随意闯进来的?张文摆了摆头说道:“也不是,我看你都这么大摇大摆的进来了,我也就直接进来了,不过那头的人问我是干嘛的。我就说……”
  “说什么来滴?”我连忙催促他快点说,这小子有时候还真的有点头脑。
  “我说是刚上去哪位姑娘的男……朋…友。”这小子说完了脸色还刷的一下红了起来。看我没吭声,这家伙继续说道:“最后那群人问那个道士,他点了头我才上来的。”
  尼玛,这都什么乱哄哄的节奏啊?
  也不说这事了,刚才还夸他有脑子,现在看来还是借着我的名号爬上来的。那男朋友更是无稽之谈,不过话说回来,既然上来了,还赶紧办事。我对张文的感觉还是挺放心的,至少他这嘴巴还是比较严,我把二伯给我交代的事情给他说了一番,他就拍着胸膛说道,我下河去,你给我当参照物。
  我说道:“你狗屁都不懂,见过魂魄么?你不是不信鬼怪的?现在让你这唯物主义信鬼怪有点牵强,再说了,你一个男儿身根本就不属于阴物,你也看不见魂魄,就算看见了,那些魂魄被你身上的阳气轰的四分五裂,这孩子投胎都没希望了。”
  张文一脸难堪的看着我,我估计我话说重了,又接着说道:“你要是真爷们儿,也别吹牛啦,站在这里老老实实的给我打信号,要是我走偏了,你记得给我打电话。”
  说完,我便要下楼去河里,这家伙在我出门的时候还叫我小心点,我没好气的说道:“得了,我在断垄苗寨炼蛊术的时候,什么动物没碰过?就河里面的几条蛇,我…我现在一手抓几条。”
  反正他也看不见,吹吹牛又不会上税。
  沿着石板路一路向下走去,便到了河里,这条河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猛洞河”。传说是大河的源头是一个叫猛洞的洞穴,当时下游的人没水喝。洞里的一位仙女为了保佑人们有水喝,天天在洞穴里面唱歌,河水听到她悦耳的声音就汹涌的冒了出来,形成了猛洞河,最后成为了现在的“猛洞河”。
  当然那只是传说,好听的故事而已,也没人细细研究过,别说这猛洞河有一个传说,差不多有点模样的山石,河流或者树林都有一个凄美的传说,只能赞叹人的智慧,将无情的东西灌入了有情的传说,渗入人的心脾,如痴如醉。
  当我挽起裙摆,扎成一团,就看见张文打着的手机灯光,我下意思的将手机从坤包里掏了出来,怕是微小的铃声被哗啦啦的河水声淹没,怕是接不到他的电话。
  刚下河,除了头顶上隐隐溅出的灯光外,前面漆黑一片,耳边尽是哗啦啦的流淌声,脚下的水慢慢由浅变深,虽说五六月的水并不是太冷,关键还是心理素质问题,一个人走在这河中,头脑里就难免想到那些“水鬼拉脚”,“小鬼找替死鬼”的故事,这还让人战战兢兢起来。
  不过这几年由于发洪水,县内的河道早已布满了大小的石块,加上我所在位置是上游,等我走到河的中间,也只是齐腰部高,且水流也不是太汹涌,当我扒拉着水前进的时候,我举在头顶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我是张文,你的位置偏了,向左边大概走一十五度。”
  左边?下游?我挂上电话,顺着水漂流了一段距离,停了下来,回头一看,那头的张文用手机正在打“灯语”。
  他给左边晃了晃,表示我的位置还没达到,我又下了一段距离,他上下晃了晃,这是叫我继续前进,等我好不容易准备上岸的时候,张文那头的手机灯光突然一下消失掉了!
  “小金,给我出来,姐姐要你帮忙,看看张文那边出了什么状况。”我趴在地上,叫着肚子里面的金娘子,因为是趴着,怕是对面出现状况,我自己暴露了。
  嘴巴一打开,金娘子就滚了出来,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就冲着我一个劲的傻笑。我掐着他的耳朵让她快看看那头到底是什么情况。

上一篇:第七十八章 爷们儿张文 下一篇:第八十章 让人迷惑的邪道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