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我看着阿婆将一个破烂的铁碗伸在了我的身边,我将手中2个铜板丢了下去,或许是阿婆听到了叮当声,连忙跪下磕头,嘴里还深深道谢。
  我哪里受得起阿婆的下跪,连忙将她扶了起来,我双手正碰撞他的手腕的时候,阿婆就突然哭了起来,说道:“你应该是一位姑娘吧?我之前也有一位姑娘……”
  我叫阿婆慢慢说,还叫二伯找个凳子给我两个人,我想听听阿婆是否有未完成的心愿,虽说二伯和我脾气旗鼓相当,这次看见我发了善心,二话没说,从后面卖鸡蛋的地摊上找了两个板凳,叫我们坐下说话。
  我叫阿婆坐下,就问道:“看阿婆现在的样子,似乎有点不落魄,那你说的那位女儿呢?她怎么没有孝敬您?”
  阿婆听我说完,就老泪纵横的哭了起来,说道:“我老婆子何止一个姑娘,我还有三个儿子都在人世,只是三个儿子不孝,我也是被他们逼死的。”
  阿婆说道,自己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当年十月怀胎,自己千难万难,都能隐隐忍受,只想自己肚里的孩子能平安,任凭孩子在肚子里踢踹,也是心甘情愿。有日一朝临盆,犹如走过鬼门关,生死都在一瞬间,孩子生下来四个,各个水灵,为了孩子的吃喝温饱,自己再苦再累也从没说一声。
  自己老伴去的早,自己一手拉扯四个孩子长大实属不易,等孩子们长大后,上了大学,娶了老婆截然变成了两个人,自己的衣物、食物无人问津,自己60岁还要去深山砍柴做饭,病疼无人管,儿子三个各个高楼大厦,自己却住在猪圈边上度日。
  我听到这里,早已怒火冲天,猛地站起来疏说道:“这真是不孝之子,昔日鸟儿还会反哺母亲,羊儿还会行跪喂奶之恩!天打雷劈的狗东西,连畜生都不如。”
  当阿婆说道自己的女儿,更是嗷嗷大哭起来,因为三个儿子不孝,女儿接自己过去度日,但是女婿嫌弃自己脏,最后女儿离了婚和自己度日,事情就传出来了,街坊邻居都说女儿孝顺,儿子不孝,也可能是三兄弟听见这话了,有点汗颜,跑到女儿家中,将自己妹妹毒打一顿,而自己也被重新送回猪圈。
  女儿因此落了残疾,无法动弹,想孝敬自己也动弹不了,自己看着骨肉相残,硬是活生生的哭瞎了双眼。
  “最后我70岁生日那天,发高烧,没人送任何吃的给我,我只能和猪抢食,活生生的冻死在猪圈。”阿婆掩面泣不成声。
  “杂(和谐)种!”我这次脾气完全爆发了起来,本是死沉沉的大街被我一句粗口打破了。等二伯跑来一把压住我的双肩,我这才想起,不能动怒的。我再看看四处的人,早已停下手中的活计,眼光直刷刷的看着我,我知道,我又捅马蜂窝了。
  我这脾气也倔强,没关别人怎么看,最后还问了阿婆是哪里人,阿婆就说到:“永顺县五里坡人,叫陈品蓝。”我怒气还没消退,接着问道:“你要你儿子怎么个死法?要他天打雷劈死还是被活活咬死?”
  说到这里,阿婆抛开小凳子,一头跪在我身边大声的哭了起来,:“开始我就知道姑娘是一位高人,是好人,但是他们毕竟是我的儿子,求求姑娘不要伤害我的儿子!老婆子给你磕头了。”
  我扶起阿婆,这才知道,母爱可以包容一切,甚至是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最后在二伯一再催促下,我将最后的棉被送给了阿婆,说道,以后逢年过节,您的衣食我就替你承担了,你的儿子我来替你教训。
  说完这就拉着二伯一路准备回转,就走出十来米,身后传来一声雷打的轰鸣咆哮而至:“好大的胆!尽然擅闯禁地!”我猛的一愣,回头一看,一位穿着红袍的男人,脚下挎着马匹耸立在我身后十米处,摸样岁俊俏,但是神色就如同和雷公一个摸样了。
  二伯告诉我,这家伙乃是“巡场鬼差”本来可以用钱给打发走的,现在钱被我全给了阿婆,估计有麻烦了。
  等着鬼差跳下马,就准备一把抓住我的手,我连忙一缩,谁知道这东西忒心狠,提脚来踹,我哪里预防的料,正当二伯要将我一掌推开,那鬼差的大脚已经提到了我的小脚处。
  随着“哎哟”一声大叫,我诧异的看了看鬼差,这鬼差倒在地上就指着我说道:“你好大的胆,一个大活人逛鬼市不算,还袭击公务人员!快点把你的法宝交出来,不然让你有去无回。”

上一篇:第五十八章 还阳水 下一篇:第六十章 手术台上的女孩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