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刀疤脸一脸悲痛的将小文的尸体也送入了侧室,然后跪在地上三拜九叩,还说道,兄弟我就要离开了,是大哥对不住你们,来生,老子让你们一人插三刀,给你们还债!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过来,这就要走出地宫,准备和我们逃出去。
  地宫大门的女子在我们走出来的时候早已无踪无影,我咋舌的发现,娇儿之前说的话已经成了现实,这墓穴的东西不会对我们有任何伤害,刀疤脸的小弟倒是想置于我们死地,我板着手指算了一下他手下的人,一起是十一人,地宫里面死了六个,这里还有两个活的,殉葬坑还挂着一个,算到这里,我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还有两个兄弟没出现!
  当我追着问刀疤脸,刚才是如何识破小文的,那身后的女子到底是谁的时候,这刀疤脸发出一阵冷笑说道:“妹子,今天算我错了,我把你们送出去后,你们没事千万别来在这里。”
  他说完这不疼不痒的话,掉头就朝着暗褐色的高墙走去,我一路追过去,打算死缠烂打的追问起来,刀疤脸身边最后一位小弟就顿了顿说道:“说来惭愧,我们当时到了地宫里面,发现里面金银财宝无数,之后几人尿急,找了一个地方小便,其中一个兄弟就发现我们尿尿的最前方有一石桌,上面摆放着笔墨纸,纸上还画着一副美女,说来也奇怪,我们观察一番,这桌上就没砚台,这也没管它,最后到了侧室,也发现一模一样的石桌。”
  “然后你们以为这两张石桌是同一张石桌?”没等小弟说完,张文接嘴说道,“其实,据我观察,你们那些兄弟并不是那些东西弄死的,而是相互残杀致死,你们总以为自己在迟舞娘娘的墓穴中撒尿是一种亵渎,会招来无妄之灾,所以你们最后也相信了我说的迟舞娘娘的故事。”
  等张文说完话,这小弟就“啊”的一声,满脸的惊讶,连忙问张文,他都是怎么知道的。
  张文拍了拍背包,慢条斯理的说道:“我尊重风俗,不相信迷信,所以,在我们撤离侧室的时候,我把笔墨纸都带了过来,我并不相信,迟舞娘娘会惩罚我们。等出了这地宫,我在慢慢和你说,这天启之文还是要写的。”
  我和娇儿一声不吭,夹在正中间走着,穿过高墙的破洞,沿来时的路,就到了殉葬坑。前面的刀疤脸打着电筒突然停了下来,头也没回的说道:“我们可能走不出去了。”
  我探头一看,接着前面的灯光,并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连忙问刀疤脸,到底是怎么回事。刀疤脸冷冰冰的说道:“有人跟着我们……”
  我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回头一看,也没发现队伍后面有任何的人,就问他是不是听出了?这刀疤脸说道:“妹子,我们一起走,然后猛的快走一步停下来,你听听有几个脚步声。”
  身边的人都屏住呼吸,就我和刀疤脸两人提起脚步,然后猛的踏下去,我在仔细一听,我们脚步到达地面后过了半秒钟后,就传来一声整齐的脚步声“啪啦”的踏在地上,虽说声音十分的细小,但是听得是清清楚楚。
  我们几人停了下来,大气不敢出,我连忙将身后的金娘子叫过来问道:“小金,帮姐姐看看,身后是不是有人跟着我们?”
  金娘子看都没看说道:“姐姐,何止是一个人,是一大群人跟着我们呢。这些人都是这坑道里面的,等你写天启之文呢。不然他们死都不罢休。”
  我长舒了一口气,连忙叫来张文和娇儿,问道:“这天启之文如何写?需要什么格式之类的,你们知道不?”我说完这话,以为他们会很快的告诉我,等我说了半阵,这两人依然没动静,我再问一次的时候,娇儿就说到:“天启之文必须是一套墨宝,包括笔墨纸砚四样东西,而我们最多就三样,如何写啊?”
  我听娇儿一说,这就开心的呵呵笑起来了,说道:“这个无妨,我之前捡了一个砚台,或许能凑合一下。不行的话再说呗。”说完叫张文拿出他口袋的三宝,我便打开背包取出阿普送我的砚台。
  当我小心翼翼的从背包里面取出砚台,看着这黑黢黢的砚台就要递给娇儿,站在一旁的娇儿就摆了摆头说道:“阿姐,你这是干嘛?”
  我诧异的看着娇儿说道:“我给你砚台啊,你难道看不见?”说完我还把电筒的灯光射到砚台上,这娇儿摆着脑袋,横竖看了几篇,还是摆了摆头,说自己看不见。
  我这心里一急,立马把前面的刀疤脸,张文都叫过来,问他们能不能看见我手中的砚台,不问还好,问了之后,他们都说看不见,我这时候就感觉脑袋要爆炸了。这都是他妈的什么节奏啊?

上一篇:第二十九章 笔墨纸砚之全部乱套 下一篇:第三十一章 好凶弟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