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吃晚饭的时候,我就和二伯说,晚上那些亲戚会打我电话,到时候我出去了,这个洛儿的**就交给你了,别让无常逮走了,我说完看着二伯猛点了几下头,但是只字没说自己的态度,到了晚上十点多种,家属就打了我电话,约我晚上谈谈。
  我们约到一家咖啡屋里,我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杨洛的父母,这两人涨红的脸还带着少许愤怒,就要我带路,准备去二医院看看自己女儿被禁锢的那栋楼。
  一共来了三十来个人,足足装了几卡车,浩浩荡荡的冲到了二医院,这群人跳下车,按着我说的位置找去,不过是一栋建筑大楼,并没有发现那栋破败的老建筑物,当然这也是我料想到的。
  差不多折腾了两个小时,这群人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于是我又想到了哪家饭馆的老板,和杨洛父母一说,拿他是问可能还有效果。不过到哪家饭馆一问,这老板早已将门面转让,鞋底抹油—遛了。
  我叫中年男子下次出来别带这么多人,既然别人有本事抓你女儿,一定知道我们的行踪,这么多人目标也太大了,大家该干嘛还是干嘛去,有消息了我在通知你们。
  这事情已经迫在眉梢了,而更让我始料未及的是第二天一大早,医院领导就要我随着队伍下乡,我准备行李的时候硬是拧着二伯耳朵说了一篇,要他照顾杨洛,虽说二伯嘴巴满口答应,但是从神色上来看,怕是阴奉阳违。
  下午,我跟着十来个人坐上了医疗车,听说要去五六天,我还是带上了那套苗服和拉布送我的银器,怀着坎坷不安的心情离开了县城。
  这次要去的苗寨是全湘西最落后的地方,名叫“大埔苗寨”。本打算去“洛哈苗寨”,也不知道领导脑子哪里进水了,一个晚上就把地方给换了,反正他说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
  车上,项目部的张主任说到,大埔苗寨属于纯苗族,没有遭到任何的汉化,而苗人本来的脾气就是捉摸不定,所以叫我们到了苗寨别胡来。最后还把我抓起来,叫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苗族的礼仪。
  我摸了摸头,红着脸说道:“这还真的没什么礼仪,大家往日怎么来的就怎么来,只是千万别逗别人的噶娘子,这是要被打死的。”
  “没啦?”张主任看着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说道,苗人很好说话的吧,你对他好,他对你肝胆相照,你要是使坏,他比阎王爷还不讲情面,打架都是一寨子人开打的。
  几乎是一天一夜的路程,第二天早上六点多总算看见稀稀散散的建筑物,我们背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就准备向寨子走去,那头的张主任就晃着手中的相机说道:“唉,不是这里,还要继续向前走,都给我上来。”
  我们诧异的问道,还有多远?张主任说到:“差不多走到下午太阳落山的时候就到了。”
  十来个人听王主任说完,木鸡般的站着原地半阵没说话,这都是下乡治病呢还是下乡遭罪。再说了,这六七月份的太阳如同火炉一般的炙热,站在原地不动都是一头大汗,稍微动弹一下就如同刚被水里捞出来一样,我带来的两壶冰水,没走出十公里,就全部喝光。
  我们队伍一起有7个护士,5个医生,加上领队的张主任,一共十三人,等我们到达一颗老槐树下面的时候,女生就死活不肯走了,必须要休息,张主任没辙,也心疼下属啊,俗话说“地无三尺平,天无三日晴,人无三分银”,湘西和贵州交接的地方就是如此形容的,最后下令休息,还叫一位帅哥医生去看看四处有没有人家,去找点水过来。
  这位帅哥叫吴克,人长得蛮帅的,也幽默,十分善于交际,等他揣着十来个水壶“叮叮当当”走了之后,那群护士就开起了玩笑,话说这吴克人也不错,嘴巴也乖巧,和别人要点水,会不会把苗家小阿妹给勾搭住了。
  我就打趣的说道:“未必呀,苗家阿妹很多情的,我就怕不止一个,要是一群就麻烦了。”说完队伍就嘻嘻哈哈的笑开了。过了半小时后,吴克提着大大小小的水壶就回来了。我们就问吴克,你看见苗家小阿妹了么?吴克点了点头,说道:“这还真的看见了,格外漂亮,我都想在她家倒插门了。”一群人顿时借着话题闹哄哄的说开了。
  又过了半小时,差不多也休息好了,队伍正要继续前进的时候,这吴克就叫肚子疼,开始我们一群人还以为他开玩笑,说道,你想留在苗寨直接说呗,还要装肚子疼?最后看见他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哗哗的落下,我们有点慌神了,这吴克可能真的遇见麻烦了。

上一篇:第六十二章 称命炒骨 下一篇:第六十四章 老狗和小孩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