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刀疤脸八个人听到娇儿的叫唤声,几乎是头也没回的向前走去,权当娇儿说的一句废话。我自嘲的看着娇儿,安慰着娇儿,说道,这群家伙都是提着脑袋吃饭的,自然不相信鬼神的,生死在天,由他们去吧。
  娇儿点了点头,长叹了一口气,从她的神色中总感觉她不是为了这群人的安危而动容,而是和前方的祭祀台有着一定的牵连。
  我再次安危娇儿的时候,身后的张文就打着手电筒走了过来,对我和娇儿兴奋的说道:“没想到我张文还真的第一次能看见苗族的祭祀台,可惜的是,我相机被那群人拽坏了,不然我一定要一寸一张相片的拍下来…”
  张文似乎完全没注意娇儿现在的神色,还处于兴奋之中,看得出这家伙对这些地方已经“入魔”的喜好。直到我一脚踩在他脚上,这张文才抬起头看着我和娇儿,才闭上嘴巴。
  在我安慰娇儿许久之后,三人继续向前走,我们离祭祀台也就三十来米,但是娇儿的步伐一致处于停停走走的状态,我和张文为了不刺激她,还是放慢了脚步。
  当到达这祭祀台的时候,我放眼看下去,这祭祀台又犹如罗马竞技场,像是一个圆形的大坑,从高到低以阶梯链接。在祭祀台的正中间树立着十来根铜柱。
  我牵着娇儿也不敢问这铜柱是干嘛用的,只感觉这里阴森森的,温度也似乎降低了许多,等我裹紧衣服,身边的张文就走过来说道:“要是我没猜错,这里就是祭祀台,这中间的铜柱就是把人绑在上面,扒皮抽肠的地方。”说完还直径走过去,随手掏出一个刷子,对着长满铜锈的铜柱慢慢的清理起来。
  而娇儿到了现在已经处于“断电”状态,一问三不知,搞得我六神无主,不知所措。最后那头的张文大叫起来,叫我过去看,我按耐不住好奇心,连忙叫金娘子看住娇儿,我便走了过去。
  张文将一人粗的铜柱清理出来一部分,虽说这铜柱四处泛着绿锈,但是接近电筒的灯光,从铜柱上反射过来的寒光还是咄咄逼人。
  铜柱上,全是用凿子凿下的痕迹,这种痕迹如同“〓■▲”形状,我问张文,这些符号表示什么意思,张文就说道,“其实这种符号就是说这铜柱上宰杀了多少人,“等号”表示这人生前属于平民,可能也做错事情,属于最低等的陪葬,这可能就是扒皮抽肠的。“正方形”表示这人中规中矩,只是普通陪葬,这人陪葬后,家属还可能得到一些优惠或者善待,最后一种“等腰三角形”一般都是达官贵族,或者苗王的嫔妃等等人物,反正,这些痕迹,就是当时行刑人留下来的,也是看这里杀了多少人。”
  我粗略的数了数这密密麻麻的痕迹,差不多几百个之多,要是十来支铜柱,这不是要有几千人陪葬?这还祭祀台,还不如叫屠杀台。
  张文还继续说着那些人当时是如何受刑的时候,我已经对他说的东西没了兴趣,打算去找娇儿,希望她能告诉我们现在该如何办。刚转身,我就猛打了一个激灵,在手电筒灯光的照射下,那娇儿和金娘子早已无隐无踪。
  我大叫不好,连忙对着“中了魔”的张文大叫起来,说道娇儿和金娘子不见了。张文这才猛地抬头,愣了一下,丢下工具,跑到我身边,问到底怎么回事?
  这次我来了火,对着张文就劈头盖脸的骂了下去,本来我照顾娇儿好好的,你他妈的就要我看那些鬼东西,现在娇儿不见了,去哪里找?
  张文耷拉着头,只管我呵斥,也不说一句话,最后我看着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对着他屁股就踹了一脚,大声说道:“还不快去找!!?”
  虽说这祭祀台只有足球场大小的地方,但是四处黑黢黢的一片,地上都刷上了“遮光粉”,光线射出去没几米,就黯淡了下来,两人硬是把这祭祀台寻找了一篇,也没发现娇儿和金娘子。张文摸了摸头就说道:“依我看,娇儿和这祭祀台有一定的干系……”
  “屁话,我难道看不出,关键是娇儿人呢?”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张文,说道:“我告诉你,娇儿有个三长两短,我保证那铜柱上再多一个痕迹。”
  张文看着我,估计也是被我的话吓着了,半阵没敢啃声,只管打着手电筒找,当我们离开祭祀台,向前在走了十来米的时候,这里的地势已经变得无比的狭窄,两头的石壁慢慢的收拢,如同喇叭口一般,在前进几米,我和张文只能一前一后的侧身走了。

上一篇:第二十章 莫名其妙的娇儿 下一篇:第二十二章 蛊墓鬼砚之九老门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