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虽说我心情不悦,但是不愿表露在脸上,要说只是表舅回去了,我心里还好想点,要是说老爸说好的来看我,这也没来就说不过去了,等我把娇儿送我的东西一样样掏出来,发现了在我粉红色的手机袋中,装着一封老爸写给我的一封信。
  信的意思很简单,老爸估计自己来不了苗寨,特意将信藏在这里,至于他为何来不了并没说清楚,总的来说,就是千叮嘱万嘱咐那种,叫我不要任性、调皮,听着拉布的话,至于金娘子被嫁走的事情,老爸似乎也知道一点,特意告诉我,金娘子是可以召回来得,要我问问娇儿。
  虽说我头脑有点笨,但是这封信还是提醒了我,这不摆明了娇儿知道如何把金娘子召唤回来,而她却一声不响,直到我气的七窍冒烟,把娇儿叫到我面前,叫她看信,她才告诉我,之前召唤金娘子的口诀早失传了。
  我大头一愣,这才像到,既然你说失传了,那么你说《情怒湘西》那本书上难道没记载?娇儿说道:“其实并非我不想看,只是那本书太深奥,之前在“娿女之阵”中,都是勉强翻译过来的,就算里面有口诀,是一字不能错的,万一翻译错了,金娘子是永远回不来了。”
  我慢慢冷静下来,或许娇儿在撒谎或者说娇儿和我一样,只是不愿意失去最后一次机会罢了。但是我还是有机会将金娘子召唤回来,祭祀文虽说娇儿学了五层,但是拉布那老东西还是实打实的会,之前他还给过我译本,想到这里,我四处一找,这才找到了那本早已被我遗忘的译本。
  我快速的将书翻了一个底朝天,也没发现有介绍如何召唤金娘子的办法,最后叫娇儿拿着两本书一看,她就怏怏不乐的说道:“至少有十张纸的字没有翻译出来,而刚好就是召唤金娘子那几个章节。”
  我听到这里,“豁”的站起身,他妈的!这拉布老东西,原来劝我放弃金娘子都是计划了好久的事情!等我冲出门准备找拉布评理的时候,娇儿就抓出了我说道:“阿姐别去,虽然不知道如何召唤金娘子,但是还是看的出拉布是有备而来的,中央去只是徒劳无功,不如你按着译本先把巫蛊之术练习好,在找他理论,或许底气也高的多。”
  我这一次头脑正在发热中,悻然同意,在我点头之后,娇儿就说了起来,苗家炼蛊头也就在五月,五月本属于不吉利的月份,之前就有毒五恶月之说,在许多地方每年都要喝雄黄酒辟邪,所以练蛊在五月是最合适不过了。
  我点了点头,在顺着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一想,感觉到每次的事情都是由娇儿来出主意,来谋划,从娇儿出来的那一刻,我似乎就被他牵着鼻子走,到如今,虽说娇儿对我情如手足,但是这一切似乎违背了我的初衷,那就是我不会炼蛊。
  第二天一大早,正好是农历五月初五,阳历五月下旬,虽说我们已经脱下了厚重的羽绒衣,穿上了轻快的单衣,但是按着娇儿的话,进入山谷抓“蛊虫”,这毒辣的太阳还是将我们晒得满身发汗,一动弹,就感觉全身湿漉漉的,猛灌一大口水,肚子里早已胀饱,但是嘴唇还是干裂无比。
  今天娇儿带着我去|“五老峰”去逮一些昆虫,按着娇儿的话来说,天上飞的,地上爬的,只要是能动弹的,或者不能动弹的,都能制作成蛊,只有材料不同,得到的蛊的能力不同,并没有任何的规定。
  娇儿说了起来,天上飞的,比如蜜蜂、蝴蝶,可以炼成“天蛊”,也就是你说的“蜂蛊”这蜂蛊又有分成许多种类,按着杀伤力分为“万蛊噬天”、“天苍蛊月”等等招式。之前的阿普就是用“万蛊噬天”来打败敌人,最后成了苗王,统一了苗疆的。
  等娇儿说道这里,我叫她打住,说道,我之前在网上看见的,怎么感觉天上飞的不能要,水里游得不能要,这两样是不能炼蛊的,娇儿哈哈一声说道:“其实呢,你还是要多多的看书,接触小动物,才知他们都是可以练蛊的,要不阿姐,我和你炼“蝶蛊”如何?看看天上飞的能不能练成蛊?”
  我虽然不知道这炼蛊是什么玩意儿,但是出于好奇还是点了点头,说完,两人就在上山的路上就抓起了蝴蝶,只是我拿着一把草堆子到处追赶寥寥无几的蝴蝶,而娇儿站在原地嘴里念念有词,登时,那些蝴蝶居然停在了娇儿的身上,居然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喘着大气,拿着手中三只破烂不堪的蝴蝶,翅膀还丢了一半。在看看娇儿身上全是蝴蝶,有点丧气,便问道:“娇儿,你这是什么法术,都把蝴蝶叫过来了?”娇儿咯咯一笑说道,这就是之前我和你说过的蛊之灵,聆听他们的世界,相互倾述,他们会听你的话的。

上一篇:第四十二章 苗家养小鬼 下一篇:第四十四章 小鬼当道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