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我慢慢爬起床,坐在床弦上,就听见大门“嘎吱”一声呗推开,一串悦耳的铃铛声入耳,我在抬头一看,原来是娇儿穿着一套苗装站在了我的身边,看她满脸堆笑的样子,我就知道他心情不错,见了我就调皮的做了一个鬼脸,连忙说道:“阿姐你醒过来啦?”
  我也微微做笑点了点头,只是感觉浑身乏力,稍微一动,这脚步就会钻心的疼,在看着我小腿被五花大绑似得缠住,估计娇儿也花了不少心事。
  娇儿给我说到:“自从你昏迷之后,一直是张文背着,死活都不肯放下,跳入淬水,还护着你呢。反正已经逃出来了,你也就别多想,现在我是你的医生,你是我的病人,你就得听我的话,安安心心的养伤。”
  等我问起娇儿和金娘子还有刀疤脸几人的时候,这娇儿快乐劲儿一扫而光,顿了半阵才说道:“金娘子无大碍,也在不知道是什么问题,这家伙关键时刻死活叫不醒,现在和你一样,都躺在床上,它还没醒过来呢。至于张文,这家伙算是有情有义之人,一出来就被遣回去科考队了,至于刀疤脸和他的小弟,一直还在拉布家里,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他们要我照顾你呢。”
  我哦了一声,在问我表舅妈去了哪里,怎么都没看见人,娇儿耐心的说道:“他们现在都在办事,没空管你,你呢,就安心的养伤。”说完还走过来将我放在床上,说道:“现在阿姐是我的病人,所以,你得听话了。我给你弄点吃的来。”
  这一听到有吃的了,我立马来了劲头,话说这两日吃没吃好,睡没睡好,等娇儿端着一碗余香扑鼻的腊肉大碗饭,我也不管自己的吃相如何丑,三下五除二,就灌了三碗下肚。
  这吃饱喝足,也是人生一大快事,等我撑着打嗝的时候,大门就响起“咣咣”的敲门声,娇儿打开门一看,脸色也僵硬了许多,等这人走进来,我才发现,原来是拉布来了。
  拉布似乎很关系我的伤势,看见我坐在床上,就连忙叫我躺下,然后说开口说了一大堆赞赏我的话,说我什么不怕牺牲,睿智等等,等他说完,我捞着头就说道:“拉布,这次的任务没完成,你还这么夸我,对了,三多怎么样,是不是安然无恙?”
  “三多安然无恙,我们到达的时候,三多昏迷不醒,幸亏我们发现的早,只是辛苦你们了。被黑暗祭祀追赶,差点就成了贡品。”
  娇儿打着一杯子水递给我,打趣的对我说道:“其实这次也不是没完成任务,至少我们找到了那人阴墓阳葬的具体位置,我告诉拉布后,现在几十号人还在那里在挖洞呢。马上就知道是谁家的巫师做恶了。”
  最后三人又说道当时的遭遇,我便问拉布说道:“这刀疤脸是不是你叫过去的?”拉布一听,就脸色一沉说道:“没有此事呢,刀疤脸胡说八道,现在还被我绑在大槐树下面叫人审问,等下马上就有结果了。”
  最后拉布和娇儿说起了苗语,说着说着还看了我几眼,虽说我听不懂,但是从他们的眼神中能看的出,这话应该是说我的。
  到了晚上时候,娇儿一扫白天的活泼劲,神色开始紧张起来,在窗前不断的来回走动着,我硬是看的他头昏脑涨,叫她打住,问她具体什么事情,让她这么烦心?而娇儿支支吾吾半阵也没说出过理所当然,等到了三更时候,这娇儿全无睡意,如同雕像般的站在我面前,脸色还愈发难看。
  虽说娇儿将我的脚缠好了,但是脚还是疼的厉害,最后恍恍惚惚睡着的时候,那大门又响起了敲门声,我挣开眼睛的时候,发现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拿着药箱子和拉布到了我的身边,看这架势,像是来给我动手术的。
  拉布又叫来几个年轻的后生,将娇儿家里贴满了灵符,这医生就在准备一些道具,消毒水。我大头一愣,连忙问身边的娇儿,这是干嘛?动手术么?
  娇儿居然还是支支吾吾不吭声,最后拉布走到我身边说道:“你也别为难娇儿了,自从你被那傀儡尸咬伤之后,娇儿为了你就没停下来过……至于我们现在要做什么,我就实话告诉你。”
  拉布长叹一口气说道:“其实,你到苗寨之后,娇儿和几位长老就看过你的伤势,你这伤口早已中了蛊毒,加上在淬河里一浸泡,更是加快了蛊毒的毒效,明确的说,你这种伤口我们叫他“割身咒”,也是属于巫术的一种。”
  我连忙问道什么叫割身咒?娇儿就说到,大凡在湘西群山中盗墓的人不占少数,这些墓穴的主人为了报复别人,就制作了一种灵符,就叫割身咒,中了此咒的人,会从伤口慢慢化脓,逐渐扩散,最后全身腐烂而死,惨不忍睹。

上一篇:第三十一章 好凶弟 下一篇:第三十三章 梦寐之恶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