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等娇儿走出去后,我就按着她的吩咐,将鞋子倒放在床前,再用白色的被子裹住全身,只要睡着之后,就一点事情就没了。
  虽说我并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但是看着娇儿的脸色,也知道并不是什么好事情,等我睡意一来,准备躺下的时候,床头那大门处就响起“匡匡”四声敲门声。
  我听到四声的敲门声,根本就没问这到底是谁,因为我也是听鬼怪故事长大的,爷爷之前就对我说过,人敲门是三声,而鬼敲门就是四声了,所以千万别理他为好。
  等我躺下,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这就感觉小脚愈发的寒冷,我侧身打了一个滚,蹬了蹬被子盖好,就在这时候,就发现一股寒气吹在我的小脚处,更像是人在鼓足了劲在拼命的向我吹气!
  我浑浑噩噩的醒过来,这才感觉头皮发麻,也不敢去看床头那边,生怕自己被活活吓死,精神高度集中起来,过了几分钟,这吹气的算是没了,我下意思的缩一下脚,突然,床头又传来麻绳在地上拖拽发出的“沙沙声”。
  我大叫不好,这他妈的都惹着谁了?看样子娇儿说的百鬼夜行还真的吓人,没等我反应过来,这就感觉一团毛茸茸的东西碰到了我的脚部,正要将我的脚捆住!
  我不敢做声,憋着气,双脚乱弹起来,这毛茸茸的感觉登时消失。这时候我已经被吓得满头大汗,睁着大眼看着四处,虽说在桌面点了一枝蜡烛,但是灯光太昏暗,加上蜡烛拖拽的光影,平添了几分恐怖。
  蜡烛那头,又有一个脚步踩着地上的大米发出拽响走了过来,我偏着头一看,只看见地上大米有沙沙的蠕动,但是这东西我却看不见,我回过神来,将被子盖住头,浑身打起颤来,反正老娘死活不下地,你也拿我没办法。
  这脚步声到了我床边停了下来,半阵我大气不敢出,就在以为自己没事的时候,身上的被子“哗”的一声被人掀开,我大叫一声,连忙坐起来,只是前面仍然空无一物。
  我坐在床上不敢吱声,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浑身颤抖不已,就在这时候,床头的大门又响了起来叫道:“阿姐,你休息了没有?我进来给你送几样东西。”
  我不敢吭声,虽然听得出是娇儿的声音,但是不能保证这人就是娇儿,我莫不言语,等外面的敲门声响彻了几声,娇儿就推开大门,走到了我的身边。
  或许是娇儿看见我狼狈不堪的样子,她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半阵才说道:“阿姐加油,今天百鬼夜行,只要不下床就没事,过不刚才拉布过来找我说,叫我给你系上一条保命绳,怕你出事,所以我特意赶过来帮你系上。”
  说完,娇儿坐在我床上,从口袋里掏出一团大红色的细线,我认识这种线,用于苗家刺绣的一种蜡线,只是这种线早在90年代初就没用了,为何娇儿现在还保存的有?
  娇儿示意我伸出左手,然后将红线的一头捆住我的大拇指,然后一头捆住窗户的支架上,这才说道:“阿姐,你应该没问题的,相信自己,我们也不能到你身边帮你,这种事情你只能自己扛下去,过了今天晚上,明天天一亮,就没事了。”
  我哦了一声,就叫她别走,陪我说一阵话,娇儿坐在床弦上点了点头,我就说道:“我老妈之前也有这种红线,我小时候拿来做风筝,这种线挺结实的。只不过你在哪里得到的?”
  娇儿顿了顿说道:“其实这种线,我们叫他冥线,一般人要死的时候拿来续命用的,就算你下地了,只要线不断,人都没事的。反正说白了,你看见的一切都是幻觉,割身咒就是这一关难过。”
  我哦了一声,然后右手慢慢摸到怀中的匕首,一刀割断那条红线,然后“噌”的站起来对着面前的娇儿说道:“滚!”这娇儿一脸蜡黄的看着我,半阵没响动,我看她没走的意思,便掏出淬巫匕首,准备对着她刺过去的时候,这娇儿“扑通”一声消失掉了。
  我继续蹲在床上瑟瑟发抖,心想着这东西太厉害了,刚才要不是我反应的快,那东西可能就要对我下手了。说好了是蜡线,到了他口中就成了冥线……你把我当骗鬼呢。
  又过了一个小时,四处一片寂静,我约莫大概也到了三四点钟了,在熬上一阵,公鸡一打鸣,这场梦寐就要过去了,心里难免有点激动,等我蹲在床上捂着被子正要打盹的时候,这就闻到一股发霉的腐烂恶臭扑鼻而来,我猛的一怔,抬头一看,这才吓得我半死。

上一篇:第三十二章 涅槃重生之割身咒 下一篇:第三十四章 涅槃重生之石窟真身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