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当娇儿打开石门的时候,还一个劲的抹着脸上的泪水,见到我的到来,又打起精神强颜欢笑,我长叹一口气,娇儿看似坚强无比,其实内心还是脆弱,只是她不愿意表于面上。
  十来个平方的石屋昏暗无比,里面放着一张石床,几个石凳就没任何东西了,至于娇儿说到的师父的骸骨,我到是没发现,当我问起她的时候,她才说道:“师父他老人家在苗疆做蛊女当年得罪了不少人,死后也自然遁入虚妄,不让一般人看得见。”说完,还指着墙角一处,说道:“师父的骸骨就在墙脚,只是阿姐你没开悟性,是看不见他老人家的。”
  虽说我看不见娇儿的师父,但是还是跪下来,对着那墙脚跪了下来,恭敬地磕头,说道:“弟子滕敏特来看望师叔,还望师叔不嫌弃弟子吵闹。”
  礼毕,娇儿就一把拉起我说道,阿姐不用太客气,我师父很好说话的,他一生郁郁寡欢,要知道她老朋友的弟子来看她,还不乐死她才怪呢。
  我和娇儿将我带来的东西整理好,煮了点饭,两人凑合就吃了一顿,等金娘子睡着之后,我就问道:“和你天霸的事情还有你师父的事情,都是怎么回事?”
  我说完这句话后,娇儿的脸色愈发难看了,在一阵沉默后,娇儿说了起来。
  胡天霸原本叫胡卫国,开始时靠走马帮来赚钱,在一次下山时候遇见了泥石流后受了伤,被娇儿所救,两人日久生情,情犊初开的娇儿就喜欢上了他,只是这段姻缘不被任何人看好,更是有人故意拆开他两人,虽然胡卫国跪在苗王祠发誓,一辈子要好好照顾好娇儿,但是也没人相信,最后还被驱逐出苗疆。
  胡卫国一心想着娇儿,多次闯入苗疆找娇儿,都被拉布几人逮住,痛打一顿后又丢下山。机经折腾,胡卫国心一横,将自己本来还算好的脸蛋一刀划坏,名字也改掉,为此就是不让别人认识自己,最后到了苗寨找到娇儿,说自己要发财,或许这些人才会改变对自己的看法。
  于是胡卫国开始了盗墓,钱也越来越多,而娇儿却不愿意他这样,两人本打算私奔了事的时候,拉布就找到天霸,说道:“既然想娶娇儿为妻,必须完成一件事情,以免我苗家的蛊女断了香火,到时没人医治病人。”
  娇儿说道这里,对我凄凉一笑,我心里也猜中了八分,由于我的到来,娇儿故意和拉布演的戏,故意编造的一团弥天大谎来骗我。
  虽说娇儿把事情大致上的说了一篇,但是我粗略的想了一下,感觉这事情不靠谱,就算娇儿和天霸私奔了,苗家蛊女多的是,只是能力比不上娇儿,何须花费这般精力来演戏?何须为我花费如此大的成本?
  我有点电打雷劈的感觉,对着娇儿说道:“那在娿女阵法,你们岂不是都在做戏给我看?”
  娇儿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不光在哪里,在之前,那几位调(和谐)戏我们的几位兄弟,都是装出来的,只是那个张文,这人不在其中,他应该是半路上遇见的。”
  说道这里,我倒抽一口冷气,这才想到,张文被蜂蛊射中之后娇儿根本就没鸟他,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接着问道:“那你说就老门的事情是怎么一回事,你师父是葬在这里还是在九老门?怎么九把太师椅就缺了一个人?”
  娇儿又说了起来。
  其实他经过九老门的时候早已发现此处是空无一物,的确少了一个人,这才叫金娘子扛着自己一路飞奔阿普的墓穴,就是为了将我引进去,自己也不知道那为何空了一个位置。当时撒谎心急,一时间胡编一气,这还让我作死的相信了,这才举起石头砸了阿普的石像。
  娇儿站起身,满脸朴红的说道:“阿姐,我现在给你说这么多,你不会记恨我吧?”我摆了摆头说道,娇儿永远是我的好姐妹,不过你们把我引到阿普的陵墓中的目的是什么?
  娇儿说:“按着拉布当时的说法,那阿普坟墓怪事穷出,所以才叫天霸和我们在一起,也是为了帮助你找到“真身”。至于天霸手下兄弟惨死,其实这都是出乎我们预料之外。”
  “真身?”我眉头一皱,反问道,“你难道说的是阿普三层第七间那个砚台?”
  娇儿摆了摆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拉布说将我把你带到哪里就行了,至于你如何做,都是天意。不过我到是想到了一个事情,那就是笔墨纸砚文房四宝。在我师父快弥留的时候告诉我,迟舞娘娘之前就用这饲养东西封印了一样东西,现在想来也有一千多年了,估计这东西会被人挖掘出来,所以,笔墨纸砚就再次出现在人间,而你真身,就是那个砚台!”

上一篇:第五十五章 般若波罗密多心经 下一篇:第五十七章 炼蛊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