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第二天大早,娇儿一起床,就把我弄醒,叫我去看笼子,我抹着惺忪的眼睛瞪着大眼一眼,那铁笼的大门早已关上,里面居然趴着一个小孩,只是模样狰狞,和上次遇见的小鬼一模一样!
  娇儿说道:“其实这东西虽然吓人,但是头脑简单,我们抓小鬼一般就是烧一堆火,在铁笼里面喷点血,这小鬼特爱血腥味,所以进了笼子就被逮住了,说白了,烧火是为了这个天气不让血液凝固罢了。又因为这东西头比脚大,所以在地上丢上铁钉,铁锚,就是为了扎他的脚,一旦扎中,就算没进笼子,他也逃不了。”
  我看着那团黑不溜秋的东西在铁笼里面如同呆鸡般老实,这也来了兴致,从床下找来一根木棒戳了过去,看看这家伙是不是吓呆了。
  等我将棍子慢慢的伸进铁笼,碰了碰这家伙,就在这瞬间,这家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口咬住了木棒。吓得我连忙丢开木棒,目瞪口呆的站在娇儿身边。娇儿叫我先等等,她还看不见这小鬼,找点蛇血让他现形了才行。
  娇儿从外面的坛子里面弄来一点蛇血,就对着铁笼撒了下去,那头,顿时发出“吱吱”的惨叫,声音甚是凄凉,娇儿最后吃力的将木棍拔了出来,我在一看木棍的那一头,手腕粗细的木棍,居然被它活生生的拦腰咬断!
  娇儿顿了顿,叫我别在逗他们了,毕竟这些东西生前都是一条命,被歹毒的巫师做成这样已经很残忍,又不得好死,我要是在逗他们,更是雪上加霜。
  娇儿还说道,这两样东西就是巫蛊娃娃,一个叫阴娃,一个要阳娃,顾名思义,阳娃白天出来,阴娃黑夜出来,速度虽然不是很快,但是能隐身,一般人不容易发现,所以用这种娃娃刺探情报是最好的了。
  我问娇儿说道:“现在天下太平,哪里还有什么情报可言?莫非你要告诉我,这些人难不成是那些别有用心的巫术想盗窃我们的蛊术才被派来的?”
  娇儿点了点头,说我总算聪明了,说道:“昨天我制作银蛇蛊,其实就没制作,所以这小鬼才去翻开坛子去看,导致被蛇血重伤,现在看来,的确是有人别有用心了。”
  两人最后讨论一番,还是先把这两个家伙送到拉布那里去,然后我们去洗衣裳。
  苗疆的山水如诗如画,一路高山伴着清澈的河水蜿蜒而下,落在河畔边的水车荡漾起一串串晶莹剔透的河水,在被微风一吹,一团清爽的水汽将我们笼罩起来,渗入心扉。
  娇儿将两只重伤的小鬼用红袋子装好,一路拖拉着行走,我跟着娇儿身边,愈发感觉娇儿不简单了。就从这几日的遭遇来看,她可能不是一般的人。
  两人走了差不多一小时,才看见苗寨的村子,那是我刚到断垄苗寨落脚的地方,整个苗寨星罗排列在山腰间,加上山顶云雾缭绕,老远一看,简直就是世外桃源。
  沿着苗疆的石板街一路扶摇直上,就能看大大小小的石屋随着道路蜿蜒而上,或竹林,或树林下,或水涧旁零星的布满了房屋,四处走动着忙乎的苗人,在向前走上几步石梯,就能看见炊烟袅袅,风一吹,一阵米饭的香味扑鼻而来。
  苗人似乎都认识娇儿,迎面就打着招呼,客气的就要请我们去“喝茶”。忙的娇儿每次委婉的拒绝,最后刷红了脸,还叫我去和他们打招呼,考验一下我的苗话说的如何。
  我这人有时候也逞强,既然娇儿叫我上哪里还有不敢的,刚走过石板街,转了一个弯,到达一个庙宇门口,迎面就走来一位老阿普(苗语,爷爷的意思,前面有提到过)看模样五六十岁,头顶上包着一圈黑色的苗帕,红光满面,精神还十分的抖擞,老远的见了娇儿就用苗语打起了招呼,说道:“娇儿啊,感谢你治好了我家小孙子的恶疾,这不,我还到处找你,专程来感谢你,发现你医馆还没开门,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你了。”
  娇儿一脸刷红的看着阿普,十分和气的寒暄了几句,等阿普和她说完,就指着我说道:“这位是?”说道这里,阿普仔细将我打量后脸色一变,就说到:“呔!娇儿太不讲道义,居然带了一位汉人做徒弟。”说完还甩了甩衣袖,表示不解。
  我听着阿普说完,我也用苗语说道:“阿普爷爷,我也会说苗语呢,你看我像不像汉人?”
  本来是一句打趣的话,这老头一听,更是加快了脚步就一溜烟的走了,走上几步回头就叫道:“娇儿,你更不厚道了,居然还教汉人说苗话!!!”

上一篇:第四十五章 巫蛊娃娃 下一篇:第四十七章 真相大白之事端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