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娇儿出来的时候肩上背着一个竹制的背篓,手腰之间还挎着一个脚盆(湘西话,针对所有木盆的统称。)里面放着少许的衣物,一脸的兴奋,看见我后脸蛋也红了起来,还害羞的咯咯的笑了起来。
  我不知道她有什么好笑的,帮她端着脚盆,一路跟着她向河边走去。
  河边洗衣服的妇女还真不少,上有七十来岁的阿婆,下有十来岁的小阿妹,就沿着大河的两侧,抡起手中的捶衣棒就“棒棒”的敲了起来。大河中,青亮欲黛的河水反射着懒散的阳光,碧波荡漾。偶尔划来几叶小舟,打破这宁静的水面,鸬鹚就蹦下河水,掀起阵阵涟漪。
  河的对岸,是高耸入云的大山,欲青欲黛,郁郁葱葱,娇儿告诉我,这条河就是横穿苗疆的“酉水”,据他师父说,当年国党来苗疆抓丁拉夫,苗疆的人就凭着熟悉环境,游过了这条河,也就安全了。
  说完,娇儿将衣服放在一块大石板上,浸水之后,就抡起捶衣棒就敲了起来。
  苗家素有“歌舞之乡”美誉,这话也不假,没过上十来分钟,一群年轻的姑娘丢下洗衣棒坐在石头上,几人一群就对着对面的山大声的唱起了山歌。
  这优美的声音穿过宁静的河水,到达对面的大山,就被无限的拉长了回音,甚是让人感觉心旷神怡,不过我听了几群人唱歌后,这就发现了一个问题,他们总是将双手靠着嘴边对着对面的大山唱歌。
  等我问起娇儿,她就说道,其实对面的山峰有一个传说,那是“酉水女神”的埋骨之地。
  当年苗家倍受汉人欺负,最后组织义兵对抗官府,那天女神和自己的丈夫刚结婚,正要踏入洞房,丈夫就被人逮走,后来女神站在河畔边,始终看着自己丈夫消失的地方,最后感动了上天,将她化成了一块石头,永远的守护着自己的丈夫。之后很多没婚嫁的姑娘经常拜祭女神,希望自己的爱情长长久久。
  我略点头,感觉着故事有点悲壮,那高耸入云的山峰难不成是一个人形的头像?这苗家的想象力真是无穷无尽。
  娇儿话一说完,就被一群打闹的姑娘抓住,硬要去唱歌,等娇儿如同黄灵鸟般的声音回荡在山水间,突然在堆满山上响起了一声浑厚的山歌,我一听,这声音有点熟悉,只是一下想不起来,大概意思就是说,哪家的妹陀唱歌唱的最好,出来对对歌,哥哥有礼物相送。
  听完这声音,五六个姑娘就“噌”的一下伸出手指着娇儿,然后对着那头的大山唱了起来,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阿爷家里有一妹,夜莺黄鹂不及她的声…
  山那头顿了顿又唱到,对对歌,认识认识是哪家的阿妹,不要吹牛不要乱说,坏了自家名声呢。
  我听得到是哈哈大笑,感觉这种神龙不见首尾的对歌的确有味道。要是我滕敏会唱山歌,准把你骂趴下。姑娘们一合计,最后叫男子起头,唱输了就马上滚蛋。
  男子清了清嗓子唱了起来。
  歌词大意:
  男:嗨~~嗨~~情妹耶/郎在高山哟打一望哟/
  妹在哟河里哟/情郎妹妹儿哟伊耶/洗衣裳咯喂
  叫一声呐情妹儿耶/你想不想郎哟喂/郎在梦里想着你
  你莫要忘了郎/情妹耶~~~情妹耶~~~
  娇:哎呀我的阿哥我的阿哥呀/幺妹我河边洗衣裳
  洗衣想着郎哟/
  合哎呀我的阿妹儿(阿哥)/我的阿妹儿(阿哥)呀
  幺妹我棒棒捶在哟岩(湘西话读ai,不读yan)呀么岩板上
  嗨~~~~嗨~~~~~~
  …。(歌名:棒棒打在岩板上)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娇儿带着泪水唱歌,这声音戛然而止后,那山上的男子也销声匿迹。我听着娇儿的声音中带着一种爱莫能见,相恋不能依的感觉,两人像是急于想见,却又不能见的相思之苦。
  只是男子的声音我似乎在哪里听见过,那头娇儿带着一点亢奋又和姑娘嬉闹起来,我就坐在石板上,脑袋翻江倒海的想了起来,那声音像是说过,禁地归墟…迷幻魔幻…永远都走不出去!
  想到这里,眼睛一亮。我噌的站起来,大声的叫了一句“胡!天!霸!”
  娇儿和那群姑娘听到这三个字后,顿时如同雕像一般停下,在转过头看着我,我也看着她们。一时间,空气如同凝固一般的寂静。
  回去的路上,我问娇儿说道:“胡天霸你是不是认识?”娇儿摆了摆头,但是从她的眼神中看的出,娇儿在撒谎,扑朔迷离的眼神遮掩不了他心慌的思路。

上一篇:第四十六章 真相大白之苗岭早晨 下一篇:第四十八章 真相大白之 飞来横...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