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王医生摸着额头小声的告诉我,刚才是和王叔碰了个头,其实也无大碍,我说那成,人多也不怕,一起上去吧,刚走上两步,那头的王叔就站起来,杵着拐棍小声的说道:“你们还是别上去了,这地方邪的很,老子敢在我停尸房乱穿也不敢在这里撒野。”
  王叔顿了顿接着说道,这栋楼本没打算拆掉,之前给那群实习生居住的,虽说条件差了点,但是别人还是学生,有个房总比没有好得多吧?当年就来了一批学生,住了三个晚上再也不肯住下去了,领导问他怎么回事也不说,最后还是告诉了我,当天睡在床上,第二天就睡在楼道中,手腕中还有一圈红色的痕迹,像是被人用东西箍过一样。
  之后,医院在没让人住那栋大楼了,至于这“啪啦”的跳跃声,王叔倒是第一次见,也是被吵醒了过来的。
  我和彭珊表示不去了,上面估计也不是什么人家,就权当没看见,而王医生就在我们两个面前充起了大哥,拍了怕胸脯说道:“你们去车里等我,我看看就来。”这还随着王叔准备上楼去了。
  我和彭珊坐在车里,愈发无聊,两人说了十来分钟的话,彭珊就说瞌睡来了,倒头就睡,在他刚睡下,那二楼的灯火连着“啪啦”的脚步声突然消失了,登时进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思索着王医生也没啃一声,估计也无大碍,但是心里还是放心不下,我将彭珊摇醒过后,就问道:“都二十来分钟了,王医生都没回来,要不要我们去看看?”彭珊听到要去哪地方,头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还说了一句,打死不去。
  好吧,你不去我自己去,我下车的时候,她还叫我把车门关好,自己特胆小。
  前面灯光没了,地上朦胧一片,根本不能见物,我掏出手机照明,沿着荒芜的小路上了石梯,转个弯,就看了微微敞开的铁门,地上是落满灰尘的楼梯,看得出他们是从这里上去的。
  这是上世纪那种老式的木地板,踏在上面就会发出“咚咚”的响声,右手边的扶手被灰尘所覆盖早已看不清颜色,我再把手机对着墙壁一照射,就发现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各种数字,比如一两五钱,三两四钱,只是这些笔迹太过于潦草,大部分要靠猜才行。
  虽然心里有点紧张,心脏也跳得厉害,但是话说回来,自己都走到这个份上了,要是回头,不会彭珊笑死才怪,正当我走到楼梯间时候,那身后就传来了一阵“咚咚”的脚步声,虽说轻盈,但是在被木地板一承托,加上这死一般的寂静,也显得格外的大声。
  我回头一看,这才放了心,原来是彭珊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见了我就说道,一个人还是在车里害怕,不如陪我,都是唯物主义,哪里相信那些鬼怪。
  我没做声,只是感觉着彭珊一路跑过来,汗水淋漓,但是趟过来的风却是“嗖嗖”的发冷,当然了,也不排除女孩子大姨妈来的时候,就是这感觉。二话没说,两人只管向前走。
  两人相互搀扶上了二楼的过道,这里伸手不见五指,我就知道这王医生可能除了问题,准备问彭珊准备去那边找的时候,这家伙就站在原地发起了呆,叫我别动,听听有声音发出来。
  我定下心,好好一听,的确有一种声音发出来,那像是嚼口香糖的声音,只是速度上没那么快,半阵才咀嚼一下,我咽了咽口水,在拿着手机朝着声音来的方向一照明,这就发现了一个灰色的高音喇叭挂在我们头的左边,声音是从喇叭传出来的,不过现在已经布满了蜘蛛网。
  我当是就想到一个事情,莫非说着王医生故意为之,见了之前的好友丢了我们两人这就去扯淡?然后怕我们追过来,故意说的神神秘秘的?我把想法悄悄的告诉彭珊,她就点了点头说道:“这也好办,按着喇叭来说,他们应该在广播室,这里房间也就十来间不到,你照照喇叭线路就知道广播室在哪里了。”
  等我仰着头,打着手机对着喇叭的线路一看,就指着左边叫彭珊走,走过几处大门口,那七万八翘的线路就穿入了一处破烂大门的缝隙中。
  等我两走过去,我就感觉这门有点蹊跷,话说在古代,也有度量一说,做门也是经过仔细测量宽高,然后在做门框,基本上这种单开式的门几乎一模一样,而我眼前的门确实着实的稀奇了一把。
  这门宽不过一米,高不过一米六,几乎是从两堵墙中挖出来的一个洞,在胡乱的钉了一扇破烂的大门,我再看看四处的大门已经是落满了灰尘,而我身前这扇门,算不上一尘不染,但是也算十分的干净。

上一篇:第六十三章 鬼声 下一篇:第六十五章 秤命人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