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到了卡图家里,我看着我带来的几包衣服,根本就没什么值得收拾的,我倒是担心我一个女孩子家就这么和别人冒险,什么都不懂,打打杀杀虽说不要我出手,一旦落在我头上,恐怕小命难保。
  而表舅妈说道,你这只金娘子就是最好的附身符,别说十个男子,就是来一百个男子,只要你叫他去厮打,也就分分钟能解决的。另外,舅妈叫我把那本古书带上,嘱咐我问问娇儿,她或许能看懂祭祀文。
  我收拾衣服的时候拉布就阴着脸走了进来,看我在忙乎,站在大门口就说起了话:“敏敏啊,之前的事情你舅妈都和我们说过了,我们几个长老寻思,之前的事情是我们错了,若是破开了这个怪事,你要是什么要求我们都会满足你的。”
  我听着这话怎么感觉我和他变成了雇佣关系,还是铁定我能搞定这事情。我思索一番,处于礼貌还是回了话:“拉布大人,我什么都不要,不过对苗语很感兴趣,有空教我就好了,不然有人拿苗语忽悠我,我都不知道。”
  “这个没问题,你若想到其他的要求也随时可以叫人教你。”说完就慢悠悠的走了,我看他的身影像是和我谈判成功而得意的样子。
  出发的时候,拉布还送我一把锋利的小匕首,说是可以防身,更大的作用可以辟邪,叫“淬巫匕首”。我拿着这个二指长的匕首,感觉这东西不伦不类的,要是对方有火枪,猎枪,你这匕首都不是扯淡了?不过出于礼貌,我还是带上了身。
  一行十八人,就我和娇儿两个女孩子,刚上路不久,那群苗人就冲着劲头把我两人甩的老远,我牵着金娘子虽说走的极快了,但是连娇儿的脚步都赶不上,更别说追前面的男子。
  娇儿也不好意思丢下我,只能耐着性子和我慢腾腾的走,过了几分钟,我就和她聊起了天,说起了娇儿的身世。娇儿出身在苗疆,从小无父无母,是师傅一手带大的,说养金蚕蛊也只是为了医疗病人,根本就没有害人之心。师傅把金蚕蛊配制出来后就无疾而终。
  说道痛处,她还流了眼泪下来,我安慰许久。再看四处无人,便从背包里找出古书,叫他给我翻译一下,等她接过我手中的古书一看,脸色突的一下变了。说道:“原来这本书在你姑婆手中,听我师傅说你姑婆和我师傅之前也算是很好的朋友,就因为这本书两人闹翻了。”
  我连忙问道,这书到底有什么奥秘,或许是巫蛊术?或者是什么名堂?”总想和她问个清楚。
  娇儿满脸堆笑的说道:“其实这本书的确是记录巫蛊术的书,还特意提到了巫蛊术中需要的材料,炼蛊之人,都想练出绝世蛊术,不过一些特殊材料找不到,只能依赖此书。所以这本书很吃香。按汉语的说法来说,书名应该叫《情怒巫蛊》。当然只是翻译,并不是很准确。”
  艾玛,我听着名字就发蒙了,这么温柔的名字,还情怒巫蛊,也不知道是哪位高人所写,这人应该不在人世才对。我继续问娇儿,这书中有记载金蚕蛊么?
  娇儿翻了几页点头说道说道:“有,还很多,按书中记载,你身边的金娘子至少有300岁,刀枪不入,水火不浸,一般来说,到了这个境界,基本上是没法消灭了。”
  我看着身边这屁大的小孩,居然有300多岁了,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我本想问问如何送走金娘子,又怕金娘子听见伤心,万一想不通吃了我也有可能。最后到嘴边的话还是咽了下去。
  许久,我看着前面男子走的匆忙,我们已经落下很远的距离了,便催促娇儿快点走,有空两人一起学书中的蛊术就是了。
  话一说出来,娇儿就满脸的惊讶,硬是说我比姑婆好的多,还说我姑婆之前是个顽固分子,到了她手中的书,别人是根本拿不走的,没想到我这么大方。我倒是想,我姑婆要是不这小气,也成不了当年苗疆第一蛊女啊。
  我和娇儿到达哈多山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前面那群男子可能也是等的不赖烦了,在身下丢了点稻草,横七竖八的睡在上面。见我们两人到来,阴着脸也不敢发作,站起身就要向山上走去。
  我和娇儿一商量,这时候上山,到了山顶就天黑了,还不如在原地休息一晚上,等明天早上在行动,和那群男子一说,他们都摆着头说不愿意。
  其中一位三十开来的男子头包裹着一圈黑色的苗帕说道:“姑娘有所不知,这哈多山乃是恶山,别说老虎、野猪居多,最可怕的就是遇见那些蛊宠,奇毒无比,人只要沾上一丁点,就没得活头了。”

上一篇:第七章 怪事连连 下一篇:序言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