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我听到这微弱的声音还是停下了脚步,看着娇儿漫不经心的样子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样子,我对着身前的娇儿说道,我们还是看看那个人吧,或许他真的是科考队的也未必呀。
  而娇儿满不在乎的说道:“阿姐,你忘记这些人刚才怎么调戏我们了?要不是有个金娘子,我们今天生死还难说。”说完话阴着脸数落着我说道:“我看你这人就是心慈手软,你现在救他,他等下就要杀你。”
  我顿了顿说道:“你忘记了,他们一起是四个人,我就收来三把手枪呢,或许这个人可能是被绑架过来的也未必。”说完就没等他开口说话,一手把娇儿拉了过来,叫她去给那男子解毒。
  娇儿指着那男子就呵斥道,算你运气好,我阿姐心思手软,要是遇见我,我准把你送进金娘子肚子去了。说完嘴里念念叨叨的蹲下来,准备扒开男子的衣服,要看看男子的伤势如何。
  我也算是第一次看见蛊术伤人,虽说之前在学校还是在网络上看见过蛊术的介绍,但今天是第一次看见,的确稀奇,于是我也蹲了下来,打着手电筒给娇儿照亮。
  这男子二十五六岁,穿着一身褐色的羽绒服,浑身裹满了灰层,还带着一副厚厚的眼镜,行将朽木的躺在地上,除了嘴巴还能说出几句含糊不清的话语之外,全身关节已经无法动弹。
  娇儿扒开他衣服后就指着几处发黑的伤口说道:“阿姐,我说着男子也命大,中了八蜇,还没死呢。”说完还指着胸口的伤口叫我看。我看了一眼就感觉恶心,这黑色的伤口面积有两块铜钱大小,发黑发青,伤口正中间还有一只半厘米高的血针,十分的细小,要不是针上的血块,还真看不出来。
  娇儿看我看得发呆,说道这就是蜂蛊术的厉害,中间那个叫“卡图西”(谐音)汉语中就是蝎子尾巴的意思,人被蜂蛊蜇后,卡图西在一小时后会进入人的血管,你说你是学医的,种这种蛊的人还有救么?
  我点了点头,在现在医疗技术来说,理论上是有救的,但是手术相当麻烦,按着西医来说,根本就无法对这种细小的毒针定位,何况是游离在血管之中,加上时间太倡促,这人没送上手术台,可能就毒发身亡了。
  娇儿说道:“阿姐,你想好了,要是我救了他,等下他对你做出不利的事情,你就别怪我哦。”
  我还是想了想,说道救吧!无论从什么角度上来说,这人没死就要救下来,别的不说,大家都是同类。佛还曾说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娇儿从口袋里又掏出那个黑袋子,我一看,就连忙阻止她说道:“我叫你救人,你还叫蜜蜂蜇他呀!”
  娇儿咯咯的笑了起来说道:“笨阿姐,这蜜蜂分雌雄,雄的蜇人有毒,被我们炼成蛊从,雌性的就是解毒的啦,你放心,他死不了,几分钟就能动弹了。”
  说完,掏出一只肥大的蜜蜂,夹在两指之间,然后用蜜蜂的尾部去碰血针,刚碰到,地上的男子就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娇儿在这方面似乎没有同情心,边碰边呵斥男子,说一个大爷们这点疼都忍不住,你还好意思叫我救你…
  雌蜂的尾部在碰到血针那一瞬间,娇儿手一扬,我就听见“噗”的一声,血针消失了。伤口冒出乌黑的血水,等娇儿把他身上的血针一个个挑完,就对我说道:“差不多了,这男子半小时就能说话了,要是他不老实,我这里还有马蜂蛊,反正你那个金娘子就是一个装扮,你也舍不得用。”
  娇儿这句话提醒了我,说的也是,我怎么就不知道我的金娘子这么沉默不语,话说是一只小狗见到主人要被人欺负了,它也会咬人的,我这金娘子这么还要我指挥来的?等我满脸堆笑的去讨好娇儿问他为什么会这样,娇儿就说了起来。
  金蚕蛊会忆主,你若是没照顾好它,他会想起之前的主人,对你的忠心也会大大打折,最后说不定会一口吃掉你。说完娇儿又呵呵的笑了起来,我听得脑袋发晕,现在也不知道他那句话是真的了,等回去还是好好请教他一下。
  过了二十来分钟,身边的男子就有了动静了,先是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一些话语,然后吐出一些落红的血块,夹杂着急促的咳嗽声音,像是刚从鬼门关刚逃回来似得。
  娇儿叫我赶紧给他喂水,另外还要抓一把泥巴丢入水里,我把竹筒水满满喂给了男子后,就问他这又是什么讲究?她笑着说道,就是解毒。

上一篇:第十六章 盗墓贼 下一篇:第十八章 鬼打墙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