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等这位大哥一头转进前面的岔路,我和娇示意后面三位苗人不要跟过去了,这人有问题。而三位苗人连忙问我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人不是说好了带路的么?
  娇儿把刚才我两想到的事情告诉三位苗人后,他们居然说道血浓于水,按辈分都是叫他叔叔的,哪里有丢了叔叔自己逃命的,说完便要进去找。
  我和娇儿拦不住,等三位苗人后生刚进入岔路就听见一阵“嘘嘘索索”的声音,那声音像是蛐蛐等动物发出的声音,声音持续了十来秒,虽说小,但是听的真切,等我们走进岔路的洞口一看,就看见这位大哥捂着头一个劲的在呕吐,前面三位苗人后生也停止了脚步,站在我们前面不知所措。
  娇儿再次叫他们三人退了回来,说道:“那位大哥其实已经中了巫术,我开始没怀疑是因为他言行举止都正常,但是越是到后面,重度越深,现在已到了毒性发作的时候,所到之处全是随意的进入,你们三人先退回来,我在想办法医治他。”
  三人退了回来后,我和娇儿一商量,这人的症状和两兄弟的症状一模一样,甚至连呕吐物都一模一样。我还特意提到了脚趾骨都露了出来,那么现在这人一定会不遗余力的走回家。
  娇儿叫我们几个人别说话,然后拉着我的手贴着耳朵对我说:“阿姐,你叫你的金娘子拉一泡尿喂给他,估计这人还有救。”
  我听了连忙抓起身边的金娘子就叫他拉尿,这小家伙一脸委屈的看着我,半阵才说了几个字:“我从不吃东西,从不喝水,哪里有尿尿?”
  三个苗人就慌了神,看见金娘子不肯拉尿,对她好言相劝,恭维的话就没停过,最后金娘子表示试试,三个苗人拿出随身带的装水的竹筒放在地上,过了几分钟,金娘子象征性的拉了一两滴。三位苗人一看,像是获得了无比的恩惠,提着竹筒就把水灌进了那位苗人的嘴里。
  三十来岁的苗人喝下了水,先是一头倒在地,昏迷不醒,娇儿说没关系,这是金蚕毒在克制他体力的毒,我倒是稀奇这金蚕蛊的毒到底有多毒,这还扯上中医上所提过的“以毒攻毒”之说。
  娇儿微微一笑说道:“其实苗家用药早在很多年就知道以毒攻毒,我养的那只金蚕蛊其实也是一个道理。医学中,各种毒性基本上都可用以毒攻毒来化解。”说完还叫我们暂时不用管他,让他在岔路口休息,我们还要马上救其他的人,不然时间怕是来不及了。
  三位苗人一听,就说道:“刚才那些嘘嘘索索的声音,像是蛊宠发出的声音,二位姑娘,我叔叔今日中毒权当你们搭救,但是要是放在这里不闻不问,怕是我们走了之后,又被蛊宠而害死,还望想想办法,救救我叔叔。”
  娇儿这次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想了许久,便和我说道:“阿姐你要信得过我,就把你金娘子送进前面的洞穴,我怀疑前面是一条巨蛇蛊宠,叫金娘子吓唬吓唬她,别让那些蛊宠害了他三位叔叔的性命便是。”
  我看着身边屁大的小孩,真心有点舍不得,万一没斗过前面的怪物,我不内疚而死呀。不过看着现在的情况和娇儿的神色,她像是有十足的把握,我便蹲下来和金娘子说道:“小金,姐姐要你办一件事,前面的怪物吓着我了,你得去帮姐姐赶走他们,到年底我给你买个人吃。”
  话一出口,我只看见前面的金娘子点了一下头,然后瞬间消失了。我诧异的看着娇儿,问她难道这金蚕蛊还会隐身不成?娇儿四处看看,贴着我的耳朵说道:“阿姐你真会哄她,金娘子那不是隐身,是跑过去了,速度太快,你根本看不见。”
  “啊?”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前方的洞穴,半阵才回过神来,在想着这金蚕蛊这么厉害,现在也没把他送给别人的打算了,脑袋在幻想,她若是和哆啦A梦一样,这几乎完美了。
  我站起身对那三位苗人后生说道:“记得!年底一个人你们也要出一半。”三人虽说神色紧张,但是也不敢回口说不,几人在等上三四分钟,就从洞内传来一阵拖拽声音沙沙作响,慢慢的向我们靠近。
  我心里还是有点害怕,打开手电筒一看,前面不远处,金娘子一脸高兴的走了过来,肩部还扛着水桶大小的蛇头,而蛇身拽在地上足足拉了十多米长,还在垂死挣扎。
  我第一次看见这么大的蛇,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大叫了起来:“小家伙,你把肩上的东西丢掉,姐姐不要那个。”一连叫了三四片,这家伙居然没鸟我,带着一脸的笑容直奔我而来,而我反被吓得后退了几步,心想这东西是不是吃错药了,关键时刻就会掉链子,万一那蛇没死,我们就要死翘翘了。

上一篇:第十章 傩巫恶法 下一篇:第十二章 阴墓阳葬之放蜂蛊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