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在叙述此故事的时候我先阐明我自己的观点,本故事的原型是出自于苗疆一种巫术,可能有社会上部分的事实重合,请以小说、传说的眼光看待本文,作者表示只是部分雷同,并没有用文字亵渎任何生灵的意思,小说与现实毫不相干,若机关部门要获取小说题材原型,请来站内信和我衔接。(作者注明。)
  虽说我看着那怪异的道长脚步带风的走了,但是心里也为之一振,当然我也不是吃饱饭撑住了那种人,没事会找他麻烦,至于那称我也没去特意关注。
  由于家里距离医院的地方比较远,有时候要三班倒,所以老爸叫我居住在二伯家里,从二伯家里到医院也就十来分钟,说道这里我欣然接受,给二伯打了一个电话后,就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坐着老爸的破车一溜烟的出发了。
  说道我二伯,来头比较大了,六十出头,是县城比较出名的“道士”,所谓的道士,就是哪家有红白喜事,算算时辰,做做十王,或者看看风水,当然二伯的本事是被我老爸吹嘘给我的,我也没看见过,他具体会什么我也不了解多少。反正这几年发了大财,修葺了几栋房子,住的地方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车一停,马路的上方一条羊肠小道就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穿着一身标志的西服,皮鞋也刷的油光贼亮,精神抖擞的看着我和老爸。不用问,是二伯亲自来接我了。
  我和老爸过去和二伯寒暄了几句,当我看着他穿着这么一套行头来接我,我就笑说道:“你那道士草鞋咋没穿上,今天还打扮的特帅气啊,我都差点没认出。”
  二伯挠了挠头说道:“在自己的侄女面前也不能太寒酸啊,再说新年刚过,图个吉利,丫头,是不是嫌弃你二伯打扮的不合适?”我连忙说没,太帅了,要亮瞎我的眼睛了。
  等老爸走后,我就住在二楼,上面家具、电器等等一应俱全,躺在松软的床上,感觉到生活真的可以奢侈点。
  第三天,医院里面出了点事,一位家属送病人还没踏入医院大门就死翘翘了,我们本叫家属抬回去,家属借口说去找人,之后一连两天都没来,尸体放在地下室也挺怕人的,领导就叫人送去大医院的停尸房,那天刚好我当班,最后领导一商量,叫我和一个男医生还有一位女护士推走。
  领导说道这里,看着我们三人扑朔的眼光,站起身说道:“怎么?尸体还怕?当年在学校里面没碰过尸体么?从福尔马林里面捞尸体解剖,是不是训练少了?”
  看着领导严肃的目光,三人连忙摆头,这就准备去地下室推尸体,男医生开车,我和女护士跟车,由于是晚上,车开的挺慢的,我和叫彭珊的护士坐在车中部,在我们座位后面便是那直挺挺的尸体,不过用白布扛住了,见不到模样也不至于吓出病。
  从我们医院到大医院的距离有十来公里,路又破烂,我就感觉这人像黄豆进了竹筒,晃的七荤八素。20分钟后,前面开车的王医生又打起了瞌睡,我看着车变成了“S”形绕着公路走,连忙叫醒他。虚惊一场这也算了,最后我和彭珊一合计,叫她去副驾驶和王医生聊天,别让他打瞌睡。而我就坐在他们身后。
  话说这湘西的公路不是一般的烂,公路上能将人颠簸的七荤八素,过了公路,驶入山路后,要是没抓紧扶手,头就蹦到了车顶上,在落下来,几乎是摔的头晕脑胀,经过几次折腾,三人又说点话,缓解一下气氛。
  王医生三十出头,做了十来年,看我两人是细妹子,这就叫我们打住,晚上说点刺激的,不然我又要睡着了,等下车下河里了,大家都没戏了。
  我两人说好吧,你要说什么故事?王医生头一抬,就说道,我给你们说个鬼故事。虽然我和彭珊都不愿意听,但是也迫于无奈,让他开始说起来。
  王医生说道,话说那还是我二十多岁,在保靖县做实习医生的时候,要过年,当时大雪封山,无法回家,晚上我就租了一辆出租车准备回家,一路上和的哥有说有笑,当时我也坐在他身后,过了一个小时后,这家伙就开始打瞌睡了,我看大事不妙,连忙叫醒他,等我猛的拍在他肩膀上,这的哥就如同见鬼一般猛的刹车,还一脸的惊恐的看着我。
  当时我就问他,我就是叫你别睡觉,你这模样有这么夸张么?那的哥一身的大汗看着我说道,小兄弟,老子之前是开灵车的,他妈的,从来没让人拍过肩膀。

上一篇:第六十一章 称命五盘星 下一篇:第六十三章 鬼声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