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蛊墓鬼砚之鬼砚真身
  金娘子带着我和张文徒步向前走,穿过一道落满灰尘的青石板路,便准备地宫的石梯,我抬头看着这地宫,如同蜂窝般,灯光扫射过后,还能微微的保持几分钟的银亮,只是不知道这地宫在这里静静的耸立了几百年。
  石梯成如“Z”字形,犹如蜿蜒的长蛇盘旋而上,地上尽是凹凸不平的雕刻,就连栅栏副手也是一幅幅精美的雕刻,我细细打量着这些雕刻,这才发现,这还真的撞鬼了,无论是地上的、栅栏上的,还是石壁上的,全都雕刻着这种蜜蜂。
  身后的张文也发现这问题,说道这位苗家祖先应该是特爱蜜蜂了,我们走了2小时,就差不多欣赏了2小时的蜜蜂雕刻,而我摆着头说道,这也未必是蜜蜂,于是,我指着栅栏处的一副雕刻说道:“专家,你好好看看这幅图,你有看见过蜜蜂一口气杀死成千上万的人么?”
  说完,张文蹲下来看着栅栏的一副雕刻,这幅石雕上面雕刻着着在空中飞舞的蜜蜂,而地上从远到近,堆着成千上万的尸体,从他们的表情上也看的出,他们死的是万分的痛苦,最后,我在雕画的正中央发现了一个鼎,我拍了拍张文,指着那鼎问道:“你有没有看见过这种鼎?我怎么感觉这些蜜蜂都是从这鼎里爬出来的?”
  张文点了点头说有道理,要是按这么说,这苗人祖宗的蜜蜂那就不用一个喜欢能形容的,这些蜜蜂极其可能是他杀人用的武器!张文说道这里,我在联想到前后的蜜蜂雕刻,还有这蜂窝一般的地宫,几个字便脱口而出:“这难道是蜂蛊术?”
  我和张文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许久,再联想到娇儿的蜂蛊术,难道说娇儿之前莫名其妙的举动和这苗王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等我把想法告诉了张文,张文就叫我别多想了,没几分钟就要见到她了,到时候一问,什么都清清楚楚的。
  我还是心怀不安的继续前进,当到达地宫二层的时候,锦娘便停下脚步对我和张文说道:“娇儿姐姐就在第三个门中,你们进去吧。”
  我诧异的看着金娘子,问他为什么就不进去?他瘪了瘪嘴说道:“阿普对我太凶了,我不敢见他…”
  又是阿普,这人到底是谁来的?我也没继续问下去,双手推开那扇早已落满灰尘的大门,随着门轴发出“嘎吱”一声沉闷的响声,我便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石屋里面,烛光轻拽,昏暗的光线洒落在不大的石屋里,明灭交加。而娇儿背对着我们正在虔诚的对着一尊石头雕像跪拜,看得出她很专心,以至于我和张文打开大门,她还没发现我们的到来。
  我轻挪着脚步,叫张文也小声点,别惊扰了娇儿,等我和张文站在了娇儿的身后,抬头看着娇儿拜祭的这尊石像,我看着这尊石像,虽说制作的精湛,但是这石像的相貌却不敢恭维,石像的整个人举着一个蜂窝做投掷状。呲牙咧嘴的神态,怒目圆瞪的瞪着我和张文,最后还在血盆大嘴里雕塑了几颗獠牙!
  我定了定神,不敢再去看。最后,我还是在她身后轻轻的叫了一声“娇儿”。
  娇儿停下来,猛的怔了一下,转过头看着我和张文,并没有太多的惊讶。从她的神色上看得出,我们的到来,已经在她预料之内。现在的娇儿让我感觉有一点单薄,像是大病痊愈之后的人
  娇儿微微一笑对我说道:“阿姐,你们来了呀?”
  我看着娇儿单薄的身子,一个人在这里磕头,心里难免有点伤感,之前想准备训她一顿的话,在这一刻,云消云散了。
  我看着她身上四处都安然无恙,心里也踏实了多,说道:“之前你一个人丢下我和张文怎么跑了?”
  娇儿站起身说道:“不瞒姐姐说,你们可能发现九具干尸少了一具,那便是我师父的遗体,娇儿想着他的养育之恩,死后还不能入土,还要放在禁地大门之处守灵位,我一时就…把他的尸体背了过来,埋葬在这里。”
  娇儿说完,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大有顷刻落下来的感觉,没等我来得及安慰,娇儿又说道:“我在这里祈求苗王大人看在我师父一辈子为苗民做了不少好事的份上,让他老人家能入土为安,娇儿深知自己罪孽深重,这才道苗王脚下磕头谢罪,希望能得到她老人家的原谅!”
  我听娇儿说完,这就来火了,这都什么狗屁的规定!鞠躬尽瘁,还不得好死。越想越窝火。没等娇儿转过身去又准备拜下去,我一手抓住她,说道:“这他妈的还拜个屁啊,什么狗屁菩萨,人死了还不让下葬,呔!我今天就来破四旧!”

上一篇:第二十三章 蛊墓鬼砚之阿普 下一篇:第二十五章 蛊墓鬼砚之鬼砚真身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