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我话刚说完,也没人敢啃声,房屋陷入了一片沉寂,就在大家莫不言语的时候,外面走来一位年轻的后生,看似神色慌张,进门就喘的上气不接下气,又见到我怀中的金娘子,二话没说“噗咚”一声就栽在地上没了动弹了。
  几个老头连忙把后生扶起来,作死掐人中,这男子半阵才喘过气来,先是指着我怀中的金娘子,结结巴巴说了半阵才说出话:“这…这难道是若婆婆的金蚕蛊?”众人点了点头,让后生坐下,叫他先不管金蚕蛊,问他有什么事情。
  后生神色慌张的说了一大串,身边的表舅一翻译,我才知道,这几天又出怪事了,寨子上几位苗人上山采药,回来后就魂不守色,痴痴呆呆,连自家人都不认识,就坐在凳子上发呆,过了两天就大口大口的吐出来一些绿色的液体,按着后生最后描述,五个人已经死了三个,希望拉布去看看,或许和丢失小孩的事情有关系。
  拉布听完先是摸了摸山羊胡子,然后站起来对我说道:“滕敏,刚才你可是答应为我苗家出力的,现在这话已经说了出来,你还能当数么?”
  我不假思索的说道:“刚才我的确是答应帮忙,但是你先得考虑一下,我只是一个狗屁不懂的大学生,虽然是学医的,但是对于这些怪事我还是一窍不懂。”
  拉布听我说完,并没说话,脸色一沉,手一挥,叫后生带路,先去看看再说,另外,还对我表舅说,我必须也得去。
  出事的苗人叫“弄多”和“卡木”两兄弟,家也住在一起,穿过一片茂密的丛林,沿着身边的小溪向下走就能看见两兄弟的房屋,本来安静的世外桃源,只因出了这一道事情,现在已经围满了苗人。
  快到房子的时候,我先是把金娘子教训了一顿,叫她等下见了人不许胡闹。我思索着苗人怎么一看金娘子都认识,我怎么看都是屁大的小孩,根本就不认识。
  表舅就打趣的说到:“苗人炼蛊几千年,汉人就由养蛊为患之说,这蛊就是金娘子,你说苗人哪里还有不认识的?另外,金娘子和人不同,眼睛在太阳低下泛着金光的,苗人一眼就能看出,而你才接触几天,看不出来那是自然了。”
  等到了大门口,怕金娘子吓坏人,我还是抱起了她,表示这家伙老实,不过还是吓坏了身边的苗人,特别是事主请来的两位巫师,见了我怀中的金娘子就丢掉面具和手中的拐杖,一溜烟的跑掉了。
  进了房屋,我就看见两兄弟一脸的煞白的躺在床上,形如朽木,床前还有一滩极其恶心的绿色液体,我虽然是学过医,心里素质自认为还算过的去,看见这两滩绿莹莹的污物还是着实的恶心了一把。两兄弟媳妇一看我们有点恶心,便要打扫房间,等拿了扫把和炉灰要扫走液体,我就叫他们打住,吐出来的东西可能有点问题。
  我从外面找了一根木棒,扒拉着绿色液体,先是看见了一些褐色的树根,然后发现里面还有一些未被消化掉的绿色植被,不过现在已经成了稀泥糊状,无法辨识是何种植物。
  几位老头坐下后,便开始问起话来,事主的老婆哭丧着脸就说了起来,我叫表舅一翻译,和之前后生说的相差无几,我心想按着病人的状况,先应该化验呕吐物,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会事情,等我把想法告诉几位老头,这几人就沉默不语。最后拉布一脸的难堪的说道:“这也是我们的错,娇儿是本寨唯一的苗医,现在也得罪了,她现在一定埋怨我们,哪里肯来看病人。”
  说道这里拉布看着我,眼睛一亮对我说道:“不如…你去请她?”说完,眼睛里尽是祈求般的期待。
  我茫然的点了点头,便叫身边的一个后生去叫娇儿,就说是我请她过来,等后生走后,我便走到床边,看两兄弟的症状。
  脸色发白,舌苔发黑,瞳孔发散,在强光的刺激下,也没有收缩的表现,四肢僵硬,最后发现这人的鞋子也没了,脚底也磨破了皮,白森森骨脚趾骨都裸露在外面。
  我看了半阵,舌苔发黑,脸色发白就可以直接先考虑中毒,但是有一点想不通,这人中毒后,怎么还能走回家?要是食用了迷幻草之类的毒物,这人更没有走回家的可能,并且裸露的脚趾骨,应该可以肯定,这人是不遗余力的走了回来。
  我在身上摸出一块解毒片,按我的想法感觉这人应该是中了“赤毒”,当我叫人把她扶起来,就要合水给他喂下的时候,大门处传来一声响亮的声音:“住手!”这声音好急迫。

上一篇:第六章 大闹苗寨 下一篇:第八章 情怒巫蛊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