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大过年初五,我们还洋溢着欢乐中,那天老爸就跑来告诉我,为我找了一份工作,是一所私人医院,待遇还不错,叫我过去先帮忙,之后有机会了在去考国立医院。
  初七,我就直奔那所小医院,我滕敏再不济也是本科毕业,小打小闹看看感冒、打点滴的急症室我就不愿意去,最后院长把我分配到妇产科做实习医生。我每天要面对几十号病人的接诊,虽说是病人,都是金贵的孕妇,累得要死,加上想到拉布临死前的遗言,本来欢笑常言的我变的寡言麻木,有时候病人一进门看我的脸色,就先“问候”起我,你这一脸苦瓜脸,我还敢和你看病么?
  我倒是感觉你看不看是你的自由,但是你来了没听我说一句话就要走,就是你的不对了。为此,医院的领导也和我谈了几次心,说滕敏是不是恋爱失败了?或者被打击了?我没回答领导,表示以后会慢慢改变起来。
  这种状态我保持了两个月,总是沉默不语,见了人总是避让,不是因为别的,似乎感觉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在这里只是暂时得到逃避的理由罢了。
  让我打击最大的是四月份,我在医院的状态稍有好转,主治医师看着我活蹦乱跳起来,开始是以为我失恋了,和我开一些不伤大雅的玩笑,我总能付之一笑,不去理会。因为看着娇儿的事情,现在,在我心中根本就没恋爱这个名词。
  直到有一天,我在商场购物,遇见我一个发小,穿着暴露的衣服,打着喷鼻的香水,整个狐狸精打扮,她在回头那一瞬间,我认出了她,我逮住他的手臂就想猛的抱上去,缅怀好久未见的“相思”之情。
  等我以十二分的热情冲入她的怀抱,却撞到了她冰冷的怀中。众目睽睽中,我如同一头被奚落过的麋鹿,站在她身边,看着她陌生的面孔,一脸红妆浓眼,竟然有点不知所措。许久,我两人四眼相瞪好一阵子。
  她叫汪子寒,两人从牙牙学语时候就在一起,一直在高中毕业都十分的要好,也没有任何的隔阂,之后我考上了大学,而她家里贫穷没能上大学,我们之后也没了联系。这是我两四年后第一次遇见。让我难堪的是,发小居然不认识我了。
  子寒看着我,一脸的麻木,像是不认识我一般,半阵才从鼻子里哼出几个字说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再打量我一番说道,“滕敏,看样子你还是老样子,过的好么?”
  我摆了摆头,看着她一脸玩世不恭的样子,心中的友谊荡然无存,我说,“还是老样子,不过我看你浓妆厚粉,应该过的不错吧!”
  没想到我说完这句话,她哈哈的冷笑起来,指了指对面的咖啡屋,说是要和我进去聊一聊,请我喝杯咖啡,就算是刚才没认出我,对我的补偿。
  我欣然答应。两人穿过人山人海,进入咖啡屋。
  我向来素颜朝天,似乎还能感觉到自己有黑眼圈,出门擦一点防晒霜之外,一切都是随意的。而看着她现在暴露性感的打扮,我不知道如何形容这是什么滋味。是羡慕还是嫉妒,或许其他的,我自己也说不上来。
  她接过服务生手中的咖啡,说到:“看着你现在的样子就想到我们高中毕业的时候,那是纯粹的友谊,而现在都是为了生计四处奔波。或许我还没资格和你坐在一起。确切的说,我没你这么纯洁,我很肮脏。”
  我连忙问道,“你所说的肮脏是什么,或许我能帮你,未必你比我低人一等,或许我们都是一样,都是被世界遗弃的人”
  他几乎是毫无顾忌的笑了起来,然后贴着我的耳朵说道,“小敏,我告诉你一个事情,既然是发小,我并不想隐瞒你什么,我找了一个男朋友。”
  我说这个是好事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做女人的都希望自己找个好老公,这个我还得恭喜你。
  当我抱拳恭喜她的时候,这家伙脸色一变,豁的站起来,说道“恭喜个屁!老子生不如死!”说完,身边的客人都把眼光投入到我们这一桌,我连忙安慰她坐下,有话好好说。
  她说,当初毕业后,家里没钱就没送他上大学,老妈病重,自己总想减轻家里的负担,所以出去外面打工,在深圳人生地不熟,总算是遇见了一个同乡的男子,在他的帮助下找了一份工作,之后日久生情,同居了。
  说道这里,他安静了许久,半阵没说话,我小心的安慰着他说道,按着这个社会的发展观,现在先同居在结婚,这个也说的过去,只要感情好,似乎没什么不行的。

上一篇:第五十九章 金娘子的工钱 下一篇:第六十一章 称命五盘星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