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接下来的几日,娇儿对我照料有加,看着腿上的手镯,虽说感觉有点不伦不类,不过至少小命和这条腿给保住了,这几日,娇儿为了我能更快的恢复起来,便扶着我下地训练走路,没过上一周时间,我的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这几日在娇儿家里闷的慌,一心只想着出去走走,把想法给娇儿一说,娇儿居然欣然答应,这还带上一些香烛,要我背好背包,说道,不如我们去山上走走吧。
  路上,我问娇儿,带香烛干嘛?难不成我们祭拜谁么?娇儿就呵呵笑着说道:“虽然你是苗人,但是却不是在苗疆长大,这些习俗你自然不知道了,今天我就带你去山上走走,顺便把拉布交代的事情办一下。”
  虽然我不知道拉布给娇儿交代了什么事情,但是看着娇儿这副“得意”的嘴脸,她是绝对不会告诉我的,所以我也免开尊口,只管跟着她后面,慢慢的向山上走去。
  苗疆的山又大又陡峭,山岭相接,岗岗连片,加上春天已经不期而遇,四处绿意葱葱,风吹面颊,带着花香草绿的味道沁入心扉。
  我和娇儿一路上嘻嘻哈哈,大肆的大闹,一直到了晌午时候,我们才到一个偏远的山岗上停了下来,我看着前面的娇儿停了下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我笑眯眯的说道:“娇儿要把阿姐带来这里干嘛?难道是在这里欣赏风景么?”
  娇儿叫我坐下,要和我说几件事情,看着她严肃的神色,我收起嘻哈的样子,她便说道:“之前和你说过金娘子为什么和你关系不好,你可知道?”
  这话我到是听娇儿在棺材石屋的时候就说过,只是当时娇儿一直不肯说,今日说出口,我便打趣的抱住双拳说道:“师父在上,徒儿愿闻其详。”
  娇儿一巴掌打在我手上说道:“阿姐,你正经点,我和你说正经事呢。”
  我说好吧你说吧。你说完了,我们去看看有什么果实可以吃。
  娇儿也似乎喜欢了我这种玩世不恭的模样,顿了顿就说道:“其实你是一位蛊女,这个你再也不能否认了吧!”我点头表示同意,姑婆已经把我变成蛊女,我只能认命。娇儿继续说道:“今天我带你来,就是给祖师爷烧香的,所以,阿姐你要严肃点,别惹老祖宗生气。”
  我还是一股嬉皮笑脸的样子,心想就不是个烧香呗,磕头走人,难道你还要我在这里睡上一觉?等我摘下一支野花就要插在娇儿头上,这娇儿摆了摆头说道:“你还要不要金娘子?你再不拜祖师爷,这金娘子永远醒不过来了!!!”
  “啊?”听到这句话后,我嬉笑声荡然无存,坐在大石板上就听娇儿说了起来。
  娇儿说道,按着苗家蛊女的继承,每个蛊女都有一个“真身”,这才能算一个蛊女,真身必须放在偏远的地方,这才能开始抓毒物,炼巫蛊,制作蛊毒、解药来医治众人,要是没了真身,这一切都不符存在,金娘子虽然是一只蛊虫,也是因为我没有真身,才对我忽远忽近,要是我在不拜祭祖师爷,做一个真身,这金娘子可以就永远醒不来了。
  我听到这里,这感觉心里发毛,之前表舅妈和姑婆都没说个这个事情,今日被娇儿一说,我倒是感觉这事情有点蹊跷。但是言行也不能表于外,这又问道:“娇儿,那我要怎么做呢?”
  娇儿看我没怎么吭声,一把将我拉了起来说道:“走过这条岭岗(湘西话,意思就是这篇山),前面有一个峡谷,叫“鬼墨林”的地方,哪里雕刻着祖师爷的画像,你去烧香磕头,然后自己做一个“神屋”,把你的真身放进去。
  我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娇儿说的东西,但是想着金娘子,还是一口答应下来,叫娇儿带路,准备去面前的树林摆放真身。
  娇儿对我说道,鬼墨林就在我们脚下这座“诺克掐”(谐音,汉语为神山,吉祥之山)大山的顶部,等我们走到了鬼墨林,这才发现四处古木参天,头上的阳光早已被浓厚的树叶挡住了阳光,让我感觉像是到了黑夜一般,而鬼墨林像是山顶凹下去的一块盆地,娇儿指着鬼墨林最底部的大石头就说那是祖师爷的神像,这就要我下去去祭拜。
  娇儿找到一条古藤,两人便坐在上面慢慢滑下去,脚下,全是一人多深的野草,我拍了拍胸脯暗叹娇儿会找路,要是我从这杂草中穿下去,怕是被山上的毒蛇消灭了。
  等两人滑到了底部,我奇怪的发现,虽然这里黯淡了许多,但是就在这三人多高的石头为中心,附近十来米的地方居然寸草不生,地上还是浅黄色的泥巴,我奇怪的问起娇儿,这里怎么不长草呀。娇儿就说到:“祖师爷的地盘要是长草,我们这些蛊女可就要讨饭吃去了。”这句话按着娇儿的意思来说,在古代,卖儿卖女,都是在头上插上一根稻草,这就算是可以出售了,这道理也等同了祖师爷的身边也不能长草的意思。

上一篇:第三十三章 梦寐之恶 下一篇:第三十五章 涅槃重生之巫蛊传说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