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娇儿一本正经的说完这句话,我就知道她肯能要找兰瑟去讨个说法,这就叫他打住,别的不说,兰瑟能隐身,你娇儿在好的本事也干不过她,去了也是白白送死。
  娇儿听我说完,也是全身发软的坐在石凳上,半会儿都没做声,我就想到一个主意,连忙凑过去说道:“要不娇儿你看这样行不?你把蛊术传给我,我们一起去?”
  娇儿抬着头将我打量了一番说道:“我说阿姐,就你还是算了,你看你一身汉人打扮,塞在耳朵里面的叫啥子?”说完还指了指我耳朵里面的蓝牙耳机。
  “蓝牙耳机,听歌用的。”
  “要学的话,扔了……”娇儿又指着我皮卡丘的外套,说道:“这叫什么怪物来的?要学,换掉……”
  最后,按着娇儿的意思来说,要想学巫蛊术,除了我这个人不要换,身上所有的东西一件不留,当然不包括我那个破山寨手机,因为晚上睡不着,两人还得靠它打发时间。
  就在我稀里哗啦的换衣服的时候,那头就传来了犹如霹雳一般的声音大叫道:“滕敏,接衣钵。”我转过头一看,原来是娇儿拿着一套苗族服装站在我身后,只是表情严肃无比。
  我连忙摆了摆手表示我不要,娇儿在叫上几声,我就大声的说道,你别把你的衣钵给我,给了我,你就会没命的。娇儿邹着眉头,一脸的雾水,问我从哪里听来的?
  我就说道:“今年过年的时候,我姑婆给我一对手镯之后就没了,他们说是在传衣钵。我不学也罢,也不要你的命呀。”
  娇儿一听,眼泪就唰唰的出来了,连忙擦拭一番,又大声叫道:“滕敏,接衣钵!”我跪在娇儿身前,看着她微微发笑的样子,这才伸出双手接过那套苗族服装。
  接下来三伏天,我一直在娇儿身边学习着蛊术,所谓蛊,就是讲一些动物丢进器皿中,让他们相互残杀,最后唯一没死掉的动物才叫蛊头,当然这只是蛊头,在将蛊头浸泡于无根水、尿液、以及天草之中,每逢十日喂饲自己经血一次,七七四十九日将出现恶蛊。
  恶蛊只是活蛊的一种,他只能产出毒素,要医治病人或者投毒,还需加上口诀才能灵验,在投毒中,并且要按着相应的指法来投毒,比如“五房掐”三指头向上,两指头向下,人吃后,家里不多不少,就会死掉五个人。
  娇儿说道,阿姐自然不会拿去害人,但是别人拿来害人,你是一定要看得出是中了那种蛊术。
  蜂蛊术,属于天蛊一种,将用盐水引来的蜜蜂窝放置于有蛊水的地方,蜜蜂会全身发黄,加以时日,将自己经血喷洒于蜂窝之处,以便于蜂蛊能认识主人……将蜂王和蜜蜂收于自己黑色口袋,不让见其光线,一旦打开黑色口袋,念出咒语,蜜蜂就会听从主人的使唤。
  银蛇蛊,抓住毒蛇之后,浸泡于蛊水之中,每日对他发出同一种声音,再喂饲,炼上三个月,放于大山,满山蛇皆不是此蛇蛊对手,只要控蛇人要发出同样的声音,满山的蛇便会听使唤…
  (以上蛊术出自于苗疆老人之口,真实难辨,切莫模仿。当然这里我也去掉了部分内容,为了尊重一下那些蛊婆的毕生精力。)
  在一系列的蛊毒做好之后,将其蛊头磨练成粉末,常塞于手指缝、头发、等部位,可以四处害人了……一旦有人中蛊,应该根据他的肤色、眼睛变化、疼痛部位来判断。
  一连四个月,娇儿带着我四处逮捕各种毒虫,毒蛇,说道:“自己炼好的蛊,放于野外,它能扩大你的蛊虫的队伍,但是你还要以一声令下作为你的法令,所以,你还缺一个“号杖”,所谓号杖就是在你发出这个声音的时候,满山的蛊虫要为你所用。要是没了号杖,你也无法指挥这蛊虫。”
  虽说我是硬着头皮和娇儿学蛊术,但是说到这些号杖,我到是不知道如何去找,这号杖还不能和别人的号杖相同,发出的声音奇特,不过娇儿告诉我,号杖这东西可以为笛子,为箫、反正越是简单越好,只要发出的声音独特就行。
  至于吃喝,这个简单,拉布虽摆出一脸讲和的嘴脸,但是还是叫人送来饭菜,偶尔也有求医的人。只是我奇怪,这拉布和娇儿是如何一种关系,或者说,拉布到底是如何转变了,但是娇儿再也没有回过苗疆。
  一晃半年过去,娇儿和我制作了大量的蛊虫丢于山间,以便我不时之需,眼看冬天就要来临了,石屋里面甚是寒冷无比,这次娇儿叫我带着金娘子去找拉布,要他给一根号杖与我。

上一篇:第五十六章 真相大白之二 下一篇:第五十八章 姑婆的遗言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