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娇儿话一说完,我这就感觉头大了,前面,娇儿手上一条手腕大小的银环蛇,虽说要死了,但是我怎么看它,都是活蹦乱跳的,后面是一头小鬼索命,这次我进退两难,思考了许久,还是壮着胆子走到娇儿身边。
  娇儿将蛇头掐住,从屋里找了一个土里土气的瓷罐摆放在地上,将蛇丢了进去,然后双手拍了拍灰尘,看样子炼蛊就完成?
  “这蛊就练好了?”我带着一丝不解的问道。
  “哎!是完成了,等下埋在地底下就成了。”说到这里,拉着我的手边走边说道:“然后还要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淬炼,这银蛇蛊就算是完成了。”
  我感觉有点不可思议,太扯了,是人都知道炼蛊都是将蛊虫丢进罐子,然后让它们相互残杀,最后剩下来的就是蛊头。这才叫蛊呢。
  等我说完,娇儿一巴掌拍在我背上,叫我别多话,晚上只管看稀奇来就是了。说道:“这几天天色不错了,阿姐在家里也呆的日子长了,可能也闷,明天我就带你去寨里面去洗衣服,让你解解闷。”
  话说这个洗衣,看似体力活,在苗寨来说其实就是一群男女嘻嘻哈哈的地方,接着山清水秀,沿着河边的石板上,就有着苗家小阿妹“棒棒棒”的锤着衣服,那是一副很美的画卷。
  等娇儿说完,我这才想到,我虽然到娇儿家里快一个月了,但是根本就没搞清楚她家和苗寨还有多远,按着她刚才的话说,娇儿的家应该离苗寨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晚上吃饭的时候我问娇儿,为什么这家要离开苗寨这么远?不像那些苗人就在寨子里群居呢?
  娇儿顿了顿,神色痴呆了许久,咽下口中的饭就说道:“其实这都是我师父的家,当年新中国建立的时候,苗疆就反过一次巫蛊术,虽然我师父救治病人无数,但是也遭到了驱逐,无奈下只能搬迁到这里,所以我也只能在这里生活下去。”
  我点了点头,这才发现娇儿家附近连一个邻居都没有,这才知道当年的蛊女被称为“草鬼婆”,那是一段血泪历史,或被驱逐,或被烧死,或被背井离乡,没有一个能善终的。
  吃完饭后,天色早已黑了下来,我拿着老爸邮过来的手机就在床上玩游戏,那头的娇儿就从杂物间找来了一个笼子,这种笼子像是在山上套竹鸡用的笼子,鸟笼中间还有一个活套,等动物进去触发活套,这鸟笼就会关上。我虽然没玩过这玩意儿,但是多少也见过。
  我问娇儿要干嘛,娇儿微微一笑,摆了摆手叫我别吭声,只管叫我玩。我一看,还好,不要我帮忙,那我接着玩就是了。等娇儿稀里哗啦摆弄了半小时,我再起身一看,这才感觉奇怪了,这家伙将家里摆满了铁钉、铁铆,另外她还将屋内的火坑加了一些生柴火,火坑的火势喷着浓烟“噼里啪啦”的响着。
  我放下手机,大惑不解的问道,这都是闹哪样啊,你在家里制作捕猎场么?要回石器时代?娇儿也不吭声,最后洗了一把脸,坐在床上和我聊起了天。
  娇儿看着玩手机,似乎就成了看稀奇,这东西亮莹莹的,小巧玲珑,还能发光,问我是不是手机?我说的确是手机。当我将平板电脑拿出来送给她玩,这娇儿就惊讶的说道:“阿姐,你家的手机居然还有娘母(谐音。苗语,意思就是妈妈的意思。)这么大?
  我硬是被她活活的笑翻在床上,半阵没接过气来。
  两人玩着手机和平板电脑,恍恍惚惚的就到了晚上十点多,差不多也是休息的时候了,我伸了一个懒腰这就打算去睡觉,就在这时,就听见大门外,“咣当”一声作响,我和娇儿面面相觑,半阵,娇儿告诉我,估计外面的家伙上当了,说完娇儿就穿着我的拖鞋就冲了出去。
  我打开手电筒,四处一照射,这就发现刚才娇儿放蛇的那坛子在左右晃动,大有顷刻间滚落在地的意思,娇儿大叫不好,一个箭步冲到那坛子便,从地上抓起一把泥土丢进坛中,麻利的从腰中拿出黑袋子扒开袋口,就倒入了坛子中,再盖上坛子盖。
  先是听见“蜂蛊”嗡嗡的叫唤声,然后就是参合着“吱吱”尖叫声,还有手指甲刮擦在坛子的砸砸声,一并响彻了起来。让人听的毛骨悚然。这声音过了十来分钟,才停下来。
  娇儿不屑一顾的看着那灰色的坛子,拍了拍手自言自语到:“玩到本姑娘手上来了,你还真大胆,”再转过身微笑的看着我。这样子像是得胜的将军一般自豪。

上一篇:第四十四章 小鬼当道 下一篇:第四十六章 真相大白之苗岭早晨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