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我大头一愣,心里一慌,对着前面五六米的刀疤脸就大叫到:“小心后面!!!”
  当我话音刚落,刀疤脸似乎也察觉到什么,头也没回的就向前一个猛扑,登时就听见两块石头重重“咣当”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
  我在仔细一看前面两个身影,这才发现是之前在棺材石屋调(和谐)戏我和娇儿的两个人,不过现在这两人早已变了模样,浑身布满了铜钱大小的紫块,我怀疑这是无意中进了阿普的坟墓,最后被蜂蜇而死。模样狰狞无比,蓬头垢面的看着我,从他们的眼神来看,这两人是不会放过我的。
  我下意识的退了几步,这就一手抱着金娘子,再一只手在空中挥了挥,叫后面的几人帮忙。身后的张文几人估计看见这一幕,准备跑下来的时候,那前面的两个东西已经撒丫子飞奔一般到了我的身边。
  我一怔,这就大叫不好,出于本能,这就浑身发颤的转过身,蹲了下来,刚蹲下来,就感觉屁股被人重重的踹了一脚,力气还奇大无比,我将近一百斤体重的人硬是活生生的踹出了几米远,手中的金娘子也从我手中甩了出去,而我一头撞在石壁的凹凸处,顿时感觉眼冒金花,浑身血气澎湃,一个劲的向口鼻喷来。
  我下意思再转过身,那头的刀疤脸一手箍住了一个兄弟,对我大叫到:“姑娘!去压手印!”听着声音,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
  不过由于刚才一碰,我已经头脑发懵,走路也东倒西歪,娇儿几人从我身边冲过去护住我,就要和踹我的那个东西火拼,最后,刀疤脸的小弟从口袋掏了几篇,最后问一句,“我枪呢?”我就知道大事不好了,这两兄弟现在来取我们命来了,那枪一定在什么时候都给下了。
  最恐怖的是,我可能要被他们钩颚悬挂在这里。
  那头,刀疤脸的身下还燃着没灭的纸张,微微的冒着烟,刀疤脸又大叫起来:“快点画押!别让他们画押了,这群阴兵就听他们指挥了。”再看吴猛、张文两位爷们儿没动弹,这就破口大骂起来:“我艹你祖宗,你他妈的还是爷们么?拼了!”
  张文和吴猛两人一听到这话,也是一怔,张开手就准备箍住前面的东西,娇儿示意我快点掏出砚台,准备去画押。我掏出砚台,用大拇指在砚台里面印了一下,就想到,莫非我按了手印,这鬼兵就听我的啦?
  没等我多想,前面又出事了,那东西一看人多,估计有点干不过,猛地咬破手指,转身就对着地上的画卷就要杵下去。众人一看大叫不好,张文和吴猛两人向前腾空一扑,就逮住这东西的两只脚,就在这东西将要按下手印的时候,硬是被两人活活的拖回来几米制服住,连忙叫我去画押。
  我一看两东西都被制服了,我东倒西歪的走过去,到刀疤脸的身边,找到地上还有一小块没燃烧的纸片就准备杵下去,谁知道这个动作可能激怒了那东西,猛的发力,将刀疤脸摔在地上,这就对着我扑了下来。
  突如其来重量,死沉沉压在了我的背上,对准纸片的手也随着全身重心的移动,当大拇指到地上,硬是差了半截。我猛的撑起手,不让自己的头着地,这挣开大眼一看,一条弯如镰刀的金钩居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就要对准我的嘴戳了过来。
  我大叫不好,一手抓住金钩,坚持了几秒钟,才感觉到这东西被人拽住了脚,被人一点点的拖了下来,那金钩似乎离我越来越远了。
  身上的重量从我身上一点点下滑,重量从我的背一直到了脚步,刀疤脸大叫到,快点画押呀。我这才连忙从地上找到纸片,准备杵下去。突然,小脚腿就传来钻心的疼痛,我不禁大叫起来,在连忙用脚猛踢起来,这东西被刀疤脸几人拖走后,我借着地上手电筒的灯光一看,这才发现,小腿脚部一块肉少了一块,多了一排牙印,血瞬间就顺着小腿流了下来。
  这钻心的疼,让我咬着牙对着没烧尽的纸片重重的按了下去,等娇儿扶起我的时候,我已经大汗淋漓,这才想到我身上的淬巫匕首,猛的拔出来,对着那两东西就冲了过去,这张文几人以为我要宰杀这两东西,连忙按着他两手,留出后脑勺的位置,叫我扎就是。我当即就把匕首丢给刀疤脸,疼的我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刀疤脸一刀扎在两东西身上,一股恶臭的血液就喷了出来,我捂着脸,一瘸一拐的避让,娇儿扶着我就说道:“阿姐,不要伤心了,你先坐下,让我看看你的伤势如何。”

上一篇:第三十章 笔墨纸砚之天启之文 下一篇:第三十二章 涅槃重生之割身咒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