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等娇儿专心的翻阅着古书,刀疤脸便叫手下的人找点食物来吃,其中一个小弟拿着几坨黑魆魆的东西就递到了我的手中,我愣是看了一阵,这粑粑也算粑粑,硬邦邦的,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给我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这小弟看我不敢吃,操着一口土里土气的本地话说道:“姑…娘,不骗…你,这是我们本地人做的干粮,我们叫它“一尾坨”是用蒿…蒿草等等东西做的,你吃吧,保证…没毒。”这小弟还有点结巴。
  我虽然担心这群家伙,但是饥饿早已控制了大脑,不由分说,三下五除二,吃掉了四五个蒿草粑,刀疤脸看我吃相比较狼狈,还特意叫人多送了我几个,表示吃的还是管饱。我也想,既然你们是来盗墓的,没准备个十天八天的干粮,你们也不好意思自称盗墓贼。
  话说这吃也吃饱了,喝也喝足了,浑身也暖和了许多。我回过头看着娇儿还蹲在地上翻书,不过看她的样子,这情况也不容乐观,等我凑过去问她,是不是找到禁地的资料了。娇儿抬起头一脸茫然的看着我说道:“找是找到了,但是……这个难度太高了。”
  我问她到底是什么难度太高了,她叫人打好电筒,指着古书的一处,说道:“阿姐,你看这里,这是一个等腰三角形,在祭祀文中,表示至高无上,而三角形下面则画的是一扇大门,这个表示只有至高无上的人才能入内呢。但是我们中间哪里来的至高无上的人?”
  话说道这里,娇儿又沉默不语起来,继续翻书,身边的张文就对我说道:“其实娇儿说的的确是对的,要是没有至高无上的人进入,我们强行进入,将会找来无妄之灾。”
  不用说都知道,这至高无上的人可以理解为当时的苗王,但是这禁地也应该封印了几百年了,当时做的防盗的机关还灵验么?
  娇儿合上了书,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从这几天和他接触,我也知道,这次的事情真的麻烦了。
  刀疤脸叫下面的小弟都安静后,娇儿就说了起来,其实这个的确是一个禁地,在湘西所谓的禁地,就是颇有威望人的墓穴同葬一处,称为禁地。这种禁地,通常会制作一些迷幻人的巫蛊阵法,人进到禁地,自然到不了禁地大门,走不出来。最后被困死在这里。
  而我们三人之前看见的那些隐身的东西,其实就是“娿(e)女”,所谓的娿女,就是女流氓,在湘西,虽说没出嫁的女儿身是很自由,和那个男子好都没关系,但是出嫁后,女子还水性杨花,将会被送到禁地,被做成“娿女”,永远的守护着禁地。
  娇儿说道这里,咽下蒿草粑继续说道:“从古书上来看,这个洞穴其实就是一个机关,娿女跟着我们不会超过三十米,她们也是机关的一部分,控制着我们的行动。至于如何开启禁地,书上也似乎有记载,方法还简单,但是……”
  我听到这里已经瞠目结舌,加上这娇儿说话吞吞吐吐,我心里一急,连忙叫她快点说。娇儿说道:“打开禁地大门没问题,但是禁地里面恐怕就不是一般人能对付的了得东西了。”
  等娇儿这话一说完,十来个人像是霜打的茄子,都差不多要泄气了,沉默了几分钟后,张文站起来一本正经的说道:“各位,听我一句,我虽然对祭祀文了解甚少,但是根据我的了解,按禁地大门之前,应该还有一处祭祀台,要是能破开这祭祀台,未必要进入禁地大门,直接可以从祭祀台走出去。”
  虽然张文是苗学家,但是在这里说话一点也没威望,话是说完了,刀疤脸和他手下几个小弟也不理他,只管和娇儿商量起来,最后我叫张文休息会,我去和娇儿说,或许还有用。
  等娇儿吃完最后一个蒿草粑,我走了过去,就问娇儿,这禁地大门口是不是有个祭祀台?每逢下一届苗王登基的时候就要去祭祀死去的苗王?娇儿点了点头,但是没做声,脸色还挺难看的,似乎有什么心事。
  我说那还墨迹什么,吃喝拉撒弄好了,将那些娿女弄走,再在这鬼地方待下去,我怕我们会累死在这里的。
  娇儿点了点头,对着刀疤脸说道:“暂时也只能这样了,这个洞穴其实是按着苗家的“五子弃装”摆设的,阵法讲究方位,所以请大哥将你的人分为三股,站在东南、西南、正南方,然后用石头堆成一个石堆,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好。”
  刀疤脸二话没说,将张文拖入队伍,九个人按着娇儿说的方位站好,堆好石堆,等刀疤脸对我两大叫一声,示意安排妥当,娇儿就拿着匕首对着我说道:“阿姐,你把匕首插在三个石堆的正中间,这鬼打墙就能破了。”

上一篇:关于严打 下一篇:第二十一章 淬巫匕首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