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第二天一大早我醒了过来,四处走动一下,发现田医生和李医生早就没了身影,空荡荡的休息室就剩下我一个人,而我想着昨天手术台上面的小鬼,心里不免有点发懵,撒丫子拔腿就跑除了手术室,喘着大气到了三楼,这还真巧,碰见了昨天和我一起做手术的王医生,见我来了,这还面带微笑的和我打招呼。
  我点头回礼,王医生就走到我身边说道:“你是小敏吧,昨天田医生和李医生出了点状况,一直谁在内科还没醒过来,我又怕耽搁你们医院工作,还准备上去叫你呢。”
  我满脸笑容的回答道:“不知道田医生在哪里休息?我方便去看看么?”最后,王医生指着309病房,我便走了过去。
  刚到门口,就看见一群人怒不可遏的大声嚷嚷,说是自己闺女送到了医院,现在生死不明,就算是怀孕了,孩子也没看见,现在要医院给个说法,不仅如此,还说医生没职业道德,为了躲避问题,两个主治医生都装晕死。
  妈的,听到这里,我硬是来了一肚子的气,别的不说,田医生明知道这东西不是什么胎儿,为了病人连自己的命都搭上了,最后被小鬼抓伤,这还不叫尽忠职守,还算什么?再说了,田医生和李医生两人生死未卜,现在这群人就白口喷饭,真是让人心凉。
  我虽然来火,但是不敢去和那群家属吵闹,当我推开病房的大门的时候,就被人一把拽住了手臂,我转过身一看,原来是一位四十来岁的妇女拉住了我,还大声的说道:“你看,我没记错的话,这姑娘昨天也在场,这都是蛇鼠一窝啊。”说完了还大眼瞪着我接着说道:“咋的?打算换班去装晕死去么?”
  我一把挣开他的手,恶狠狠的瞪着她,说道:“杨洛是你女儿吧?按道理我也应该叫你一声阿姨,但是今天这阿姨我没法叫不出口,里面的两位医生都是为了你女儿而晕倒的,估计还有生命危险,你们却大闹医院,良心何在?”
  话刚说完,那头站起来一位中年男子,说道:“姑娘贵姓?你刚说的话我已经录下来了,要是方便我就去拿着你的录音去投诉你去!”说完,这男子就变成了一头咆哮的狮子,耀武扬威的在我面前呵斥起来,随着男子的呵斥声,十来个家属也蜂拥而上,指着我的鼻子叫我说出姓名,要我赔礼道歉。
  这一下,弄得我火冒三丈,一手推开人群,大声的叫着:“我叫滕敏,你们赶紧去院长那里告状!快去!”
  我说完这话,这群家属没了动静,一个劲的看着我,那头又传来一阵脚步声,我一看,是医院的主任,见了我就说到:“哎哎,小敏你怎么能和家属吵架…快赔礼道歉。”
  这话说了几篇,我也没低头认错,那头的中年男子给医院主任递上一支烟后,就刷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说道:“没事,没事,刚才是我们看小敏姑娘…。哎…。”说道这里,居然不知道如何说下去了,主任看了家属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才回去。
  中年男子看了我半阵问我,你真的是滕敏?我说是呀,如假包换,难道我老爹老妈给我的名字还有假,要不要我把户口本拿给你们看看?
  中年男子女子听我说完,一把抓住我的手就要痛哭起来,我连忙叫他们坐下,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中年男子说道:“一位高人叫我今天早上在这里等你,也就是滕敏,我也不知道你是医生,以为你是来查房的护士,所以刚才看你脾气又硬,就和你吵了起来。”
  我问着高人是谁来的?难道你们都没见过他们?男子立马说道,见过,和你一样大,二十出头,也是个姑娘。
  他说道,上个月自家的闺女外出被人袭击,一直昏迷不醒,医院也诊断不出什么毛病,自己心里一激,就跑到老家去拜菩萨,就遇见一位姑娘,说是要找到你才能救我的女儿,当时那姑娘把我家的情况分毫不差的说的清清楚楚,不由得我不信。所以我回来之后,就按着他的话,四处寻找你,只是有眼不识泰山,几次都和你擦肩而过,却不能认识。
  我一听,连忙问道:“你说的那个姑娘,是不是穿一身苗服,唱起歌来十分的好听?有没有告诉你们,他们叫什么来的?”
  男子摸了摸头,说道,这姑娘穿一套苗服不假,但是却没听到她唱过歌,反正也是忧虑憔悴的样子。至于叫什么名字,他说她姓乔,其他的就没说过。

上一篇:第六十一章 无常 下一篇:第六十三章 情蛊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