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金娘子被嫁走,接下来的几日,我犹如丢了魂般的四处找他,或许在某农户家里,或许被锁在了深山峡谷里面,只要我想得到的地方,我都一一的找过,虽说每次都空手而归,但是我似乎有一种预感,金娘子还会和我见面的,到那天,我会抱着她对他道歉,姐姐永远都不离开你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和娇儿找金娘子总算停了下来,最后我一个人也找过拉布,只是这拉布死活不肯说,最后还轻蔑的告诉我,金娘子按着本地的习俗,那是要化成原型,一直到他不能伤人才算了事,我虽然不知道他们如何化金娘子,但是听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事,就和拉布大吵一架,这罢了,回来后,一个人躺在床上发起了呆。
  没有金娘子的日子,感觉身边似乎少了什么一样。躺在床上,本想大叫一声,小金出来,给姐姐捶腿,在一睁开眼睛,到了嘴边的话,硬是活生生的吞了下去。是的,金娘子已经不复存在了。
  而娇儿看着我整日闷闷不乐,吃过早饭,娇儿就拉上我,说是带我去看一样东西,看到了一定会喜欢的,我问她他也不说,最后,走了十来公里,到了一栋崭新的砖瓦房门口停了下来,这娇儿就说道:“我知道阿姐是城里的人,或许有点想家了,这不,这是苗寨唯一一个通电话的地方,所以,你可以去给你家里人打电话了。”
  我一听,艾玛,说真的,这几个月也没见到父母了,也不知道他们过的好不好,鼻子一酸,又差点哭起来,娇儿连忙叫我上去,说道:“这是苗家和外界唯一的通讯工具,的确落后了点,这也不怪谁,苗家本来也就不喜欢外面的人打搅,所以,一直封闭,蔽塞。”
  这家主人叫“隆多”(谐音)十**岁的女孩,穿着一身苗族服装坐在火坑边烤火,看见我们到来,就连忙站起身招呼我,还把过年的年货拿出来让我们吃。等娇儿将我们的意图告诉她后,隆多也不多说,就叫我们进去打电话。
  我走进亮堂堂的房间,里面,摆放着一部破旧的电话机,房屋内除了一张床外,也没有任何的家具。唯一让我搞不懂的是,这苗家里怎么会有这种砖瓦房?
  这也不多说了,拿起听筒对着按钮就摁了下去,过了几秒钟,电话里传来一阵彩铃声,我这心里就激动起来,这几个月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该从哪里说起呢?
  “喂!哪位啊!?”这是老爸的声音,听得出,他还是老样子,一层不变。
  我清了清嗓子,眼睛一亮,就把鼻子用手一夹,爹声爹气的说道:“哎,我说是不是腾家呀!我是苗寨的医生。你女儿出事情了,一时半会醒不过来,你要不要来看看?”
  “啊???到…。到哪里?我马上过来!!!”这老爸一听,似乎很着急了,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等那头问起在哪里,而我拿着电话却不知道如何说,等那头的声音从温柔变成呵斥的时候,我又夹着鼻子说道:“对了,你来的时候把她的笔记本,IPod,手机都带来呀,他晕过去的时候说了,一块儿带来,省事!”
  这话一说完,我不禁发出一声呵呵的笑声,那头先是愣了愣,然后就听见老爸的的呵斥声了,说是有这么开玩笑的么?反正唠唠絮絮的说了一大串。
  最后我把金娘子的事情一说,老爸顿了顿说道:“这个不难啊,化金娘子要找祭祀,要注意带落鸡公的人,你找到带落鸡公的人,就能找到金娘子了……
  落鸡公?这是啥玩意儿?就在我正准备请教老爸这问题的时候,就听见“嗡”的一声,电话居然没信号了!随即马上叫来娇儿和隆多,等两人走过来一看,就呵呵的笑着说道:“阿姐,你当这里是大城市了,我们这里的电话最多只能通话十分钟,这还是我和隆多说好了的,才让你来。”
  我怔了怔说道:“不可能吧,这电话只能打十分钟?这都是什么讲究来的?”
  娇儿说道,因为这只是一部上传下达的电话,有事情十分钟也说的清楚。要是不限制,大家都来打,这村里是不允许的,所以,一天十分钟早被那头控制住了,又因为苗家根本没必要和外界联系,家家户户也没有电话…
  我一听这就急了,连忙对着娇儿和隆多说道:“那你们可知道落公鸡是什么东西么?”
  娇儿和隆多一听,脸色就变了,像是被什么东西吓着了似得,等娇儿把我拉出这房间,叫我坐下,她才说道:“落鸡公是一种蛊,这种蛊养的人十分的少,主要针对金蚕蛊饲养的,我们寨上已经无人养这种蛊了,怕是要在赶集的时候才能看见……”

上一篇:第三十七章 嫁金娘 下一篇:第三十九章 梦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