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没看见二伯,我一个人走回了房间就蒙头大睡,朦胧中,就见一位穿着苗服的少女站在我身边,我走过去一看,心里一阵大喜,这不是娇儿么?正当我要抱住她的时候,这家伙居然一下消失了,耳边还回荡着她的声音:“阿姐!你的蛊之灵没有完成啦。”
  我是浑浑噩噩的念着这句话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就四处一看,原来是做梦,但是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虽然娇儿解释过蛊之灵,但是我却猜不透奥秘,这个梦又意味着什么?
  由于昨天晚上送尸体,我们三班倒,上班自然不要去了,一个人在家里上上网,看看书,我脾气虽然很泼辣,但是也很宅,梦想做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大小姐,不过出于现状,这只是梦想罢了,我也和金娘子商量过,本打算去看看洛儿,但是金娘子非要说等二伯回来,怕是坏了事,这讲究还多,搞得我头晕脑胀,最后,我把金娘子叫唤出来后,两人下起了跳跳棋,一直到了晚上,随着一声大门响动,我知道可能是二伯回来了。
  等二伯把身上的行头丢在地上,我就围了上去,将昨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二伯,二伯听着听着眉头就越皱越高,最后叫我把那个锣声的事情在叙述一次,具体到什么声音,拉了多长的锣响,中间间隔多久。我又是估计加大概的说了一篇,最后二伯豁的站起身,说道:“这难道是阴阳盗窃术?”
  我问二伯什么叫阴阳盗窃术?这二伯就说了起来,当年石乙老人家传下来的“赶尸术”,最后被一群乌合之众一修改,最后能操控一些尸体去盗窃别人的东西,或者去做苦力,总的来说,都是属于歪门邪道的法术。
  金娘子最后问道:“二伯,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是去那家医院还是去找那个妖道厮打?”
  二伯看了一眼金娘子,带着半开玩笑的口语说道:“小东西,就知道打架,咬人!就算你金娘子有天大的本事,你能让他回魂么?按照道理来说,那房间不应该只有一个魂魄,应该至少要十来个魂魄才能进行炒骨续命。”
  二伯说道,炒骨续命,实乃一种恶毒的巫术,一般人将死的时候,就会想着自己能延年益寿,所以,有些法师逮住一些人,将魂魄取走,续了自家的阳寿,断了别人的命。通常情况下,一般都只能找十来岁的小女孩和小男孩,且条件苛刻无比,说道这里,二伯站起身继续说道:“只是有一事不明,你说这洛儿十七岁,按道理是不能进行续命炒骨的。为何也被抓了起来?”
  等我再问二伯要如何办,二伯说道:“不急不急,你先要和我去一个地方。”说完,还神神秘秘的看着我。
  “什么地方?”我问道。
  “鬼赶集!”二伯说完,头也没回的走出大门,要准备法式了。
  鬼赶集说来其实一点也不陌生,也就是那些孤魂野鬼相互交换物质,和我们人赶集一样,按着二伯的说法,鬼赶集只缝在一个月的单数,以子时为“初开”,寅时闭市。卯时为趸(dun)机,也就是必须回来,不然过了时辰,你就准备后事吧。
  当然还有许多的规定,只是二伯也不多说,反正是跟着他,最后,二伯在家里烧了一团纸,闭着眼睛就念着咒语,过了十来分钟,二伯猛的惊醒,说道:“哎呀,不错不错,刚问了问下面的人,说今天查的不严,可以遁进去。”说道这里,二伯指着我的脑袋说道:“我说丫头啊,你是调皮的没救了,这么大的人了,你也没找个婆家,成天的调皮,要是你进去还调皮,我就给你丢在里面得了……”
  “你……”这顿话让我如同吃了炸药一般目瞪口呆,我好端端的被二伯凶了一顿,心里一阵不舒服,赤耳面红的看着二伯,但也说不出一句话。
  二伯看了看表说道:“你个死丫头,你“你个屁”呀,小时候说谎话,逃课,不做作业,长大了人长的漂亮,就是这个心没见涨,缺心眼来得。你看你一回家,就给老子得瑟出这么多麻烦,你当我是“账乐儿”(湘西话,就是吹债的债主的意思。)啊?”
  这次我来火了,豁的站起来,浑身被气的热血沸腾,等着大眼看着二伯,但是也不吭声,这二伯看我来了态度,这愈发来劲了,闹闹叨叨的开始数落我起来,从我三岁开始到22岁,接连轰炸,气的我差点就丢鞋子拽他。
  最后二伯像是吃错药的一般,大手一挥,说道:“死丫头不去了!你自个和你金娘子下跳棋去,老子回来饭都没吃,就和你去“鬼混”,你当老子有几条命和你折腾?”说完,这还提着那三尺长的尺子绕道我身后准备上楼梯走了。

上一篇:第五十六章 凶宅 下一篇:第五十八章 还阳水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