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发工钱
  从本寨回到家里之后,我牵着金娘子都不知如何敲开大门的,等老妈一开门,诧异的看着我,大概半分钟后,问道:“姑娘,你找谁啊?”
  我大声的叫道,我是你闺女,你连你女儿都不认识了!?老妈上下将我打量一番,看着我穿着一套苗服回来,在将我头上的暇冠(苗族女子帽子的称呼)摘下,这眼泪刷刷的流下来,抱着我就大哭了起来。
  虽说哭吧哭吧,母子抱团哭也不是什么丑事,我还是把金娘子塞我身后,不让老妈看见,怕是说我和哪家的男子生的细伢子,不过出奇的是,老妈最后撇了我身后的金娘子一眼,抚摸着他的头就呵呵笑道:“哎呀呀,你这个小东西也来了?叫我!”
  金娘子也一脸笑容叫道:“阿姨好!”
  我靠!这都什么讲究?老妈和老爸都认识这小东西?等老爸打年货回来后才告诉我,我从小和你姑婆在一起居住,这小东西我哪里有不认识的?话说当年个头比这个还高点点……我知道了金娘子是越长越矮,越灵敏。
  这几天我脱掉了苗装,换上了厚实的羽绒衣,又带着金娘子做了几件合身的衣服,现在的金娘子看来,和金童玉女几乎没什么区别。浑身散发出一股喜洋洋的味道,特逗人。遇见熟人,我就把金娘子当我远房的亲戚的小孩,总之,撒谎是我的强项,骗人是我的技术,几乎没任何难度。
  大年二十九那天,老妈带着金娘子去买菜,老爸就一脸阴沉的把我叫道房内,叫我坐下后,他就愁眉苦脸的说道:“敏敏,你应该知道,年底的时候要付给金娘子工钱吧?”
  我“啊?”的一声,这才想到拉布说的话,要是付不出工钱,他是要吃了我的。我登时感觉天昏地暗,连忙问老爸,如何办?老爸说道:“其实说难也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我就提醒你一下,总之,他一年的工钱还不够买一个人,这就行了,懂么?”
  我正要问老爸到底要如何说,老爸又说道:“金娘子是听你的话,一定要你想出来的话,千万别让他感觉是在欺骗他,不然她会…”
  好吧,老爸意思就是说我自己想,他们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不过老爸还是把当年我姑婆如何骗金娘子的话给我说了一些。我坐在沙发上浑身发软,这就等着金娘子回来,准备和他商量工钱的事情。
  到了晚上吃完饭的时候,金娘子在一边看着电视,感觉这东西甚是稀奇,还打算咬下去,我一把拍在他头上,叫她老实点,这不是吃的,随着老妈在厨房洗碗传来“啪啦”几声碎碗响声,我便拉着金娘子坐在了客厅,这就要和他算起工钱来了。
  我咽了咽口水,畏畏缩缩的说道:“金娘子,今天是本年最后一天,也就是2013年最后一天,姐姐打算给你发工资,你觉得如何?”
  我话刚说完,金娘子就从我怀中蹦了出来,拍着双手直叫好。而我却更本就无法启齿,说道:“不过发工资的时候,我们要先算算成本,工资应该是姐姐赚了多少钱扣除成本然后付给你的对不对?”
  金娘子傻呆的点了点头。
  “那好,刚才妈妈在家里打碎了一只碗,这个算成本吧”金娘子点了点头,“之前…在女神之山,虽然是我叫你咬死人的,但是棺材本的钱还是要姐姐出吧…这个也要扣掉对不对?”
  “嗯嗯…”金娘子还是高兴的点了点头。
  “然后…。你…”说到这里,我硬是找不到金娘子哪里破费我的地方了,要说他吃喝拉撒这些都没有,衣服对他来说可有可无。艾玛,这次没办法忽悠下去了。
  我“你…。”了半天还没说出来,那头的金娘子突然脸色一变,说道:“是不是阿爷家里的牛尾巴不见了,阿婆家里的鸡毛掉光了没法下蛋了,叔叔家的小狗难产死了,都要算成本?”
  等金娘子说完这句话,我就知道大事不好,这金娘子现在都三百多岁了,每年要被人骗一次,想必什么骗人伎俩没看见过,我一个黄毛丫头如何骗得到她?等我再无二话说出,金娘子一声不吭的走去他的房间去了。
  我刷红着脸,脑袋“嗡嗡”作响,像是被人刷了一耳刮子一片空白,金娘子根本就不是那么好骗,而我根本就付不起一个“人”的工钱,看来,我滕敏只能沿着那古老的传说,被他一口吃掉,但是……我不甘心啊。
  整个晚上,我腿都没抬一下的坐在沙发上,烤着火,脑袋一片空白,到了晚上就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上一篇:第五十八章 姑婆的遗言 下一篇:第六十章 恶巫毒蛊之第十三号天...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