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等娇儿忙乎一阵后,紧锁眉头,便问我说道:“阿姐,你是不是碰了不干净的东西?或者说某个小孩?或者说是别人碰了你?”
  看着娇儿紧张的样子,我思前想后,当时也就摸了摸小孩子的头部,至于要说我在哪里碰了不干净的东西,倒是没发现,虽说那畜生粪便恶心,但是我还是没用手去碰。等我把摸小孩的事情告诉了娇儿,娇儿便叫我打住,是不是这小孩子和金娘子也一样,眼睛泛着金光?
  我诧异的点了点头,问娇儿是如何知道的,这娇儿站起来就说道:“大事不好了,这乃是那些恶苗人养的小鬼!”
  娇儿说道,自古一些法师的人就喜欢摆弄一些恶毒的巫术,其中不乏有“养小鬼”,说道这养小鬼,娇儿顿了顿说道:“之前你说见得那个小孩,可能就是小鬼,并且是用尸油炼化而成。其实阿婆并没有错,错就错在你无意中摸了他的头部。”
  娇儿接着说道,在苗家,一些心术不正的巫师,会制作一些巫蛊水让孕妇喝下,孕妇产下来的小儿十有**是死婴,最后不得不遗弃,那些恶毒的巫师便会将小孩的尸体偷走,最后炼制成小鬼。
  说道这里,娇儿顿了顿说道:“这只是炼制死婴,最没人性的就是炼制活婴,比炼制死婴的几率要高的多。这种巫蛊娃娃(小鬼)炼成之后,是完全隐身的。一般人是看不见的。”
  我听到娇儿断断续续的说完,浑身就起鸡皮疙瘩,全身凉飕飕的,如同身上最后一丝热气也被人一下抽空了,在回想到哪阿婆的话“我这小鬼,世上也没几人能看得到,而你却能看见…。”莫非说这阿婆是故意用小孩子引诱我到了他身边的?还有为什么我能看见呢?
  娇儿拍了拍我的肩膀,叫我别多想,虽说这小鬼恐怖、无情,但是一般人不到杀妻灭子之仇,是不会叫小鬼来袭击人的,何况你阿姐菩萨心肠,或许只是碰巧而已。
  我点了点头,看着娇儿,问她现在该怎么办?我要是有金娘子在我身边,还会怕那个老太婆?娇儿哈哈大笑着说道:“金娘子对付几个小鬼还是绰绰有余,一个是自然练出来得恶蛊,一个是尸体加工的巫蛊娃娃,这根本没法比,再说金娘子奇毒无比,小鬼根本不敢咬金娘子呢。”
  最后娇儿安慰着我说道,也不要想金娘子了,要是你和金娘子有缘的话,他自然会回来的,之前也有金娘子救主之说,毕竟金娘子是人饲养的蛊虫,通人性,懂礼仪,知恩回报。至于那小鬼你就权当碰巧罢了。
  我点了点了,伸了一个懒腰,就打算要娇儿和我去一次“卡图”家里,我那些行李还在他家里呢。娇儿摆了摆头说道:“现在不是玩耍的时候了,阿姐,你真的要学习一下苗语和你姑婆那本书了。至于你那些行李,明天有人会送过来的。”
  说完娇儿就从衣柜里找出一本书,封面上还刻着“工业学大庆、,**万岁”的字样,显而易见的看出这书是有一定的年代。
  娇儿将这本发黄的书用抹布擦了一片,然后递给我说道:“这本书算是我师傅专研苗语时候的手抄本。当年中央来人考察苗人的语言,我师傅他老人家就被抽去和上面领导沟通,提供苗语的素材,所以,这本书有苗语也有汉语的解释,你也看得懂,读的出口。”
  我一看娇儿一本正经的样子,看来这次真的是赶鸭子上架,不上也不行了,之前是说这玩的,现在真的成了包袱。不过娇儿也出于一片好意,我不可能拒绝,接过娇儿手中的书就看了起来。
  所谓的苗语,在自古以来都没有文字,所以也不存在典籍、秘籍等等真传。苗家几千年来都是言传身教,以口语教化下一代,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大面积的推广汉语,以及汉族文化,这时候的苗家才开始勉强接受汉族人的文化,之后国家帮助苗家制作了一次苗语,最后统归到苗瑶语族的苗语支系中。
  而我们从语言上又被归类成“湘西红苗”从服饰上来分辨为“湘西白苗”,从生活习惯上又被归纳成“川苗”。反正林林总总,乱七八糟。我估计那群研究苗学文化的人可能都搞不清楚到底有多少苗族种类。你说张文那小子,除了会说几句苗语,对一些雕刻有点认识之外,还真的对苗族一窍不通。想到这里,我回头就问道:“张文那小子去了哪里?好久都没看见他了。”
  这话一说出口,娇儿脸色一变,对着我大声说道:“阿姐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着那小子干嘛,快点看书,过几天我要考试你的苗话,要是不会,你体中还有一点尸油蛊残留我就不帮你弄出来,痒死你!”

上一篇:第四十一章 鸡蛋滚蛊 下一篇:第四十三章 毒五月—炼蛊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