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全身如同散了架的疼,金娘子看我醒了过来,扶着我躺在了床上,刚睡下,二伯就叼着一支烟走了过来,看得出二伯一点都没问题。
  二伯摆了摆头,说道:“看样子你要多休息几天了,等你好了,再去医院看看你说的那个什么洛儿去吧。”说完便回自己房间去了。
  也不知道这疼从何处来,我自己也算个医生,摸了摸腿也疼,腰板也疼,你不碰他略微的疼,碰了之后,那是火辣辣的疼,一连四天,都在家里休息,医院打来电话,说我怎么没上班啊?我说我我自己都要挂了还上班,领导一听,估计我在玩花样,到了下午时候叫彭珊来看我。
  彭珊和我一样,也是大大咧咧的性格,颇为泼辣,见了我睡在床上,就要帮我检查,拗不过她,还是让他检查了一番后,她说道:“你这什么病来的?看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呢?我说敏子,你是不是玩花样呢,领导这几天准备组织人手去下乡搞宣传,刚好抽到你去。”
  我也不敢把原因告诉她,闷声苦笑说道:“这真的疼,只是稍微好点了,什么下乡来的?准备去哪里?”
  “苗寨啊。”彭珊说出这三个字就一脸的无奈,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也不知道领导头脑是不是进水了,找了一个最偏僻的地方当示范点,搞”冬病夏治“项目。初步定在永顺县洛哈苗寨(谐音)。大家都不愿意去呢,据说哪里不通电,不通水,那边人还过着刀耕火种的日子,再说了话语都不通,你说如何看病?”
  妈蛋!说到这里我总算明白领导的意思了,他是叫我快点上班,去做翻译,装病是脱不了干系的,有病就回单位治疗,这单位也玩的太绝了吧,第二天大早,我打了个电话叫救护车来接我上班,最后还是被几个年轻医生背到了医院。
  医院是检查不出我的病,哪里也没伤着也没有破口,只是看着我站起身就疼的尖叫,领导一看这也不像是装的,最后果断的放了我一周假,临走的时候留了一句话,小敏是苗族人,也是唯一的翻译,这次项目就等小敏好了在实施。
  尼玛呀!这明摆着要我下乡。
  到了家里二伯找了一些雄黄、朱砂合着一些纸灰让我吃下,说是两天之内就能好起来,我头一偏问他:“你早不给我摆弄摆弄?这都疼了几天几夜了。”
  二伯没做声,叼着香烟上楼去了,看他神神秘秘的样子,估计又是天机不可泄露。
  到了第三天,刚好是周六,基本上恢复过来了,回到单位销假,那头的领导看见我,就叫我去科室上班去,主治医生今天去一家医院合诊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叫我先一个人撑着。
  我说屁大的事情,还要我撑着,就不是照一下B超,做个临床诊断,你还当我是乡下接生婆啊?
  不过今天孕妇不是很多,三三两两,走完流程后,办公室就剩下我一个人,刚想出去吃点东西,那头就走来两名外科医生在神神秘秘的交谈着,我一听,估计是哪家的医院接了一个病人,现在出现怪事了。
  我将两位医生拦了下来,这一问才知道,刚好是主治医生去的那家医院,据说这病人送来的时候肚子一点也没大,到现在仅仅四十天的时间,肚子如同怀孕七八个月的样子,人还昏迷不醒,搞的家属大闹医院。
  到了下午,主治医生田医生打来电话,叫我把一本书送过去,我揣着书本就感觉这事情不对劲了,按着主治医生田医生的经验,是什么问题一眼就看得出,算是全市最好的妇产科医生了,她居然还要翻书?这病就怪了。
  最后,田医生说道:“小敏,你可别忘记了,你坐五路公交车道花都门口下车,就能看见医院了。我在手术室五楼等你。”
  我挂上电话,装好书本按着田医生的说的路线,一路到了花都门口下车,在走上几脚,看着医院大门口挂着的匾额,我就倒抽一口冷气,这不是洛儿告诉我的医院地址么!第二人民医院?
  我急步如飞的按着洛儿给我留下的病床跑去,等我一口气跑到三楼的内科,发现302病室里早已空无一人。最后在咨询处找到当班的值班人员,就问他,这302的病人去了哪里?过了一会儿,那值班生说道:“嗯,不好意思,刚刚才查到,让你久等了,这女孩子现在已经送到了五楼的手术室,名字叫杨洛。”
  我听到这句话脑袋嗡的一响,几乎汗毛倒竖起来,一口气奔向五楼的手术室才发现,这里已经站满了各种各样的人,有穿着白褂的医院代表,穿着警服的警察,哭哭啼啼的自然是家属了。

上一篇:第五十九章 不孝之子 下一篇:第六十一章 无常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