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我和娇儿在隆多家里吃完晚饭,天色已经近黄昏,两人想着还有十来公里的路要走,告别了隆多,一路踏上了回家的路。
  由于脚关节的伤势并没有完全好,加上拉布那老东西把手镯套入了小腿更是走路不习惯,本来走路慢的我,更是慢腾腾,急的娇儿差点就要背着我走。
  一路上娇儿就开导我说,拉布其实也是一片善心,你姑婆那金娘子也的确是个危险家伙,要是在年底拿不到一个“人”的工钱,可能就真的要出大事了,怕你阿姐到时候会后悔死呢。我没做声,虽说娇儿说的有点道理,但是在我看来,金娘子的还是很听话的,也没看见他随意咬人,吓唬人,除了傻笑痴呆之外,还是蛮可爱的。
  到了娇儿的家,由于太过于累,我洗漱都没力气,倒头就睡了起来。
  “滕敏,今天不是你踏着我的尸体过去,就是我踏着你的尸体过来,你自己看着办!”恍恍惚惚中,我听到熟悉的声音响彻着我的耳朵,在睁开眼一看,荒芜的野地处一片漆黑,前面两位女子相隔五六米,四目相对,像是顷刻间要搏击起来。
  “娇儿!”那娇滴滴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我猛的一怔,再细细一看,那头站着的姑娘不是“我”么,怎么拿着一根破竹竿,腰部挎着一个鱼框?莫非说,我和娇儿要决裂了!!
  “不要叫我娇儿,娇儿已经死了!叫我卡杜燕!你忘了娇儿吧!”那头的娇儿说道。
  “你…。你真的要和我动手?”“我”带着一片祈求的目光说道。看得出,“我”并不想和娇儿决裂,还在挽救中…
  突然,娇儿怒目圆瞪,脸色突变,从腰部拉出黑色的袋子,对!就是黑色的袋子,里面装满了蜂蛊的那种!我一看大叫不好,这娇儿要杀我了!我拼着命的大叫起来,只是一句话也叫不出,走也走不动。
  那头的“我”还在迟疑中,并没有想还手的意思,还期望的看着娇儿,不过这一切似乎看起来不可能了。
  “滕敏,用我教会你的蛊术打败我吧!”娇儿说完,一脸鄙夷的看着“我”说道“你要是不动手,就别怪我了!”
  “入口试!”
  “祈语式!!”
  “蜂起!一百零三字谜语!念!”
  “放!”
  就等娇儿说完这“放”字后,我就听见那蜂蛊从她黑色口袋里蜂拥而出,如同轰炸机一般,咆哮冲着“我”飞去。吓的我大声叫唤:“快点躲开啊!那是蜂蛊!!!”
  只是那头的“我”一点没了反应,等黑压压的蜂蛊飞向“我”的头上,我就听见一声惨叫,“我”身上早已爬满了蜂蛊,登时一声跌倒在地,奄奄一息。
  我看着这一幕,泪水早已夺眶而出,再大声的叫唤着娇儿快点停手,只是她一点也听不见,难道说我们不在一个空间?
  娇儿看着“我”说道:“滕敏,为什么不还手?就凭你这蛊术还去罗苗说和?连我都打不过,你也不配做川苗的使者!去了也是送死!还有,我要告诉你,虽然你有金娘子附身,但是别忘记,“万蛊噬天”你也就只能防一次,要是你在不爬起来,我就送你下地狱!”
  “娇儿!非要这样么?”“我”躺在地上说道,似乎眼中还惦记着之前的友谊…
  “之前叫你好好练习蛊术,你却老贪玩,我先送你下地狱,在送你心爱的人下地狱!让你们做一对鬼鸳鸯!”
  说完娇儿威严的站在“我的”面前,这又准备去套腰间的黑色口袋。
  当“我”杵着一节破竹竿,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有气无力的对着娇儿说道:“你是我师父,我哪敢…对你动手呢?”
  “废话!过不了我这一关,你也要死在那些罗苗人的手中,还不如让我让你死的痛快!”娇儿说完,三指做成兰花指,对着“我”说道:“滕敏,我给你一个痛快!就用阿普传给我两的蛊术做个对决!”
  说完,娇儿将兰花指一摊开,对着黑袋子的线扣一弹,大声的对着“我”说道:“如梦式!!”这声音听起来像是在提醒我别忘记口诀的字眼一般,叫的撕心裂肺!十分的悲壮!
  那头的“我”泪流满面的也大声的叫道:“如梦式!”
  “闭合式!”
  “闭合式!”
  “一百二十字真经!念!!!!”
  “一百二十字真经!念!!!!”
  我听着娇儿的话,几乎是带着一种悲壮说出口的,像是最后诀别的字眼!

上一篇:第三十八章 电话 下一篇:第四十章 第二卷楔子— 中蛊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