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我听着娇儿大喝一声,宗祠屋内就传来阵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我跪在地上前进几步,准备看个清楚,就被一个大个子的苗人挡在了我前面,对我说了半阵,意思是说,接受处罚是不许乱动的。我跪在他面前“呸”了一声,说道:“滚远点,拉布叫我罚跪在这里,没说不能动,你耳朵听到哪里去了?”说道这里,这年轻还没动弹,我在恶狠狠的说道:“要不要我找金娘子和你商量商量?”
  最后,这年轻人一脸惨白的让开,我双膝擦着地蹭到了大门口,从人群中掏了个缝隙看着娇儿。
  我睁开大眼一看,冲向娇儿的这群苗人,身上爬满了蟑螂、老鼠、蜥蜴等小动物,随着这些动物的撕咬,顿时起伏的惨叫声就回荡在屋内。这种天蛊,娇儿之前和我说过,不要看动物小,一旦咬中了人雷劈电打的疼,火辣辣的疼但不至于丧命。所以被称为“天蛊雷劈”,看的出今日娇儿没使用蜂蛊,完全是手下留情了。
  几十个苗人倒下了十来个,后面的苗人也不敢进攻了,站在原地瞪着娇儿。当我看的入神拍手叫好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我回头一看,这就要骂娘了,那是十来个拿着弓箭、猎枪的苗人正慌神的赶来,看得出,今天不和娇儿拼过你死我活,他们是不会放过娇儿。
  等这群人扒开我身边看热闹的人,就要从我身边走进的时候,我“噌”的站起来,双手一展开,就拦住了这群人的去路,说道:“哎哎……几位大哥等等哈,里面都是短兵相接,你们拿着猎枪、弓箭进去欺负一个小女子,这算什么道义?”说完我还把声音叫的特大,其实就是叫娇儿注意有人带“家伙”进来了。
  我刚说完,又被拉布这老东西一把逮住,将我拉了出来,随着那群那群棍棒的苗人后退,在听着一位老头不慌不忙的指挥,我知道,娇儿已经在劫难逃。
  只是我这次被拉布捆住了手,丢在地上跪着,不争气的眼泪就唰唰的流了下来,在听见弓箭“嗖嗖”的声音后,我朝着老天就大哭起来,这么好的一个姐妹被人陷害而死,而我却毫无用处,最能依赖的金娘子也被自己嫁走了,我滕敏这次从头输到了尾。
  随着第二轮弓箭“嗖嗖”的发射,屋内突然挂出一阵阴风,吹灭了所有的火把,这阵风硬是将我吹闭了眼睛,话说这阴风其实也不是阎王殿里面的阴风,而是特指没被太阳照射过的风,在湘西就称为阴风,比如洞穴里面的风,或者是暗河里面的风,都没经过太阳照射,十分寒冷,体质差的就会被染上风寒。
  而这群人应该知道,这是娇儿用的“阴风蛊”,火把自然不用点了,但是也把里面的娇儿团团围住,准备去找手电筒。确切的说,这群人似乎在故意拖延时间,以少胜多,开始打车轮战术。
  过了半小时,宗祠外面已经聚集了大量的人,更是被做成小鬼那家小孩的亲戚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就哭丧着脸,骂着娇儿,要把他碎尸万段,等那群拿着手电筒的苗人进去后,后面还跟着几位浑身散发着香火味道的苗人,身穿稀奇古怪衣物走了进去。
  “娇儿,你束手就擒,我告诉你,你这次逃不掉了,苗疆的巫师都过来帮忙逮你了,虽然你蛊术厉害,你难道不同一山还比一山高?”
  说话的还是指挥射箭的老头,等他说完,身边的巫师口中一念,就烧了三张纸丢在地上,过上三分钟左右,阴风戛然停了下来。我知道,这次是真有本事的巫师来了。
  “可图(谐音,人名),我也在苗疆成长的,你强加罪名与我,现在还要和我拼个你死我活,就凭下面那几个破巫术还能奈何我?你要是在想对我不利,蜂蛊之下,尸堆如山!”娇儿一字一句说的振振有词,听声音,娇儿也无大碍。
  那头的巫师似乎没做声,等他换了个位置,就从我这个角度看不见了,只听见里面含含糊糊的叫嚷着几句,过了十来分钟,就听见扑通一声作响,几人抬着全身发绿的巫师走了出来。
  我一看,娇儿根本就不是一般人,更是来了劲,扯着嗓子大叫到:“娇儿加油!阿姐为你助威了!!”于是我大喊大叫起来,最后还唱起了流行歌曲,顿时,紧张的气氛被我改变了。站在外面的苗人各个神色紧张的看着我,最后还把我嘴巴也堵了起来。
  按着苗人的习俗,惩罚只能在苗王祠,所以这群人也没让我离开,我庆幸的是还能看见娇儿。

上一篇:第五十章 真相大白之翻脸无情 下一篇:第五十二章 真相大白之情怒酉水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