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我诧异的看着娇儿,这都是干嘛来的?叫我脱衣?别说着寒冬腊月冷,就说我一个大姑娘随意脱衣,外面人进来了咋办?你叫我以后如何在苗寨混完这三年?
  等娇儿那头一再催促,我看着娇儿严肃的脸色,这才慢腾腾的将羽绒衣、毛衣一件件的脱下,最后就剩下内衣了,娇儿突然想到这事情了,将大门一反锁,指着床前的炕头便叫我把内衣也脱了。
  我冷静下来问她,你这是要干嘛?阿姐还没出嫁呢,你不能这么玩我啊。而娇儿手中拿着鸡蛋根本就没顾我说的话,等他坚定的语气和咄咄逼人的话说出来,我牙齿一咬,脱!
  我按着娇儿的话坐在一木凳上,娇儿就拿着滚烫的鸡蛋就对着我的背烙了一下,登时,我就感到一股炙热烫在我背上,连忙将背一缩,疼的大叫起来。
  娇儿停了停手说道:“阿姐,你的确是中蛊了,这鸡蛋虽然是刚捞起来的,但是我已经用冷水过了几篇了,根本就没烫。”说完,还单手拿着鸡蛋给我看。
  我听到娇儿这么一说,浑身都发冷,也接受了娇儿的说法,叫她只管弄,疼和比要命来说,这还要想么?
  说完,这娇儿拿着线的两头对着我的背就滚了一片,疼的我鬼哭狼嚎,过了十来分钟,四只鸡蛋都滚了一片,娇儿居然叫我转过来,肚子还要滚一片。
  我这就想,这都是哪门子邪门了,简直就是受罪。娇儿二话不说,对着我肚子又滚了两次,正当换第三只鸡蛋的时候,那头的大门就“咣咣”的响起了敲门声,我一听这敲门声和脚步声,感觉人数还不少。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让我猛的抱住胸前,这就打算穿衣服,娇儿叫我别动,还没完事,对着大门那头就叫道:“拉布几位等下,我在给阿姐取蛊呢。”
  娇儿说完,那头的人虽然安静了下来,但是我看着那四壁漏风的大门,我就更加恐怖了,生怕哪个从细缝中瞄进来,看着我这样子,不被人笑死才怪。
  等我再次鬼哭狼嚎的叫了几次,娇儿将几只鸡蛋放在桌上,叫我穿好衣服,拉布几人等了很久了。
  我穿好衣服后,娇儿打开大门,我这一看,他妈的,除了拉布那老东西外,他屁股后面还足足跟了十来个人,忙的娇儿又从杂物间找来凳子叫他们坐下,又倒茶。
  而我对拉布不满早就挂在脸上,等这群人都坐下,我就站齐声站在大门口,望着外面的大山发呆,以此来表示我无声的不高兴。
  拉布和娇儿神色紧张的说了十来分钟,估计是把我今天赶集的事情告诉了拉布,娇儿一说完,那头的长老也露出了紧张的样子,之后,又是一阵苗话唧唧歪歪的说了起来。
  最后,娇儿把我叫过去去看刚才的鸡蛋,我看着他和拉布那老东西说的火热,心里也不耐烦,说道:“四个鸡蛋有什么好看的?难不成我要吃你还不舍得?”
  “我说丫头,娇儿已经把你当她亲姐妹了,你还这么和娇儿说话!哼!”拉布看我出言不逊,这就开口教训我了。
  我看着拉布这老东西居然还冲着我发火,金娘子的事情还没完,现在又来找我麻烦,要是金娘子现还在,我准把你送给他当午……
  算了,想多了。
  说到这里,我也不吭声了,拉布也一脸的难堪,最后一位白胡子花花的老头站起来打了圆场说道:“敏敏啊,我之间和你姑婆也是莫逆之交,他在世之前也说喜欢你这丫头,所以我们几位长老才如此拼命就你呀,拉布上次救你命,你也不能这样和他发态度呀。”说完,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敏敏你过来,我让你看看娇儿刚刚滚过的鸡蛋。”
  虽然我比较讨厌拉布那老东西,但是他之前救我命这事情一说出来,我心窝里还是有点暖,等我走到白胡子老头身边,他就用一把锋利的小刀,对着鸡蛋就切了下去。
  当刀划开鸡蛋那一瞬间,我就差点恶心的吐出来,之前看似白莹莹的鸡蛋,划开后,里面的蛋黄早已变成细细的小虫,在鸡蛋中蠕动着,老头用手一抖,一堆从如同蛆虫的东西就从鸡蛋里滚落出来
  娇儿告诉我,是就是鸡蛋起蛊,所谓起就是取、去掉的意思。我中的是尸油蛊,也就是人死后,继续用火烘烤,尸体上的人油就会渗出来,利用尸油来制作的蛊术,一般中蛊的人毫无知觉,到了第二天浑身奇痒无比,然后人身上开始长出黑色的毒疮,要是得不到医疗,最后全身溃烂而死。

上一篇:第四十章 第二卷楔子— 中蛊 下一篇:第四十二章 苗家养小鬼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