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按着娇儿的说法,仇恨都是过眼云烟,我最终还是接受了拉布的请求,回到苗疆,接着娇儿的工作。
  推开娇儿石屋的大门,看着熟悉的一切,闭上眼睛我就感受到娇儿那爽朗的笑声,房间每一个角落里都映入了娇儿的身影。像是那声音和姣好的容貌就从来没离开过我
  有一天,拉布叫人打开娇儿的医馆,我在桌上就找到了一颗辣椒的玉石,玉石上面还歪歪扭扭的刻着我的名字,看来娇儿也想送给我礼物,只是老天没给她这个机会。
  由于寒冬腊月,天气恶劣,患者也蹲满了医馆,有肺结核的患者,有风湿,还有一些跌打损伤的患者,每次我和这些人说起西药治疗好,这群苗人大手一挥,说道,老子活了五六十年,也没听见什么西药,就按中药办,死了我也认了。
  我应该考虑引进一些西药来苗寨了,但是他们这态度,似乎永远都不会接受。
  直到寒冬腊月二十,一位漂亮的姑娘到医馆找我,说拉布已经病入膏亡了,叫我去看看,我牵着金娘子一路狂奔到拉布家里,这就看见拉布行将朽木的样子躺在床上,两只眼眶深深的凹了进去,嘴唇发紫,干裂。
  我最后问了他孙子石三多之后,这才知道,拉布患的的糖尿病,现在已经到了尿毒症的晚期,几乎无法救治,这才将我叫来,说是有点口信没说出来,三多问过拉布几次,拉布也不肯说,只准我前来听。
  当拉布一家人都退却后,我便蹲在拉布的床前,给他嘴里喂上几勺子水,拉布总算睁开了浑浊的眼睛,四处一摸,说道:“你是滕敏?”我知道,糖尿病让拉布早已失明了。
  我恩了一声后,拉布就长叹一声说道:“滕敏,我时日已不多,只是我要告诉你几件事情,你要绝对保密,不然我死不瞑目。”说完还要我当着他面发誓。
  等我畏畏缩缩的发完毒誓,拉布有气无力的说道:“第一,我对不起娇儿,出于那种情况,我只能将天霸引过来杀掉。第二,我对不起天霸,都说我不许他们结婚,但是一旦娇儿嫁走,我们川苗要永无宁日了。第三,我对你起你滕敏,没照顾好你。”
  说道这里,拉布还挣扎着起来,等我扶着他到一口红木箱子前,他就叫我打开,说是我姑婆给我的东西。
  当我打开那口古老的红木箱子,里面放着一些银器,确切的说是苗女挂在胸前的“长命锁”和一些铃铛,这种长命锁在苗服上最常见,一是装饰漂亮,二是表示自己没出嫁,可以让人求爱。另外那些铃铛我也见过,都是挂在苗服各处的铃铛,一旦苗女走动,便于发出清脆的“叮叮当当”声音,很是悦耳。
  我指着这些银器,就问拉布,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这还真的是我姑婆留给我的?
  拉布说了起来,当年我姑婆去世前,拉布就问过我姑婆,何人可以替代你的位置?姑婆说道,需要四人协力才行,不然川苗永无宁日。
  话还要从宋朝说起,当年有一位蒙古的女子被送到当朝准备做妃子,由于苗人那时还和汉人有来往,当时的皇帝为了苗人安分点,苗王也看上了这位女子,皇帝就把这女子下嫁到苗家。此女被赐名“迟舞”到了湘西后,凭着自己的才力,抛开苗人旧传统,打破一些陈旧的规定,大力开发农业,水利,因此苗族当时生产工具、生产资源上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在宋朝前期,苗族和汉族还是彼此和睦的。
  只是迟舞有一个关节疼的毛病,一逢下雨,关节疼痛难忍,皇帝知道后,又叫了几位太医来看病,关节疼的问题稍微得到控制,那几位太医就看上了苗家的巫蛊术,希望能学上两手,迟舞也知道,虽说这些是歪门邪道,但是也不会传给外人的,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每次太医医治她的时候,迟舞就叫一些巫师来表演,太医也能多少瞄上几眼。
  估计是太医学了点巫术,便回了京城,但是有一天大祭司对苗王说,这几次和祖宗对话似乎有点不对头,祖宗怪我们把吃饭的法术都泄露了,将要起十八道洪水惩罚我们。
  苗王甚是生气,最后查出来原来是迟舞故意为之,但是也不能处罚,最后叫迟舞身边的丫头顶包,这事本就算完事了,只是那迟舞看着自己从小到大的贴身丫鬟死掉了,自己一心寻死,等天雷轰轰的响彻起来,迟舞不听别人劝告,就跪在地上祈求老天用自己的命赎回丫鬟的命,最后,雷声过后,这老天也知道这事情,捅了大篓子,一并爆发了洪水,迟舞不死,苗人万劫不复。

上一篇:第五十七章 炼蛊 下一篇:第五十九章 金娘子的工钱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